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五绝谱 >放开我兄弟
书房里面的每一个人都听到这样的消息,都在原地愣愣的站住了。
柳仁接着讲道:
“这个“傀儡蛊”是一种控制尸体之术,也就是刚才所说的控制死人,这死人必须是尸体占时还没有腐烂的,控制起来才比较容易。
而且所中“傀儡蛊”的尸体,就是还有一个圣湖,那就是傀儡人,这样的傀儡人可是杀不死的,他们是没有疼痛感的,所以除非让他们尸骨无存。”
讲道这里的时候,柳仁的身上也突然一阵凉风起来,身上也一袭寒气袭来,莫名的刚到了一丝丝寒意。
龙芸满脸的凝重,此时的她清冷孤傲的脸颊已经凝固,这样的事情对她而言可以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
要知道,自从她有记忆力以来,只听说过活人在一丝气息尚存之时能够起死回生,但是从来没有听说过死人还能够被利用到如此的地步,像是这样骇人听闻的事情还是头一次听说。
她已经不能够正常的说话了,虽然平日里看上去她身上一副凛然之气,但是听到这样的事情,也仿佛难以控制自己心中的那份恐惧,她强忍着心中的那份恐惧道:
“师傅,按照你的说法,似乎我们这些人对傀儡蛊已经毫无办法了?”
一旁的秦情更是看上去面露惊容,甚至不敢相信听到的这样一切都是真的,但是,这一切可都是从师傅的口中说出的,由不得她不信,她依旧保持着那一份对失态的冷漠。
虽然心中早已经翻江倒海,思绪万千,但是此刻的她只是淡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静静的等待着。
站在一旁的茹晓却早就已经忐忑不安,她此时的双脚已经不停自己的使唤了,身体紧紧的靠近一旁看上去若无其事的秦情,颤抖着身体道:
“这……
这个时候应该这么办啊。”
她虽然生活疾苦,但是从未有听过有如此荒唐之事,私人居然能够复活,而且还可以为所欲为,这一切的一切都像是在梦中一般。
沅义则是表现出了以往少有的淡定,手持折扇,一副正定自如的样子道:
“怕什么,我们现在不是还有师傅,还有龙萧,还有伯父在了么,又不是孤军奋战,担心什么,只要我们团结起来,这些上面傀儡蛊的玩意,应该不足为据。”
在场的人都用诧异的眼神看着沅义,按理说这个时候所有人里面最应该害怕的是他了,没想到他居然一反常态。
但是所有人都高估了他,他只是在“大众脸充胖子”而已,现在房间里面除了师傅,还有龙云,他就是这里面唯一的男子汉,这个时候这么能够掉链子呢。
只见他身形缓慢的向前移了几步,故作镇定气闲的说道:
“其实我现在担心的是彭大头到底是跑哪里去了,现在到处也找不到他的人影,会不会被别人抓起来了,要是这样的话,我回去可怎么和他爹交代啊。”
这个时候的在场的人似乎才想到,彭大头的失踪才是当务之急。
“好了,现在先去叫龙萧回来,我们一起商量一下。”
柳仁双眉紧锁,冲着一旁站着的沅义一脸沉重的说道。
沅义点了点头,即刻脚步匆匆的离开了书房,朝着客厅之中走去。
“哥,你怎么来了啊,你不是说……”
此时,正在谈事情的龙萧和曾杜君两个人被一个清脆的声音打断,两个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了来人身上。
只见此女子看上去娇俏美丽,可爱动人,身上还有一份自然的灵动之气,不是曾可馨还能有谁。
曾杜君即刻满脸笑容的堆在了脸上,打断了她的话语道:
“可馨,你怎么这么不懂事,一个人就敢独闯殷府,要不是运气好的话,你可是连小命都可能丢掉的你知道不知道,你都这么大了,还是这样的任性妄为,看以后谁敢娶你……”
话语之中虽然充满了责备之气,但是同样也满怀爱意。
一旁的龙萧幽怨的眼神盯着曾可馨,虽然眼含幽怨,但是心中满是感激,要知道能让一个人不顾生死来搭救自己,这个需要多么大的勇气,虽然这个人是眼前的曾可馨。
莫名的在心中对曾可馨的好感又增添了几分。
曾可馨听到哥哥曾杜君的责备,不由自主的低着头,嘟嘟囔囔的说道:
