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零下千年之伏象传说 >第20章舜耕历山


  “大巣氏是我们发明建造房屋的祖先,他因为这样巨大的功德而被推举为部落联盟的大酋长,被后世尊称为‘巣皇’。原始蒙昧时代,不单同一部族的人内部通婚,而且连亲兄弟姐妹间也互相结为夫妇,也是巣皇改变了这一不伦风俗,开始与其他部落、氏族的通婚。
  我读古之典籍,据说大巣氏就出生在我们苍梧。不过历史传说,究竟事实如何,也未可考。”扶仑接着说道。
  莫暄翮、赵南烛、董嗣钦也啧啧称奇。
  “你们原来来自苍梧!”妫重华叹道。
  差点忘记相差两千年的时空,莫暄翮四人一下反应过来,只能呵呵呵地掩饰。当然,妫重华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心态变化。
  “现在春分刚过,马上要开始种稻谷了。房子搭建好了,我们明天就开始带着工具去山谷中多开辟些田地,播谷种粟,喂养些猪牛羊,这样,日子也就可越来越丰裕起来了。我虽不过是一介平民,但可以凭借自己的双手和努力,为自己,也为苍生谋福!”妫重华的话,赢得赵南烛、扶仑、董嗣钦、莫暄翮的一致赞许。
  第二天开始,赵南烛四人便也换上了粗布衣衫,真就当起了躬耕之民,他们在妫重华的带领下,在历山的各个河谷、山谷、能引水的地方都开辟出数块田垄,层层而围,很有梯田的模样。砍树、除草、挖土、垒边界、用锄头翻耕、灌水、插秧,一步步工序都扎扎实实。同时,他们还在田畦上栽上一株株桑树,等桑树长成,就采摘下嫩绿的桑叶,铺在圆箕里养蚕,再缫丝织布,制成绸缎,做带花纹的精美衣衫。又在屋边多砌了几间石屋,围上栅栏,又来圈养猪、牛、羊。历山一带,有密林、低山、土岗、平地,也有湖泊、河流,相互交错,土质肥沃,水源充足,不单可以从事农业生产,也可采集、渔猎,是上好的部落聚居之地。
  除了妫重华,董嗣钦倒是很有一副蛮力,是一耕作好手,令莫暄翮三人都不禁刮目相看,董嗣钦反倒不乐了:“哼,我这不过是为了在暄翮面前好好表现一下嘛。再说了,我可是突突峰峰主,从小就干力气活,哪像你们仨!”一席话说得赵南烛和扶仑在田里更拼命,而莫暄翮则咯咯笑起来。一天干净衣服出,脏泥巴衣服回,几人心里却很有成就感似的。
  一日上午,几人正在忙活,突然一汉子气喘吁吁地跑来,还没近前就挥手喊道:“都君,你快去看看,祁家和仁家又为田界不清楚的事打起来了,谁都不肯让谁!”
