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神途之太古传说 >第5章


  凌府,梧桐院。
  这是全府面积第二大的庭院,仅次于家主所在的明镜轩,比起楚心凌的幽月阁更是足足大了一倍,昭示着庭院主人尊贵的身份。
  杨语嫣,京城三大家中杨氏之女,于二十三年前嫁与凌道远,凌家正儿八经的女主人。但凌家人都知道这个凌家所谓的正夫人,地位一直遭到楚心凌的威脉,若非杨氏撑腰,恐怕杨语嫣早已被拉下大位。
  这里需要强调一下,无论是杨语嫣还是楚心凌都不是凌云的生母,凌云的生母早已于十年前便已离世。
  此时,这位凌家主母正安静在的庭院中摆弄着一从兰花,似乎全然没把院外传来的巨大动静当回事。
  倒是她的贴身婢女向外看了一眼,有些不放心地问道:“主母,我们真的不出去看看吗?”
  “去干什么?”杨语嫣淡淡地回答,”这种事你见得还少吗?凌云、主君、楚心凌处在同一个空间,还想不出事?”
  “楚心凌那个贱人也是活该,好不容易办个家宴,偏偏惹上小霸王。”贴身婢女幸灾乐祸的说道。
  “也不算是活该吧,杨语嫣仍旧摆弄着兰花,“她是不可能会让凌氏父子关系有片刻的缓和的,毕竟主君是她扳倒凌云的唯一希望了。她这前半生都在算计我,到底也没能上位,如果现在不抓紧为她的孩子清除障碍,等主君一死,她可就算是风雨飘摇了。”
  “那个狐媚子,就算千刀万剐也不解恨!”婢女骂道,“也不知主君看上了她哪一点,放着主母这样又温柔又贤惠的人儿不管,天天往狐狸窝里钻!“
  “政治联姻,各取所需,他不喜欢我也很正常。”杨语嫣语气平淡。
  “怎么能是政治联姻呢?!”婢女语气激动,”主母您不是说过,当年…”
  婢女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闭上了嘴。
  “这次就算了,下次再犯,就扣你半月响银,知道了?”杨语嫣抬头看了她一眼。
  “是,奴婢知错了。”婢女低声答道。
  杨语嫣回过头去,却不是看向兰花,而是看向天上那一轮升起的明月:
  “当年..…真是个让人充满回忆的词汇啊……”
  静心阁。
  凌云一脸怒容,自顾自地向房间走去,而仆役和丫头们见状纷纷避开,生怕触了这位的霉头。
  凌云一脚踹开房门,把房间里正在打扫的女孩吓了一跳:
  “………少爷!”
  “铃儿?”凌云的怒火瞬间消散,“我不是说过这些杂活让旁人来做便是,你不必亲自受累吗?”
  “少爷,没关系的,“金铃儿笑道“不过是些小活而已。”
  “你呀,”凌云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今晚起别在西厢房住了,搬到我这吧。”
  “那怎么行!”金铃儿的脸腾的一下红了起来,“少爷不是一直和若尘管家和小少爷一起住吗?”
  “怕什么,房间有的是,让若生加一张床便是了。”凌云的眼睛熠熠生辉,似有无尽的星辰闪耀其中。
  “少爷,我…”金铃儿还想说什么。
  “好了,就这么定了,“凌云霸道地打断了她,“快去收拾东西,天色不早了。”
  “好…好的,少爷。”金铃儿红着脸应道。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这个刚刚还怒发冲冠的男孩,此刻就像偷了腥的猫儿一样,嘴角不可抑制的上扬起一个微小的弧度。
  夜色深沉。
  凌云房间里一片沉寂,除了几人均匀的呼吸声外,就只有蝈蝈在窗外鸣叫。
  忽然,一个黑色的人影出现。人影轻手轻脚的走到客厅,推开了房间的大门。
  在庭院月光的照耀下,人影的轮廓逐渐清晰。
  是金铃儿。
  走出房间似乎让她轻松了不少,金铃儿轻舒一口气,步履轻快地向庭院外走去。
  可是,让她意想不到的是,庭院的大门竟然先她一步自动打开了。
  “金铃儿,你这是打算去哪儿?”
  大门外,一个面容冷峻的青年定定的看着他。
  “若.…若尘管家!”金铃儿有些慌乱,“我…我太闷了,想到花园走走。”
  “不必了。”若尘淡淡地说,“花园里的那个,已经被我赶回幽月阁了。”
  金铃儿的脑袋“嗡”的一下。
  “你还真是忠心啊。”在她身后,一道清冷的声音传了过来。
  金铃儿颤抖的回过头来。在她背后,主卧室灯火通明,被惊醒的凌云倚在门口,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少爷,我…”金铃儿想解释,却又不知道该解释什么。
  回应她的,是凌云巨大的摔门声。
  金铃儿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低下头去,红着眼眶,不知所措的搓着手。
  倒是一直在一旁冷眼旁观的若尘说话了:
  “金铃儿,跟我来吧。”
  两人一顿弯弯绕绕,竟走到了凌云房间的后门。若尘推开房门,轻车熟路的了一个侧间。
  “若…若尘管家,金铃儿小心翼翼的问道,“我刚刚惹少爷生气,您还把我安置在少爷房间里,不会给您添麻烦吗?”=
  “放心吧,”若尘仍是一副波澜不惊的语调,“要是明天早上少爷发现你在院外站了一夜,那你才是给我添了大麻烦。”
  “对了,”若尘又补充道,“你这几天就尽量不要太早出门了,省得撞到少爷。少爷的火气来得快去得也快,你躲个两三天就没事了.”
  “谢…谢谢若尘管家。”金铃儿小声道。
  不必谢我。”若尘摆手道,“我不是在帮你,我是在帮少爷。我先走了,你今夜就在这好好歇着吧。”
  若尘走到门口,却又想起了什么,回头说道:
  “对了,以后要传递消息,别在晚上偷偷过去了。毕竟,当年那些幽月阁的刺客,脚步可比你轻多了。”
  “什么…..“金铃儿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
  ”没什么可惊讶的,少爷能长这么大,也是有些运气成份在里面的。”若尘笑了笑,“还有,我知道你是受幽月阁胁迫的,但你不说出来我也帮不了你。你有你的难处,我有我的立场,你可以选择继续传递消息,我也会竭尽全力阻止你。”
  说完这些话若尘便离开了,只留下金铃儿一人在屋里发愣。
  主卧。
  凌云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桌子酒,拎起一罐就往明口嘴里倒,倒完就随手把酒坛摔在地止,他的脚边已经有不少碎片了。
  按理说这么大的动静唾在隔壁的凌飞羽早就该醒了,可偏偏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睡得像头猪,只留凌云一个人在一片黑暗中买醉。
  月光透过窗户,静静地映在凌云的身上。泪水,也在不知不觉间划过凌云的脸庞。他如一只受伤的小猫,独自蜷缩在角落舔舐着自己的伤口,孤独而悲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