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神途之太古传说 >第29章


  储物室里。
  陈易瑶站了起来,脸上羞涩的红晕消失不见。
  “啧。”她看了一眼身上披着的衣服,“居然是真丝的,不愧是凌家少爷,真他妈有钱。”
  “拿去卖了,应该能换不少钱吧?”她歪了歪头,“足够那老混球挥霍一阵了。”
  她推开门,旁若无人的向校门走去。
  周围的学生看到她时纷纷皱起了眉头,远远的就从她身边绕开。
  不过学生们也不全是如此,一个面容猥琐披金戴银的死胖子看到陈易瑶,伸出他油腻的像猪蹄似的手就在陈易瑶的腰间摸了一把:
  “这不是我的小宝贝吗?走啊,和本少爷出去玩玩?”
  “威少,我还有点事情,要不……改天再约?”陈易瑶表面笑靥如花,暗地里不动声色的把胖子的大手推了下去。
  “也行,那你可要遵守约定,不能迟到!”胖子脸上的横肉都在抖动。
  “一定一定。”陈易瑶笑着说道。
  等到胖子走出好远,她才收起了笑容。
  恶心?不存在的,她陈易瑶什么男人没见过?比这恶心千百倍的她都不在乎。只要钱给够,天一黑,床上睡着哪个男人不一样?
  陈易瑶走出校门,七扭八拐走进了一处贫民窟。
  这是公子和少爷们永远也不会踏足的地方,污水肆意横流,到处弥漫着臭气,棚户吱哑吱哑的响着,似乎随时会被狂风吹倒。
  白发斑驳的老者倚靠在自家门口(如果那个东西可以称之为家的话)无精打采,瘦的皮包骨的孩子们正在为了一个窝窝头而打架。
  陈易瑶对这一切熟视无睹。她走到另一个摇摇欲坠的房子面前,推开了房门。
  没必要上锁。每个小偷都清楚,这种地方不会有值得下手的东西。
  屋内趴着得老头被惊醒了,抬起头迷茫的看了一眼周围。
  “诺!”陈易瑶把凌云的衣服甩在他面前,“这个衣服至少能换几千银币,够你一个月的赌资了吧?”
  “……够了够了!”那老头惊喜的把衣服捡起来,“我女儿就是有本事!”
  “告诉你多少遍了,不许叫我女儿,你不配!”陈易瑶有些恼火。
  “好好好,易瑶,你先坐着,我把衣服典当了就回来!”老头跌跌撞撞的冲出了房门。
  “去赌场过夜去吧!别回来了!”陈易瑶骂道。
  老头很快就没影了。
  “他妈的,还是得再找一个真正的大款,那些小鱼小虾还真承受不起这个老王八蛋。”陈易瑶疲惫地坐了下来。
  窗外群鸦飞过,几根黑羽犹如游荡在世间的孤魂野鬼,在风中随意飘零。
  陈易瑶其实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秦威。
  按理来说,这是新生才要上的灵力基础理论课,秦威都三年级了,他总不至于在这么简单的科目上挂了两回吧?
  但现实就是秦威不仅出现在了教室里,还正迈着他胖成球的短腿向陈易瑶走了过来。
  “妈的……”陈易瑶在心里暗骂,她来上这节课是为凌云来的,要是让凌云看见了她和那个死胖子呆在一起,这桩好事保不齐就要黄了。
  “没办法了……”陈易瑶下定了决心。秦家虽然也不错,可跟凌家一比就是小巫见大巫,为了她的计划,赌一把!
  秦威自然不知道陈易瑶的心理活动,他正美滋滋的想着要和新交的女友共度春宵呢。
  可他刚刚走到陈易瑶身边,后者便大叫起来:
  “你干什么?!放开我!”
  “……宝贝,别闹!”秦威愣了一下,拉住了她的手。
  “放开我,你这个变态!”陈易瑶作势跌倒在地。
  “你认真的?”秦威感觉众人的目光都向这边看来,他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了,“我警告你……”
  “唉?又是你啊。”一个声音响起。
  陈易瑶惊喜地向后看去,但出乎她的意料,站在那里的人并不是他心里所想的那个。
  “喂,你小子谁啊?”秦威怒道,“找死?”
  “怎么总有人问我这个问题啊?”那人挠挠头,“我叫凌飞羽,有意见吗?”
  “……”秦威的脸刷的一下白了,“凌……凌飞羽?你拿什么证明?”
  “额……要不你打一下试试?”凌飞羽歪着头,“不过……你有这个胆子吗?”
  要是凌云在这里,他一定会大吃一惊。此时的凌飞羽好像一只幼虎,无意间露出了狰狞的獠牙。
  人人都有秘密,人人都会成长。凌飞羽当然也不会例外。
  他依然像以前一样善良,但不知从何时起起,他再不单纯。
  “你给我等着!”秦少爷底气不足的威胁道,随后落荒而逃。
  “为什么是他?”陈易瑶在心里飞快的思考,“该死的,凌云去哪了?现在她已经把秦威得罪透了,必须寻找一个更有权势的人来庇护她,如果凌云不在的话……”
  “算了,顾不上了!”陈易瑶心下一横。
  “还在地下做什么?”凌飞羽把她拉了起来,“到我旁边坐着吧,省的有些人贼心不死。”
  这可正中陈易瑶下怀。
  “不会给你添麻烦吗?”陈易瑶有些犹豫。
  “怕什么?他秦家还是行军司制下的呢。”凌飞羽笑道。
  “那就……谢谢学弟了。”陈易瑶也报之一笑。
  “……”凌飞羽一时竟有些不真实感。
  “咳咳。”陈易瑶被盯的有些脸红。
  “……啊,对不起!”凌飞羽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脸也红了起来,“坐……坐那吧!”
  就这样,一个面容清秀的男孩和一个貌若天仙的女孩坐到了一起,成为了这个教室里一道颇为亮丽的风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