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豪的普通人日常 >084藏头诗


  听任丽丽这么说,刘家坤也发现了诸多不合理的地方。
  但是更不合理的是,陈宇干嘛装初中同学?
  装完又不骗钱,又不骗色。
  甚至还开口给他免了几十万的修车费,还给开高薪邀请他跳槽过去。
  怎么想都想不通。
  “他没骗你钱吧?”任丽丽狐疑。
  “没有。”
  任丽丽微楞...没骗钱,那就是骗色咯。
  居然...
  想到这里,她不自觉后退了两步,离刘家坤更远一点。
  可恶。
  ...为什么不来骗我色?
  这样的高帅富,蚌住了该多好,还要家里那个不中用的老头有何用。
  任丽丽心情复杂。
  ......
  节假日第五天。
  陈宇返回羊城,开车的依然是舒系北,陈宇坐在后座,刷了下手机。
  大学班级里都在讨论的热火朝天。
  内容都是关于今天下午的聚餐。
  “我从昨天开始就没吃东西,今天下午要没把鱼哥吃倒闭的话,嗯,我让吴彦祖直播倒立吃翔。”
  班长:“先补我队友,这次吃饭AA,不是鱼哥请吃饭。”
  “我两点到南站,有人来接风吗?我请坐几千万一辆的车。”
  “司马缸砸光,恭喜赖总喜提地铁一辆。”
  “下午三点,坐标东站,有拼车的吗?”
  “我这次不来了,得给女朋友过生日。”
  “你们会不会和我一样,无缘无故把笔记本电脑开机,然后一直坐在电脑前玩手机,和你们水群。还是说你们正常人不干这种事?”
  “......”
  陈宇笑了笑,说要给女朋友过生日的吴家辉(老衲满头秀发)远在北方,肯定是来不了的。想了想,给他回复信息:
  “老衲满头秀发,你确定?充气的也要过生日?”
  老衲满头秀发秒回:“你滚啊(笑哭),有生产日期的。”
  又给非正常人回复信息:
  “你丑到我了,你这个确实不正常,正常的应该是这样的。笔记本开机,之后就一直玩手机,一旦笔记本进入休眠状态,就唤醒它,然继续玩手机,就这样重复下去。”
  “......”
  陈宇退出群聊,看了下,宋图仁单独拉了一个小群,里面就五个人,也就是上次去过W酒店的五个人。
  里面已经有N条信息了,他爬楼看了下:
  宋图仁:“各位,聚会五点才开始,我们先出来玩玩吗?”
  汤东升:“我在加班啊。”
  谭志贤:“可以,玩什么?只要不是按摩八小时就行。”
  林灵:“这是什么群?我怎么感觉我乱入了?”
  宋图仁:“鱼哥呢?”
  “......”
  宋图仁:“下午不是在东方红山庄聚会嘛,餐厅旁边不远有一家户外运动俱乐部,骑马、射击、卡丁车都不错,要不要去体验体验?”
  “......”
  陈宇浏览了下信息,有些惊讶宋图仁说出这么‘素’的玩法,想到下午也没什么事,几人关系又比较好,于是回复说可以。
  聚餐的时间是下午五点,三点几人碰头玩两局,时间还行。
  陈宇中午左右回到羊城。
  吃过午餐,下午两点,出发去户外运动俱乐部。
  途中经过素茶门店,微服私访进去看了下。
  店内排队的人还不少,店面升级后也很简洁、干练、艺术,员工精神气很足。
  整体上很不错。
  形象上看起来,不弱于囍茶、奈雪茶的门店。
  看来改造升级后,各方面都得到了提升。
  他找来店长,问了下情况。
  “现在一天的客流量多少?”
  这些数据,在公司的报表上也有。
  但问问店长,也存了考察下店长能力的意图,若连自己店里的的客流量都没有印象,多半做不好这个工作。
  如果这样,那这个店长可以走人了。
  店长是认识新老板的,所以毕恭毕敬的回答:
  “我们这家店位置不错,平时客流量100-300人/天左右,周末流量会增加。国庆期间,包含外卖,基本上每天都是400人次以上。”
  400人次,还不错。
  素茶是定位高端的茶饮品牌,价格基本以二十多元的居多。
  四百的客流量,意味着国庆期间每天能有八九千元的营业额,已经非常不错了。
  当然,一方面是国庆有影响,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这家店的位置确实好。
  “员工熟练度如何?”
  “报告老板,都不错,新来的几个储备员工,也都学的差不多了,这个得感谢公司新的考核机制,大家现在干劲不错,都是莽足了劲在做好服务和产品。”
  陈宇点点头。
  稍微再问了几个问题,便不再打扰他们工作。
  所有的问题,店长都对答如流,看来确实投入心思在工作了。
  目前还有四家门店正在张罗着开店,后面的门店选址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规模一旦起来,按照系统给的策略,还是很容易形成品牌效应。
  现在,算是打响了追赶头部玩家的第一枪。
  从素茶店出来,开车到达户外运动俱乐部。
  宋图仁和谭志贤已经到了,陈宇和他们汇合后,问:
  “林灵和汤东升呢?”
  “汤东升马上到。”宋图仁搬了张椅子给陈宇。
  “林灵呢?”
  宋图仁无语道:
  “我问她到哪儿了?她说到眉毛了。我感觉她是在等你邀请她,要不你问问?”
  陈宇:......
  “不问了,管她呢,爱来不来。”
  林灵也就是个兄弟,都来三个了,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又等了会儿,汤东升来了。
  “你特么的是个娘们啊?出门还化妆不成,这么慢。”宋图仁骂道。
  汤东升尴尬一笑:“那啥,我们公司来了个美女前台,我和她聊了会,来晚了。”
  这么一说,大家没话说了,这是理所当然的。
  兄弟哪有‘兄弟’重要?
  可以理解。
  见大家没话了,汤东升打开手机,给大家看前台的照片:
  “怎么样?漂亮吧。”
  “漂亮”×3。
  看完后,三人异口同声道,这是客观表达。
  汤东升更骄傲了,腼腆一笑道:
  “那啥,我最近准备写一首藏头诗给她,把‘陈欣欣我爱你’这几个字藏进去,还没想好,你们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
  “草,都什么年代了还玩这一套,不会。”宋图仁无语道。
  “不懂。”谭志贤诚实道。
  几人看向了陈宇。
  陈宇摸了摸带有唏嘘胡渣子的下巴,点点头,酝酿了一下情绪,深沉道:
  “我倒是想到一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