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神途之太古传说 >第4章


  “夫君可算是来了,可是让妾身等得好生辛苦......”少妇本是笑盈盈的迎了过去,可看到凌云的刹那间脸上的笑容明显僵了一下。
  凌云也是见怪不怪,直接走到桌子的一头坐下,闷头开吃。凌尘倒是赶忙把餐具放在一边正襟危坐。
  “一天到晚就知道吃!”凌道远呵斥道。
  “不碍事的,想必云儿饿坏了吧。”少妇的脸色又变得红润起来,”妾身特地做了卤水鸭,夫君还不快坐下来尝尝?
  “便宜了这臭小子!”凌道远冷哼。他倒也并没有真的生气,他只是习惯性的否定凌云的一切罢了。
  “心凌你也别站着了,快坐下吃饭!”凌道远一边冲少妇招手,一边又看向凌生,“小尘也别光看着了,快吃啊!”
  凌尘这才重新开动,但动作明显斯文了许多,和之前判若两人。他的眼睛还有意无意地瞟向凌云,可惜凌云一直低头扒饭,看都不看他一眼。
  “对了,小尘你最近不是在练体术吗?练得怎么样?”凌道远问道。
  “放心吧爸,进步神速!”凌生拍着胸脯保证道。
  “哟,你确定?”凌道远被逗乐了,”不会又像以前被女生打哭了吧?”
  “爸!”凌生脸红道,“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对啊,小尘你可要好好练,争取下见到那个女孩子时打回来喔!”楚心凌也捂嘴偷笑。
  “妈!能不提这事了吗?”
  “你还别说,你小子真有自信,还让人家一只手,结果被人家杨家小姑娘牙都打掉了吧?”凌道远调侃道。
  “那是我大意了!”凌尘红着脸分辩,“今年天启学院天梯赛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了!”
  “人家杨千雪可是天梯榜榜首,你确定?”楚心凌笑道。
  “切,过了今年她就不是了!”凌尘不屑的说。
  “小心又被人家打哭喔!”凌道远往凌尘碗里夹了一条鸭腿。
  “爸!”凌尘彻底急了。
  “哈哈哈……”凌道远的大笑声传遍整个大堂。
  这是一幅极其温馨的画面,有哈哈大笑、正值壮年的父亲,有温柔娴惠、美丽动人的母亲,还有一个活力满满的孩子。而坐在桌子的一角只顾扒饭的某人,怎么看都是一个多余的家伙。
  但说实话,凌云倒希望自己永远的多余下去,当个安安静静的小透明,至少先让他先消停地吃完这顿饭。
  事实证明,这不可能。
  也许是看凌云太闲了,正与凌道远凌尘聊得火热的楚心凌,突然转头关心起凌云来:
  “小云,我前日送到你院子里的奴婢怎样?可还好用?
  凌云扒饭的手一顿。
  “什么奴婢?”凌道远眉头一皱,“心凌你也太惯着他了,他那别院奴婢还少吗?”
  “爸,你不知道,我哥对那个奴婢可上心呢,”凌尘一脸皮笑肉不笑,”他还给人家重新取了个名,叫什么金铃……”
  凌尘忽然没了声音。
  楚心凌有些奇怪的看过去,发现凌尘的嘴明明还在动,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凌尘明显也发现了这个问题,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并目光不善的看向凌云。
  楚心凌刚想说点什么,却发现自己也发不出任何声音。整个饭厅安静的可怕,连碗筷的叮当声都消失了。
  楚心凌只得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凌道远,但很可惜,凌道远的脸色虽然阴沉,却并未做任何表态.
  音域,五阶灵术,能吸收覆盖范围内所有的声音。凌尘和楚心凌自然无法破解,但凌道远做为一个行军司主司,是帝国最强灵师的象征,拥有太清境实力的他又怎么可能会对区区一个五阶灵术束手无策?
  楚心凌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哪个人确实是盘恒在凌氏父子之间的一根刺,但无缘无故旧事重提只会激起凌道远的反感与厌恶。
  “说够了?”大厅内忽然响起了凌云冰冷的声音,“下次,可就不仅仅是让你闭嘴那么简单了。”
  “你……!”觉察到音域消失,凌尘的暴脾气也上来了。
  “都给我闭嘴!”凌道远大发雷霆。
  凌尘悻悻地闭上了嘴。
  “怎么,这会到是听话的很啊?“凌云冷笑道,“不打算把通辑令拿出来再告我一状?”
  “我让你闭嘴你没听见吗?”凌道远怒道“还有,哪来的通辑令?”
  凌云啪的一声将一张纸拍在桌子上:
  “京城的治安一向由凌家负责,京兆尹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直接把我的画像挂在城门,除非他事先已经得到了凌家某些人的默许,你说是吧,我亲爱的弟弟?
  凌云的声音异常冰冷。当初他在城门看到这张通辑令时就大概猜到了这件事的始末,也料想到了此次”家宴”必是一场鸿门宴,可他仍然在很大程度上保持克制,给足了凌道远面子。可偏偏有人不知死活,非要来踩他的红线,那他也就没有继续看他们演戏的必要了。
  “哎呀恼你说什么呢,多半是京兆尹没认出来你,尘儿怎么会是那种人呢?”楚心凌赶忙圆场。
  “我觉得你最好还是跟我解释一下,”凌道远看向那份通辑令,脸色愈发阴沉:“蒙面人?抢婚?你可别告诉我这些也是你弟弟捏造出来的?
  “是我干的,那又如何?”凌云满脸不在乎。
  “那又如何?!”凌道远大怒,“凌家的脸面都让你丢尽了!堂堂凌家少爷,跑去抢女人?”
  “别动不动拿脸面说事,“凌云冷声道,“那是你们的脸面,不是我的。”
  “逆子!”凌道远怒吼,“你就是这么和父亲说话的?!”
  “我没有父亲,你也没有儿子!”凌云强压着怒火,额间青筋暴起,“你儿子早就死了!在你一年前当着他的面把他最爱的女孩打死时他就已经死了!!”
  “混帐东西!你还记得那个贱人?!”凌道远拍案而起,“死了一个,你又找一个高仿的?我告诉你,你今天立刻把那个假货赶出去,不然我就让她去地府找你那个前任团聚!”
  “我看你敢!!!”凌云一拳砸在桌子上,一道清晰的裂纹曼延开来。
  “你要造反吗?!”凌道远气得脸都变型了。
  “我警告你,无论是谁,再敢动她一根手指头”凌云双眸赤红,一字一顿的说到,“杀,无,赦!”
  此话刚落,凌云转身便走。在他的身后,暴怒的凌道远将整个桌子掀起。与此同时,凌道远充斥怒火的吼声也随之响彻天际:
  “混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