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烽火九州 >第469章空无1人的金府
彭城金府之中。
    经过长达一个时辰的商讨后,金万两代表着金家,和武昌他们达成了一致的共识。
    那就是先由鹰眼的人护送金家众人离开彭城,之后在分别经由不同的路线前往武国。
    至于他们金家的财富。
    能带走的,自然是交由鹰眼想办法带到武国去。
    可要带不走的,就只能找个隐蔽地方就地掩埋了。
    对此,金家的其它人本来是挺有意见的。
    可当他们听到徐飞说,武昌本打算要的就只有金万两一人,那些财富完全可有可无后,他们这才作罢。
    同时,为了能够避开所有人的视线。
    武昌还提出了,要让金家之人,趁着目前好像没有人于金家周围盯梢的情况下,先都搬到周围的客栈之中去。
    这样也好避免夜长梦多,今日傍晚就先撤出彭城。
    于是就看,金家之人很快就按照武昌的吩咐,全都离开了金府,并搬到了距离北城门仅有一里地左右十几家客栈之中。
    鹰眼之人,也都在徐飞的指挥下,第一时间将金家方面运输的财富,全都给搬了出去。
    而就在他们才刚刚做完这一切后,徐飞很快收到鹰眼送来的消息。
    说是城防军中,派出了不少人来,就隐藏在金府的周围。
    其中有一部分盯梢金家之人,甚至都和鹰眼的探子坐在了同一张桌子上吃饭。
    ‘妈的,得亏武王想的周全,不然还真就被对方给盯上了。’
    听闻此事后,徐飞这才惊觉幸亏武昌有所准备,不然金家众人还真不一定能够安全离开彭城。
    就这样,时间很快过去。
    大抵是已值深秋的缘故,酉时的太阳,就已经快要落山了。
    而在趁着城门关闭以前,武昌着鹰眼之人,很快就将金家众人给送出了城外。
    至于他自己,则是打算留下来善后一番在说。
    第二天,天气有些出奇的反常,温度骤然下降了不说,顺带还下起了小雨。
    不过也正是借着雨水的掩护,在金家的管家金三配合下,鹰眼之人将金家的财富,大多装入了马车之中,而后便伪装成了商队。
    同时为了不让城防军起疑,武昌令这支人马,架着马车专门从云龙山东侧绕到了东城区,之后才经由和金万两他们所在北方从南城门离开了彭城。
    至此,金家众人和金家的财富,总算是先脱离了彭城郡守程向阳的掌控。
    第三天,范陉派出负责盯梢金府的众人很快意识到了有些不太对劲。
    因为这都过去了两三天,别说金家的主要人物都未曾外出了,就连一些下人,也都没有离开金家半步。
    那金府的大门,更是一直紧紧关闭着。
    试问金家的一些主要人物不曾出门他们还能理解,可下人总归是要出门买菜的吧?
    于是这个消息,很快就被汇报到了范陉处。
    “什么?金府已经两三天没有走出一人了?”
    也是觉得此事较为诡异,范陉哪里还能在军营中坐的住。
    故而他二话不说,就带了几十人飞快的赶往了金府。
    并在十余名亲兵撬开了金府自内部所销上的门栓后,一脚踹开了金府的大门。
    然后范陉就看,最起码居住了百十来号人的金府,空荡荡的哪里还有一个人的踪影?
    “妈的,一群废物,连个人都盯不住。”
    不死心的在金府中又转了一群,在确实没有看到哪怕一名侍女后,范陉勃然大怒,当即在口中骂出了声。
    之后他突然想到了金家在城中还有着不少产业,这让他不由抱有了一丝希望,冲着身旁的亲兵道:
    “快,前往城中各处金家的产业,看看他们还开门没有,顺带打听打听,金家的金万两、金家和他们,是不是在那儿。”
    “喏!”
    得到了范陉的吩咐,他身后众多亲兵做鸟兽状很快四散开来。
    直到半个时辰后,范陉这才得知了城中金家各处产业的情况。
    可让他并未想到的是,城中金家各处产业,确实是开着门的不假,但负责售卖物品的,全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下人。
    至于一些能够在金家说上话的老板、掌柜,早在两日前就没了踪影。
    “草!”
    强忍着怒火,范陉顿时不知该如何是好了,直到过去了好一阵儿后,他这才前往了郡守府,将此事告知了程向阳。
    “什么?!彭城之中,金家一个管事之人都没了?!废…”
    如同范陉初时听到这个消息一样,程向阳得知城中金家之人早已经人去楼空后,气的他失了头脑,差点儿就将‘废物’二字脱口而出。
    不过好在程向阳这么多年的郡守那可不是白当的。
    他清楚的知道,在发生了这种事情后,若是他在和范陉闹掰了,接下来光凭着他一个郡守,在手下无兵的情况下,将更难找出金家之人的踪影。
    但要不说点什么,他又实在有些气不过,因此他不由冲着范陉呵斥道:
    “范陉啊范陉,你堂堂一个校尉,有什么用,啊?怎么就能让金家之人在你眼皮子底下溜走了呢?”
    “我也不想啊?!而且在那天请教了程大人你之后,我可是第一时间就派人前往金府外面盯梢了。”
    被程向阳一同呵斥,范陉这时也是说不出的委屈,毕竟早在两日前,在他向程向阳求教后,他可是第一时间就按照了程向阳的吩咐去办了。
    “怎么,你还委屈了不是?”
    看到范陉脸上的表情,程向阳怒极反笑,一边说着,他一边思索着接下来该如何是好,因为若是他所料不差,徐州牧庞化这会,应该已经收到自己派人送去的消息了才对。
    若是在庞化亲至又或者派出亲信来到彭城以前,他们二人不能给出一个满意的交代,怕是他们二人在徐州官场,也算是彻底待不下去了。
    还真别说,经过一阵思索后,程向阳很快意识到了,庞化既然前些时日出现在了金府之中,那就说明当时的金府,金万两他们是都在的。
    而且金家人口众多,就算是离开彭城,时间有限,加上这么多人,怕也走不远。
    想到这儿,程向阳不由冲着范陉道:
    “行了,别杵着了,照我估计,金家之人若想离开彭城,怕是也走不远,赶紧派出你手下的守军,好好在城内搜索一番!”
    “好,我这就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