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神途之太古传说 >第13章


  一行人不久就到达了陆家村地界。
  凌云是个谨慎惯了的人,刚到地方,基本已经把周围的环境观察完毕。
  凌云眉头一皱。这个陆家村乍一看与其他的村镇好像也没多大区别,不过……现在理论上应该是播种时节吧!为什么村外的田地除了杂草别无他物?
  “还真的是……有点奇怪啊。”凌云环顾四周,却发现端王已经直奔这座村子里最像样的那个房子——亭长官宅而去了。
  凌云和宋逸然对视一眼,也默默跟了上去。
  古文成正在家里睡觉,却被一阵敲门声惊醒了。
  古文成很不高兴的从床上下来,睡眼惺忪的去开门。
  “谁呀?不知道老子在睡觉吗?有事不能换个时间?”古文成非常不爽。
  “......你平时就这么对待会去年夏天的风扇子舞村民?”端王被喷了一脸的唾沫星子。
  “你谁呀?是我们村的吗?”古文成上下打量着他。
  “我是皇上的长子,端王陈天翊。”端王整理了一下衣领。
  “就你?”古文成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老子还说老子是靖王呢!没事别来打扰我睡觉,滚!”
  说完古文成就把房门一摔,只留下脸黑的像坨炭的端王殿下。
  端王好像听到了身后两个人强忍着的憋笑声,冷着脸道:
  “想笑就笑吧,没人拦着你们。”
  “你好像误会了什么,端王殿下。我们不是在憋笑。”
  端王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些。
  “我们是笑得太开心都快没气儿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端王脸都变成了猪肝色,回头狠狠地瞪了一眼狂笑不止的凌云:
  “你行你上!”
  凌云好不容易收住大笑,又拍了拍旁边眼泪都快笑出来的宋逸然:
  “看好了,这才是正确方法!”
  凌云卯足了劲儿,走到门前,一掌拍到门上。
  “啊啊啊啊!”屋内当即传来了古文成的惨叫。
  凌云却微微眯了下眼。
  他这一掌用的劲道可不小,本来他是打算把这门轰碎的,却没成想……这门好像一点事都没有。
  化灵木。凌云在心底给出了判断。
  关键问题是,化灵木确实有削弱灵力的功效,但是这种木材极为昂贵,区区一个亭长,居然能买得起这种东西?
  虽然化灵木已经将灵力削弱很多,但对于古文成而言,这些灵力已经足够他喝一壶了。
  果不其然,几乎是三秒钟不到,古文成再次怒气冲冲的打开了门:
  “是谁?!是谁暗算你……”
  古文成突然熄了火。
  “......那个啥,原……原来是凌家少爷啊……失敬失敬……”
  “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凌云向后靠了一下,让端王的脸露出来,“端王殿下,你们应该刚刚见过。”
  “……端……端王殿下?”古文成的脸色变得非常精彩。
  “没错,是我。那个刚刚吃了你闭门羹的人。”端王一脸黑线。
  “殿下饶命!”古文成猛得跪下,“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小的该死,小的该死!可小人上有三岁老母下有八十岁孩子,端王大人有大量,就饶了小人这一回吧,我保证以后……”
  “停停停!”端王无奈的打断他,“我又没说要把你怎么样,我这次来只是查个案子,查完就走。”
  “多谢殿下!多谢殿下!”古文成简直要感激涕零了。
  “行了行了,都告诉你了,我们是来查案的。”端王有些不耐烦,“你们村子里是不是出了一桩抢婚杀人案?苦主呢?我们要亲自找苦主问一问。”
  “那个杀人案?”古文成快速的掠过一眼凌云,“放心,到哪里我都会说与凌少爷没关系,是那女人自己上吊死的,跟凌云少爷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用得着你说!”凌云有些恼怒,“快带我们去!”
  “啊?不用不用,我保证不会有对少爷不利的消息传出去,绝对不会!”古文成拍着胸脯说道。
  “凌少爷,你看这案子还查不查?”扳回一城的端王斜眼看着他,一脸得意。
  “快带我们去!哪来这么多废话!”凌云黑着脸。
  古文成一脸莫名其妙,还想说什么,却被宋逸然打断:
  “哎呀,叫你带我们去你就快去,别在这墨迹,你再说下去某人可要打人了。”说着说着,宋逸然好像真害怕凌云动手一样把古文成往旁边拉了拉。
  “姓宋的,你哪帮的?”凌云一脸不快。
  “本公子是正义的伙伴。”宋逸然昂首道。
  “我认得你,你是那天......”古文成恍然。
  “我服了你这只猪了,我来告诉告诉你现在是什么情况。”宋逸然一把勾过古文成的肩膀,一边跟他解释一边推他出去。
  身后的二人互相看了一眼,都在心里朝对方吐了口唾沫,然后跟了出去。
  宋逸然在前面口水四溅,古文成也只听个懵懵懂懂,不过他总算是搞明白了他现在该干什么。在他的指引下,凌云等人很顺利的到达了目的地。
  “这家主人叫陆大海,老婆死了,有两个儿子也死了一个,只剩下一个叫陆富军的老二,死了的那个女的是老大媳妇,现在应该是老二陆富军的童养媳......”古文成站在门外,向他们介绍死者的情况。
  “童养媳?”端王手指一顿。
  “……地方特色,地方特色。”古文成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赶忙补充到。
  “奇怪……这栋房子光看外表,倒是看不出来什么,但是这家人庭院居然有地砖,而且明显是那种上好的窑子里烧出来的。”凌云在心里说道,“如果说刚刚那个亭长有钱勉强算理所应当,但是这个普通的村民……他家的配置也有点豪华过了头吧?”
  “陆大海!快给我出来!”古文成生怕一会儿说漏更多,赶紧上前敲门。”
  “什么事啊……”不一会而,一个老头子打开了门,“亭长,您找俺有事?”
  “不是我找你有事,是京城的大人们找你有事!”古文成走了进去。
  “亭长不要和俺这个老头子开玩笑了,京城的大人来俺这破茅房里做甚么?”陆大海明显不信,“亭长有事说就是了,耍啥子嘛!”
  “我骗你个糟老头子干嘛?”古文成侧过身来,“看清楚喽,这三位有两个是三大家族的公子,还有一个是当今端王殿下!”
  “真的假的呦......”陆大海一脸怀疑,“古亭长,你不是被骗了伐?”
  “……这是我的玉符。”端王实在不想在身份这个问题上继续消耗时间了。
  “下次有着这种东西麻烦早点拿出来。”凌云在一旁吐槽。
  “我们是来查案的,记住是来查案的不是来让你闭嘴的,收起你的谢罪与惶恐。”端王懒得搭理凌云,他直视着惊愕不已的陆大海,“尸体在哪?我要验尸!”
  “呦呵,看不出来你还有这项技能?”凌云多少意外。
  “小时候跟仵作师傅学了几招而已。”端王头也不回。
  凌云则用一种颇有深意的眼神看着端王。其实端王今天的表现很出乎凌云的意料,他本来会以为陈天翊会带来一大批的侍卫,却没想到端王殿下单枪匹马的就跑了过来。别的不说,这低调亲民的势头,他在皇室成员中还是第一次见。
  “可……可是李恩泽都被………被放放进棺材里……里了……”陆大海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大的场面,紧张的直结巴。
  “让你干什么你就干!”古文成喝道,“这是王爷!轮得到你在这里讨价还价?!”
  陆大海无奈,只得引众人走向后院的那一口棺材处。
  古文成与陆大海费力地把棺材盖掀开,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棺材里除了几块黑色的大石头,什么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