笔趣阁 > 无敌从仙尊奶爸开始 >第3045章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薛安忽然问道。
这人根本没想到薛安会这么问。
按照常理来说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被吓得瑟瑟发抖吗?
不过他还是言道:“因为你是个好人!”
“好人?呵呵,这个世道你相信有好人吗?”薛安嘲讽道。
“不相信,但你毕竟在那种环境下救了我,所以我就要感你的情!”
“怎么感我的情?你刚刚不是还说那朱老大会来找我,我估计很难活过今晚了么?”薛安淡淡道。
“事实确实是如此,但你也并非全无机会,这些监工虽然肆无忌惮,作威作福,但他们都归叶二娘管辖,叶二娘为人不错,所以只要你能搭上叶二娘这条线,不但可以性命无忧甚至还能过上比较安稳的日子!”
这人毕竟还很虚弱,在说完这一大段话后便呼哧呼哧的喘起了粗气。
薛安默不作声的用粗瓷碗倒了一碗水递给了他。
这人咕咚咕咚喝了之后,终于好了一些,
“现在我很好奇,你怎么会知道这些,这些信息似乎不应该是一个普通农奴能够知道的吧!”薛安淡淡道。
这人苦笑一声,“你说的没错,我确实不是普通农奴,因为当年的我也曾经是这个农庄的人。”
“监工?”
这人面现鄙夷之色,“狗屁监工,当年老子风光的时候就朱老大这样的我一个眼神他就得死!”
“那你怎么沦落到这个地步了?”
这人又沉默了片刻,最终才叹息道:“我以为自己已经算是人上人了,结果在那些真正的贵人面前还是如一条狗一样!”
“所以你不服,你打算反抗,结果成为了现在这样,险些冻死在外面的寒夜之中?”薛安扬眉道。
这人抬眸看向了薛安,似乎很是惊异。
“我曾以为刘家那些优秀子弟死绝之后刘家便再无可看之辈了,没想到我还是小看了你们这些勋贵世家的底蕴!”
薛安洒然一笑,并未接话,而是径直返回了墙角继续盘膝打坐。
这人看着坐在那的薛安,最终忍不住言道:“你这样做有什么用?没有财侣法地的帮助,单靠一点功法就想重新修炼起来无异于痴人说梦!”
薛安依旧垂眸不语。
“更何况这周遭都已经被鹤阳郡的大能封锁了灵能,你是修炼不起来的!”
薛安终于开口。
“我突然明白你为何会落得这步田地了,因为你实在话太多了!”
这人被怼得哑口无言,只得讪讪的闭上嘴巴。
夜色渐深,寒意也越发浓重。
突然。
外面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本来躺在草堆上假寐的这人立即抬起头来,刚想出言提醒,却见坐在角落中的薛安已然睁开了眼睛,
霎时间,漆黑的茅草屋中好似打了一道闪电一样。
这人浑身一个激灵,难以置信的看向薛安,目中满是惊骇之色。
怎么可能!
他是怎么在这种环境下修炼出此等实力的?
与此同时的茅草屋外,这位名叫朱老大的监工正领着几个相熟的朋友向这里走来。
几人身上都带着酒气,目光却很亢奋,并且一边走一边小声议论着。
“待会别那么快就弄死了,这长夜漫漫的,多玩会岂不是更好?”
“我最近才新研究出一个刑罚,待会在这个小子身上试试!”
“嘿嘿,这小子长得也不错,跟个大姑娘似的,待会我先用一下!”
这等令人毛骨悚然的话飘散在夜空之中,也让朱老大的面色越发冷峻,好似从地狱里偷跑出来的厉鬼一样。
自打今天收工之后他的心头便一直憋着一股火。
自己居然被一个卑贱的农奴给吓住了,真是不可容忍!
一想到那个画面,朱老大就感觉无名火起,恨不得将薛安撕成碎片才解心头之恨。
正如之前被薛安救下的那个人所言,这个朱老大是个极端暴虐的人。
他尤其喜欢折磨那些勋贵子弟,这会让他产生一种自己远比这些所谓勋贵更加高贵的感觉。
这也是他之前特意针对薛安的原因所在。
因为最近几年倒台的最大勋贵家族就是刘家了。
而这个小七又是刘家最后一个嫡系男丁,他怎能不重点关注。
可没想到就在这个瘦弱的少年身上自己却吃了瘪。
朱老大怒火中烧,快步走向茅草屋,然后一掀草帘便走了进来。
屋里很黑,但对朱老大这些武者而言根本无所谓。
他们鱼贯而入,正准备开启今晚的游戏。
可就在这时,走在最前面的朱老大突然感到了一股难言的心悸。
这种感觉就跟白天在田间向薛安挥舞鞭子时的感觉一样。
霎时间,朱老大浑身的汗毛都竖立起来。
但他根本分不清这危险来源于何方,因此只能疯狂催发气血,让自身的肌肤变得坚硬如铁。
可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噗的一声轻响,然后有人闷哼一声。
这声音极轻微,但听在朱老大的耳中却无异于惊雷。
因为就在同一时刻,他感受到一股温热的液体喷溅在自己脸上。
对于手中虐杀过不止一条性命的他而言,这感觉再熟悉不过。
是鲜血!
与此同时,噗噗声接连响起,仅仅片刻之后便传来人体坠地的声音。
朱老大明白,跟自己来的人已经全军覆没。
他恐惧的心跳都停了一拍。
如果知道会是这样一个场景,打死他都不敢来。
但他纳闷的是,动手的到底是谁?
他不相信在层层束缚之下,这个小七能有这种实力。
而也就是在他惊疑悔恨之时,一道黑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身后。
薛安现在的实力已经恢复了些许,虽然还不能动用剑气,但对付这些人还不在话下。
但他并不想那么快的杀死朱老大。
毕竟他还有很多话要问这个监工。
所以他才会先清除掉跟来的这些人。
而这一幕也被躺在草堆上的这人看了个明明白白。
他的嘴巴张得可以塞进两个鸡蛋,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自己刚刚看到了什么?
一个被贬大族的废子居然拥有着近乎艺术般的杀人技巧,虽然实力还不算太强,但仅是显露出的这种技巧就足够震慑人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