“那个……
哥哥,我这不是没事么,你看不仅仅是我没事,龙萧也是安然无恙的站在你的面前了,放心吧。”
对于宠妹狂的曾杜君来说,他只是嘴上说说,怎么忍心真心的去责怪妹妹呢。
龙萧在一旁看到这样的情景,柔声道:
“可馨,你以后可不能这样了,你看你家里人多担心你的安慰了啊,再说了,这样做实在是太危险了,还好我是我已经平安脱险了,要不然你这不是自投罗网么,那样的话你让我怎么像曾大人交代,怎么像你哥哥交代了。”
当然他所说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是发自肺腑的,他就是这样的人,宁可天下人负我,但是我不能够负天下人,没有人知道他此时心中对于曾可馨的这一举动心中背负了多少的亏欠。
不只是曾可馨,甚至是曾大人,曾杜君,整个曾府上上下下的人,他在此刻心中对他们心中背负了太多的感恩,即使现在让他付出生命的代价来报答的话,他都可以说是义不容辞。
但是这一切的一切,也终究会让他偿还,这种偿还的代价甚至超过了自己的生命。
曾可馨听他居然敢抱怨自己,满心不慢的反驳道:
“你还敢说,每次你都是无缘无故的闹失踪,每次你都是我行我素的任意行动,每次你都是这样让人心惊肉跳的。
要不是为了你我会来这个鬼地方么,我估计一辈子都不会踏入殷府,你说说你,人家好心来救你,你一句谢谢也没有,反倒还倒打一耙。
你是猪八戒么?”
她气得一边说话,一边跺脚,满脸通红的样子甚是可爱。
此话一处,让一旁站着的龙萧哑口无言,他心想,虽然曾可馨说话的语气不是很友好,但是人家说的可是事实啊,毕竟人家是毛泽生命危险来就自己的。
他只好服软了,一脸陪笑道:
“可馨,你看看你,我就说了一句,你看你就数落了我多少句了。”
一边说话,一边上前一步凑近了可馨柔声道:
“好了,我知道你这一次受委屈了,我错了还不行么?”
“哼,本来就是你错了么。”
曾可馨不服气的转过了头,没有理他。
看她像是生气的样子,龙萧心中似乎失了分寸,不知道如何是好。
曾杜君在一旁看着这样的一幕,心中满是欢喜,朝着曾可馨身旁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道:
“行了,龙萧已经认错了,你看你这是干什么么。
人家不在的时候吧,你火急火燎的像是个猴子一样上蹿下跳的,就是豁出命了想来就人家,现在人家倒是活生生的站在你的面前了,你在这里又耍起你那大小姐的脾气来了。
好了,不要生气了,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出来了。”
听到哥哥曾杜君的劝说,曾可馨才静下心来,但依旧还是不服气的冲着龙萧娇怨一声道:
“哼!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这要是放在平时,龙萧早就还嘴了,但是此时的他心中已经对曾可馨心存感激,怎么还能够如此的粗鲁对待她呢,只好一副无可奈可的样子嬉皮笑脸道:
“好好好,我是吕洞宾,好了吧?”
一听对方服软了,曾可馨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道:
“哼!这还差不多……”
但是思虑片刻,突然恍然大悟道:
“龙萧,你……
你说谁是狗了……”
一旁的曾杜君看到这样的情景,心中一阵欣喜。
玩笑过罢,曾杜君脸上即刻沉静下来,剑眉紧锁道:
“龙萧兄弟,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啊?”
龙萧也一转刚才的面容,一脸凛然之气道:
“曾少爷,我正要和你说此事了。”
没想到他话刚说完,就遭到了曾杜君的反驳道:
“哎呀,不用这样叫我,以后我们就是兄弟相称。”
说道这里的时候,曾可馨不由自主的俏脸微红,害羞的低了低头,不知道这个丫头到底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