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神途之太古传说 >第38章血色校园祭三


  夜晚。
  教学楼的一间自习室里,一个男生打着哈欠去拿座位上的。
  这里需要说明一下,在苍凌学院每个班都有固定的自习室,连每个人的座次也是固定的,以方便检查。
  男生摇摇晃晃地走向自己的座位,却在拿起的那一刻突然停下了。
  他的桌子上,赫然画着一个血红色的骷髅。
  “……这是谁的恶作剧?无不无聊?”男生试图蹭掉图案,但这个骷髅像是用油漆画上似的,怎么蹭都蹭不掉。
  “妈的,别让我知道是谁干的!”男生对着空气威胁到,“老子可是齐家少爷,让我找到你,我要你好看!”
  教室一片寂静,没有任何回音。
  男生突然觉得有点瘆人,嘴上骂骂咧咧的同时提起,打算离开这个地方。
  可就在此时,教室的门和窗突然毫无征兆地关上了。
  “谁!是谁在耍我?!”男生咽了口唾沫,强作镇定的大吼。
  仍旧无人回应他。
  “切,幼稚的把戏。”男生一边继续提高音量给自己壮胆,另一边慢慢走向门口准备开门。
  可是无论他怎么用力,教室的门就像被焊死了一样纹丝不动。
  就在他考虑要不要把门踹开的时候,一个尖细的声音在教室响起:
  “小可爱,那么着急离开干什么呀?陪我玩玩呗,包你满意哦……”
  “什么人!”那男生惊叫,“你不要过来!来人啊!救命!!!!”
  “……你叫破了天,也不会有人来的,认命吧……”
  半刻钟后,一阵黑压压的蝙蝠从窗户飞出,与黑暗的夜色无声无息地交融在一起。
  第二天。
  江一帆面色凝重的敲开了凌云的房门:
  “又出人命了……我还是觉得你应该去看看。”
  “……你怎么知道?你不会这么倒霉又在现场吧?”
  “这回尸体在自习室里,早上有人开门上早自习的时候发现门打不开了,找了好几个人把门撬开之后就发现里面躺了个尸体,死状和昨天一模一样。”
  “……你的意思是,消息扩散出去了?”
  “是的,连带着昨天的案子一起被传得沸沸扬扬,学生会恐怕要镇不住了。”
  “这可真有点麻烦。”
  “总之咱们先过去一趟吧,已经有人开始尝试冲击结界了,如果再出事,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子。”江一帆道。
  “也罢,学校乱起来,对谁都没好处。”凌云皱了皱眉,“走吧,去会一会这个杀人不敢露面的鼠辈。”
  教室被堵的水泄不通,大批人群围在外面看着学生会的人一脸严肃的进进出出。
  “凌氏长子,镇南候凌云,让开。”凌云冲着门口的两个人摆了摆腰牌。
  两人急忙让出一条路。
  “喂,这又是什么情况?”凌云道,“再不搞清楚,事情可要不受控制了。”
  “我说过了,我们不是办案人员!”陆云欣有些恼怒。
  “在你们组织校园祭期间出了这么大的事,这事不查清楚,你们以为最后的替罪羊是谁?”凌云不屑的嗤笑,“把案子仔细查一下,到时候你还有借口可推脱,不然你的学生会会长的位置可不一定能坐稳。”
  “你!”陆云欣气的说不出话。
  “这个图案……”江一帆注意到了桌子上的血骷髅,“这是谁画的?”
  “好像是凶手画的。”一个部长说道,“而且有人发现上一个死者自习室的桌子上也有这个图案。”
  “有意思,果然是一个人的手笔吗?”凌云目光一凝,“这么狠的杀人手法,要么是疯子,要么就是仇杀。而且,多半与一个“情”字脱不了关系。”
  “不用分析了,你能想到的我都能想到,我们已经把这两个人在学院的关系网查了个底朝天,并未发现明显的仇家。”陆云欣冷冷的说,“麻烦镇南候大人告诉我们下一步怎么做?”
  “你们查不到未必代表没有。”凌云摸摸鼻子,“我还是不相信学院里会混进来杀人不眨眼的疯子。”
  “废话,你倒是告诉我怎么查?站着说话不腰疼。”陆云欣怒道。
  “啊——!”凌云正想回答,却被一声惊叫打断。
  “我去,又怎么了?”陆云欣简直要疯了,“不会又死人了吧?”
  “去看看吧,谁知道呢?”凌云也有些头痛。
  众人赶紧赶到声源所在的地方。
  那是另一间自习室。一样的书桌,一样的布局,一样的……血骷髅。
  “这是谁的桌子?”江一帆问道。
  “……这是我的。”一个微胖的男生从人群挤了出来。
  “路少爷!”一个妖娆的女生扑在他身上,“你不会也跟他们一样死了吧?”
  “放心吧,小可爱,怎么会呢?”男生捏了捏女生的脸,笑着说。
  “他瞄的怎么什么时候都能吃一波狗粮。”凌云在心里骂道。
  “安全起见,从今天开始,我们会派出全部人手围在你的宿舍旁。你这两天最好减少出门的次数。”陆云欣说道。
  “那怎么行?我的社团还需要……”微胖的男生不满的说。
  “社团重要还是命重要?!”陆云欣大怒,“从此刻开始校园祭暂停!谁都不许随意走动!都给我回去老老实实呆着!”
  陆云欣在学生会摸爬滚打练就的气势终于派上了用场,场外围观的学生们纷纷散去。
  “你们两个没听懂吗?哪凉快哪呆着去!”陆云欣转头没好气的对凌云和江一帆说道。
  “好吧,祝你心想事成,一路顺风!”凌云随口说了句无厘头的话,笑嘻嘻的和江一帆一同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