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神途之太古传说 >第8章


  帕卡岛上灌木丛生,凌云费时费力转了一圈也并未发现敌情,反倒是身上的衣服被树枝划开了好几个口子。
  凌云有些疲惫,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他看了一眼身上被划破的衣服,不屑的冷哼一声;
  “这种幼稚的报复手段,也就凌尘干得出来。”
  说完这话,他又莫名有些烦燥,随手捡起一块石头扔向附近的灌木丛。
  石头翻滚了几下,惊动了一只正在觅食的松鼠。小家伙好奇的歪过头,用小爪子轻轻拨弄那个吓它一跳的小石子。
  小家伙不一会儿便对这个不会动的呆瓜失去了兴趣,自顾自地跳到另一边玩儿去了,机敏可爱的模样倒是把凌云看得心下一乐。
  等等……松鼠?为么这个季节还会有松鼠在外活动?
  凌云心底升起巨大的疑团,他站起身,轻手轻脚地向松鼠遁去的方向摸索。越过一片低矮的落木后,凌云停下了脚步。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他眼前是一片巨大的温泉,泉水附近绿草如茵、花香四溢,蜂蝶飞舞其中,凌云的耳畔甚至隐隐传鸟鸣。
  “间歇性温泉吗………”凌云恍然,“真没想到,在这种不毛之地,居然还有此等美景。”
  凌云有些忘我地靠近泉水,他已经有很久没见过这等景色了。小时候,他被困在凌府的高墙大院里,目力所及之处便是一块四四方方的天空;后来,他被楚心凌母子设计赶出京城,却也只来得及看了一眼越州的青云山。在这漫长的军旅之路上陪伴他的,仍是边境的狂风与暴雪。
  等等,这个温泉里……有个羽人?
  由于雾气太重,凌云一直走到了温泉边上才看清那个泡在泉水里的**羽人。
  那个羽人面色苍白,双眼紧闭,要不是他背后双翼仍有力的伸展开来,凌云恐怕会以为他是个死人。
  凌云右手伸向青霜,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里会有羽人在泡温泉,但对于这种意料之外的敌人,小心一点总没错。
  突然,男人睁开了眼睛!
  从他眼睛爆发出的强烈光芒驱散了雾气,也使他的真容彻底显露在凌云面前。
  当看清那个羽人的容貌时,凌云的心脏仿佛漏跳了一拍。
  若尘是被凌云摇醒的。
  “若尘!快走!军部有急令让我们立刻转移!”凌云的语气充满焦急。
  刚刚有些清醒的若尘闻言,立刻弹了起来。这就是若尘的风格,对于凌云的指令,他就算有再多疑惑,只要凌云不说,他从来都不会去问。
  “不用等任何人,你收拾完就立刻向镇南关撤退!”凌云语速极快,“其他人我去通知!快!”凌云说完便离开了。
  若尘的动作反而慢了下来。他看着凌云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
  温泉处。
  “你是这岛上的哨兵?你用分身术,是想让你的同伴逃跑?”羽族男子披上衣服,冲凌云露出一个危险的笑容,“真是有情有义啊,不过,你认为他们逃得掉吗?”
  “我多拖你一时,他们就多一分希望。”凌云缓缓抽出“青霜”。
  “拖住我?”那个羽人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小子,你知道站在你面前的是谁吗?”
  “当然知道,无极尊者萨纳尔嘛。”凌云故作轻松地说。
  “你认识我,还敢妄言?”萨纳尔递过了一个充满玩味的眼神。
  “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凌云紧握手中的剑。
  遇见羽族三尊之一的萨纳尔,凌自知凶多吉少。放眼整个云隐帝园,只有军部三王将和凌道远能正面击败羽族三尊。以凌云现在的实力,与三尊对抗无异于鸡蛋碰石头。不过碰上的是无极尊者,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此人一向以自大和喜欢戏弄比他修为低的对手而闻名,这是凌云一伙人唯一的生机。
  “有意思,好久没碰到过这么蠢的人类了,”萨纳尔脸上挂着戏谑的笑容,“既然如此,那我就陪你……好好玩玩?”
  萨纳尔手指一弹,一道光刃便已冲凌云袭来。
  凌云不敢大意,浑身紧绷,一剑斩出!
  “青龙吟!”
  凌云背后,一条青色巨龙若隐若现,剑锋所至之处,当真有股龙傲九天之势。
  但就算是如此攻势,与萨纳尔随手释放的光刃碰撞,非旦没能讨得半点便宜,凌云反而被震得后退了几步
  “六阶灵术?”萨纳尔惊讶的看了一眼凌云,“你是化天境灵师?这般年纪…放在哪儿都是一等一的天才吧?居然沦落到战场上当哨兵?”
  凌云不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他。
  “这样吧,来羽族如何?”萨纳尔对他勾勾手指,“保你当个高级军官,不比在这放哨强百倍?”
  ”我姓凌名云,是京城凌家第十六世玄孙,你确定我去了羽族不会被你们撕成碎片?”凌云嘲讽道。
  “原来你就是那个凌云啊!”萨纳尔一愣,璇即哈哈大笑,“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人族万年一出的绝世天才落到了我手里,我倒要看看,把你的人头带回去,那两个老家伙会是什么表情?”
  凌云并没有接话,他的双眼一直紧紧盯着萨纳尔,生怕他来个突然袭击。
  “不过,就这么杀了你也太没意思了,”萨的你歪过头来,“这样吧,如果你能接下我三招,我就放你走,如何?”
  “一言为定。”凌云冷声道。
  “好!”萨纳尔大笑。
  与此同时,一道被放大几倍的光刀已席卷而来!
  “白虎啸!”凌云双手结印,全力出击!
  可惜,这一次萨纳尔显然认真了许多,凌云凝结出的白虎连一息都没能抗住就已经化为虚无,凌云本人也被狠狠地甩了出去。
  “喂,还能站起来不?”萨纳尔无聊的摆弄着手指,“人族第一天才不会就这点水平吧?”
  “放心吧,死不了!”远处的草丛中,凌云摇晃着站了起来。
  “准备好了喔,”萨纳尔兴奋起来,“第二招!”
  同样的光刃,只是又大了一圈。他甚至都懒得换一种招式。
  “玄门遁甲!”凌云仰天大吼。
  这是一道七阶灵术,已经超出了他身体的录受范围,但是为了若尘,为了那两个跟随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他无论如何都要接下这一招!
  巨大的爆炸声响起,凌云整个人被轰了出去,腥红的鲜血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
  萨纳尔心下一动,便瞬移到了凌云身边。
  凌云倒在地上,血迹已经染红了他的上衣,令人触目惊心。
  光刃加上强行越级使用灵术造成的反噬,就算不足以致命,但也绝对可以重创凌云。
  “喂,眼看就要成功了,为了你和你的小伙伴,还不赶紧站来?”萨纳尔踢了踢凌云的脑袋。
  凌云的指甲深深陷入泥土,他的指关节因为力过度开始发白。他用颤抖的手臂支撑住身体,试图从地上爬起来。
  “对,就是这样!”萨纳尔兴奋地大叫,“站起来!来抗这最后一击!”
  萨纳尔简直兴奋到不能自已,他太喜欢这种给希望又亲手将其摧毁的感觉了,更何况对面是个万年不遇的天才!那种家伙,一定很骄傲吧?一定没受过这种打击吧?一定会比一般人临死前更加不甘与痛苦吧?
  凌云的眼睛几乎被血水浸透,可他仍能看清萨纳尔那病态至极的狂笑。
  “呵……”凌云用细微到不可察觉的声音说道,“你不知道……狮子缚兔,亦需全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