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神途之太古传说 >第43章尾声


  “呵,我的血……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吸的。”凌云看着吸血鬼,淡淡一笑。
  “怎么?你的血有毒?”吸血鬼讥笑道。
  “有没有毒,你马上就可以知道了。”凌云开始着手处理自己的伤口。
  “呵……”吸血鬼还想说什么,他的脸色却突然变得不对劲起来,“你……不会真疯到在自己血里下毒吧?”
  “我看起来像那么蠢的人吗?给我自己下毒,我还怎么活?”凌云似乎早有所料,“我自己已经说过了,有些人的血,你是不能乱喝的,你不信,怪我咯?”
  “不可能,除非你是……”吸血鬼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你难道是?”
  “嘿,有些东西,说出来可就不好玩了。”
  凌云赶在他把那两个字说出来之前,把剑锋牢牢地插进了他的胸膛。
  吸血鬼顾不得喊疼,赶紧化成一群蝙蝠,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切,跑的真快。”凌云也落在地上。
  伴随着吸血鬼的受伤离去,血仆们也纷纷倒下。很明显,吸血鬼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来控制这些血仆。事实上,未来一个星期之内,他恐怕都没有精力出来搞事了。而明天校园祭就结束了,防护罩也会打开,他如果不想死的话就会唱外面的强者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立刻逃跑,否则一众高手会很乐意与他切磋一番。
  连续多日笼罩在学院上空的阴霾,此刻终于得以彻底散开。
  “原来这才是你的目的吗?”陆云欣走到了他身边。
  “你想多了,那个时候,我是真想让他们尝一尝被血仆围攻的滋味,只不过那个吸血鬼替他们挡刀了而已。”凌云面无表情,“还有,我不是在开玩笑,这场事故过后,你的学生会主席的位置还能不能坐稳,我可真的无法保证。”
  “是吗?”陆云欣笑道,“那我们拭目以待。”
  ……
  校园祭结束后,苍凌学院发生的事情很快便震惊了整个帝国。一时满城风雨,百姓纷纷质疑苍凌学院的安保措施。皇帝不得不下令学院暂时休学,慎刑司主司亲自调查此事,务必水落石出。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对现在的学生们来说,最开心的事,莫过于多了一个月的假期了。大家纷纷打包行李,准备离开这个地方。
  陈易瑶打开房门,准备收拾收拾东西,却不料在房间内看到了一个她并不想看到的人。
  “克劳德?”
  “我的小宝贝回来了?”吸血鬼虚弱的笑道。
  “你疯了!”陈易瑶脸色瞬间变了,“慎刑司的人已经来了,你怎么还敢呆在学院里?找死吗?”
  “这不是还有我的小宝贝在吗?”克劳德调笑道,“你不介意我和你呆几天吧?”
  “我马上就要离开这了。我劝你也尽快离开。”
  “不要那么无情嘛,我好歹帮你解决了你最恨的三个人,还是用你指定的最残忍的死法哦!你看我现在的状态,万一被那些人抓到了,我们不就死定了吗?你们说是不是啊,小宝贝儿?”
  “……行吧。”陈易瑶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别到处乱走,别把我牵着进去。”
  “我就知道我的小宝贝对我最好了,那我先睡会儿,醒来我可要看见我的小宝贝哦!”
  陈易瑶懒得搭理他,直接走了出去。
  她在门口略微站了一会儿。大约十几分钟的功夫,她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顿了顿头。
  陈易瑶挤出了几滴眼泪,努力装作受惊了的样子,快步小跑下去。
  “飞羽!上面……吸血鬼在我的寝室里!”
  凌飞羽本来只是来帮她拿行李,听她这么一说倒是愣了一下:
  “哪个吸血鬼?昨天那个?”
  “对,就是!”陈易瑶拍着胸口,活脱脱一副受惊小鹿的模样。
  “不要慌,他已身受重伤,战斗力十不存一,你在这等会,我上去把他解决了,避免他再次伤人。”凌飞羽走了上去。
  直到凌飞羽的身影彻底看不见了,陈易瑶才收起脸上那副表情。她看着自己寝室的窗户,露出了一个勾魂夺魄的笑容:
  “美貌还真是个好东西,你说是不是呢,克劳德?”
  凌飞羽几乎没费多大力气就杀死了睡梦中的克劳德,顺利的连他自己都有点怀疑。他本来不过是想困住这个怪物就好了,不料那个吸血鬼受伤如此严重,只是试探性的一击便已经要了他的命,倒是搞得本性善良的凌飞羽心里极不舒服,仿佛做了什么错事一般。
  “我们走吧。”凌飞羽提起陈易瑶的箱子,声音很低落。
  陈易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保险起见,她明智地选择了沉默。
  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的走着,气氛颇为低沉。但是走到校门口的时候,一个人却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女儿啊!你救救父亲吧!”
  一个邋里邋遢的老头扑向陈易瑶。
  “爹?!你又去干什么了?”陈瑶满脸惊诧,“你不会又去赌钱了吧?”
  “最后一次,最后一次,只要女儿你帮我把这些赌债还上了,我就再也不赌了!”
  “想都不要想!”陈易瑶气愤至极,“我上次就已经说过了,我再也不会为你还赌债!”
  “女儿啊!你怎么能这么如此不孝,放着你亲爹不管啊?!”老汉听闻此言,立刻在地上撒泼打滚,“来人呐,亲女儿不管亲爹死活!这还有没有天理了!老天爷不开眼呐……”
  凌飞羽站在这里十分尴尬。他试图示意陈易瑶离开,可没想到陈易瑶甩开他的手:
  “够了!我说过,你再踏进赌场一步,我们就断绝父女关系!记住了,从今天开始,我们俩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你不是我父亲,你不配!!飞羽,我们走!”
  凌飞羽还是第一次见到陈易瑶发这么大的火气,赶紧老老实实的跟在她身后,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额,我们要去哪啊?”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凌飞羽终于忍不住问了这个问题。
  这个异常简单的问题却好像把陈易瑶难住了似的,他突然好像老僧入定般站住了脚。
  接着,毫无征兆的,她突然蹲下,放声大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