  妫重华一看是隔壁家的箴纲,便扔下手中活计,跟着箴纲一起去了好一会儿,才带着笑容回来,一看妫重华的表情,赵南烛四人知道事情解决得顺利。
  到了晚饭后,妫重华让董嗣钦看守屋子,以免瞽叟、壬女、象三人心怀不轨前来搞破坏,然后与莫暄翮、赵南烛、扶仑一起到二里路外的祭祀场地各个石炉里点起火把。那祭祀场地是很早的时候就筑起的高台,拾级而上高台,左侧是下弦月、右侧是上弦月,居中的圆石上刻着伏羲六十四卦,高台四周也是石头垒砌,刻有二十四节历法。
  妫重华走到伏羲六十四卦前的大方鼎前,点起火炬,再三作揖,默念祝祷之词。莫暄翮施展轻功四处查看,赵南烛和扶仑则一人在一边大声敲起鼓来,鼓声震天,伴着火光映得头顶的夜空也染上了火红的颜色。听得鼓鸣,各处村民也都举着火把顺着小路赶到了这里,见得晦暗不明的夜色中四处如同点点星光汇聚,一个时辰之内,数百部落男女成员就汇聚到了祭祀台前。
  随着赵南烛和扶仑再一左一右大力击鼓,妫重华站在高台中间,闹闹穰穰的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听妫重华发话道:
  “诸位乡亲们,今晚上把大家召集到我们的伏羲坛来,是想与大家商议,日后定下个农耕的规矩,有规矩才成方圆,以后大家互相遵守,以期更和睦相处。
  一直以来,我们做普通老百姓的,日子都过得紧张,为了争点口粮,很多人不是多开辟耕地,而是互相想将自己的田界划得更宽,你争来我争去,不相让。与其如此,大家何不更勤劳些,多开垦田地呢?这些日子以来,我与我的几位朋友一起垦了些地、养了些蚕,也伺弄了些家畜,但是,我想说的是,这点成果我们愿意大家一起分享。我希望大家能一块干,互相礼让,人人都有地种,不争田界;有衣穿,不受天寒地冻;有粮食、有肉吃、有野菜粥喝,不饿肚子。大家可愿意?”
  话落,人们纷纷高呼起来,“重华,你这么孝顺、有想法的人,我们大伙儿愿意跟着你一块干。你说得对,与其去争那田界,还不如自己勤快点,多花力气开荒、植桑养蚕、喂养牲畜,把日子越过越红火!”不知有谁说了这么句,大家呼得更厉害。
  这时,藏在暗处的莫暄翮做法让一只浑身赤红、闪着耀眼光芒的重明鸟从伏羲六十四卦里飞出来,攀在妫重华肩头鸣叫,把大家都惊住了,把妫重华当做神明一样,不但可驱降邪恶,而且像领袖一样,带领着他们。众人散去之时,莫暄翮又发现了瞽叟、壬女、妫象三人鬼鬼祟祟躲在一旁的身影,趁妫重华招呼众人没注意到,出现在他们面前,吼道:“怎么,你们三人也来了,又有什么阴谋诡计么?”三人一见是莫暄翮,赶紧灰溜溜地逃走了。
  此后,部落居民开垦的田地越来越多,争田界之事鲜少再发生。仁义、友善的妫重华,很受众人称赞和敬重,大家都愿意与他为邻,甚至有的人慕名而来,将房子筑在附近。三年之后,部落的规模就越来越大,舜的名望也日益远播,他被推举为了有虞部落的首领,有着莫暄翮四人的协助,将部落事务打理得井井有条。
  “你说,来到这里,我们一下活活老了两千岁呀,我们这两千多岁的老人,身子骨竟然还这么硬朗,哈哈”,一日清晨,正在山麓挖沟筑渠饮水,趁妫重华不在的时候,董嗣钦跟赵南烛、扶仑弹闲起来。
  “得了,小心我一锄头挖过来,把你命根给挖没了”,看莫暄翮也不在一边,正在挖土的赵南烛猛地回一句,扶仑也转头瞅着董嗣钦笑了笑。
  董嗣钦颇有些自讨没趣的样子,吧唧一下,又埋头干活儿去了。
  “不好了,不好了”,突见敤手气喘吁吁地跑将过来,朝着正在忙活的赵南烛三人挥手,不顾累得满头大汗,一边张望一边问道,“我哥去哪了,要出事了!”
  离了半里地左右的莫暄翮也看见了敤手,赶紧停下手中活计奔过来,忙问道:“什么事?”
  “我昨晚睡前听到隔壁我爹娘在房间里商量,他们弄到了一种毒药,要趁你们都出去的时候毒死瓠,还要把你们的房子都给烧了。我娘还说,她去算了一卦,说今天这日子正可以大功告成。听到后我心里很着急,想去找你们,可我哥看着我,我根本出不去,一早他们又看住了我,趁他们忙着要行动了我赶紧找机会跑来告诉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