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豪的普通人日常 >093养鱼行动


  下午。
  从辉悦台出来,回家的路上,陈宇接到李进财的电话。
  李进财介绍了存款利率的事。
  最近这段时间,受国际市场影响,郭嘉财政收紧,市场流动资金呈缓慢下降趋势。
  在这个局面下,银行加大了揽储力度,利率水涨船高。
  李进财介绍称,虽然陈宇当时存的是4.5%年化利率,但属于黑金vip客户,利率跟涨不跟跌。
  现在可以给陈宇提升到6.0%。
  若存款超过十亿的话,还可以提到8.5%,这是当前利率的极限。
  若后续还有政策的话,也会及时给陈宇说,毕竟利率是收宏观调控的,与当前的经济状况、国际形势、上层政策都有关,每隔一段时间就可能发生变化。
  陈宇回答说让李进财去办。
  对他来说,资金存在银行本身就是临时性,存支的灵活性才是第一要素。
  现在就不错,可以随时支取。
  介绍完理财的事,李进财继续道:
  “还有另外一件事,皮泰公司你是知道的,最近确定撑不过去了,在变卖良性资产。
  后天有一个高端投资交流会,你有没有兴趣去看看?就是时间有点赶,不知道你有没有安排,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
  “在哪里?”
  陈宇问。
  这对目前的他来说是个机会。
  一方面,他现在空有15亿的现金流,急需扩大投资版图。
  他现在的商业版图里面只有品素,这远远不够。
  另外一方面,他也希望能够通过这样的局面来历练自我,积累自己在商业领域的打怪经验。
  真要说起来,现在只能算是商业领域新兵,还没走出新手村。
  这样的投资饕餮盛宴,如果运作的话,可能成为在攻克新手村的最后一个关隘。
  李进财介绍:
  “就在羊城的化从区,很方便。具体酒店位置我稍后发给你。
  我觉得你确实可以去看看,你的流动资金都十几亿了,虽然从我的角度希望你一直存在我银行。
  但从朋友的角度,给个建议,现金才是最不增值的资产。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可以给你搞定投资会的内部名额。”
  李进财不太清楚陈宇的底细,能有十几亿现金流的大佬,鬼知道会不会有其他查不出的资产,所以他也不敢多言,只是稍微提了一嘴。
  “行啊,那谢谢了。你帮我留两个名额吧。”陈宇客气了一句。
  “客气了,老弟。真要说谢,我谢谢你才对,毕竟你才是我的大客户啊…”李进财在电话那边陷媚的捧臭脚。
  两人客气了两句,约好接下来的行程,便挂了电话。
  化从区前几年是独立的一个市,最近几年刚并入羊城,稍微有点偏,离羊城的市中心也有两个多小时的车程。
  化从区最大的特色就是温泉。
  堪称羊城的氧吧和后花园。
  多少人慕名而来,只为体验一下那里的温泉和森林风光。
  不要说是去投资会,即便没有投资会,陈宇也想去化从区体验体验生活。
  想到这里,他给叶晓婵拨通了电话,用前几天在桂省学到的话说:
  “喂,表妹,我出来了哦。”
  这个经典的桂省话。
  电话那头,叶晓婵忍不住‘噗’笑了出来。作为一个非桂省人,她也用不太正宗的桂省话回了一句:
  “表哥在哪呢?表妹也想出来。”
  陈宇回归正常,笑了笑:
  “你准备下,明天出发去化从区,我等会发酒店位置给你,你自己订房和打车过去…”
  “好的,陈哥。”
  陈宇还没说完,电话里就传来了叶晓婵兴奋的声音,然后是窸窸窣窣的收拾东西的声音。
  “陈哥,住几天呢?”
  陈宇勾起嘴角,咧嘴一笑:
  “再说,你多带几套衣服吧...我是指带尾巴的那种。”
  叶晓婵脸色唰的一下红了,她压低声音道:“知道呢,陈哥,给你惊喜哦。”
  嗯。
  懂情调,玩得开。
  合拍。
  就...很不错。
  挂了电话,陈宇把酒店位置和出发时间都发给叶晓婵。
  叶晓婵回复信息的时候还发了好几张狐狸本尊的照片过来。
  针不戳。
  关掉叶晓婵微信对话框,给莫然打了个视频过去。
  微信电话响了好一会儿,那边才接通。
  看角度,视频里莫然是在办公室办公,手机应该是放在座子的架子上。
  “在办公室?”陈宇问。
  视频里,莫然正在翻开资料,时不时抬头看一下视频里的陈宇:
  “陈老板,嗯呢,事情不少。怎么了,有事啊?”
  陈宇原本开视频过去,就是想调戏调戏莫然,但这会看到她如此鞠躬尽瘁,反倒是一肚子土味情话没法吐了。
  顿了顿,把明天去投资会的时候和她说了下,让她准备下,明天一起去。
  莫然是典型的学霸,大学时和陈宇同学院,也是艺术类专业,结果大一第一学期就选修了法律专业,此后并成功转专业,而且还交流到了哥大继续深造。
  陈宇以前很好奇的问过她,像她这样的学霸,大学本科怎么来羊大读?难道不应该是去燕京或水木大学吗?但莫然没回答,陈宇也就没再问。
  陈宇自己对商业法律知识了解的不多,投资会带上莫然自然再好不过。
  事业上的贤内助。
  活都给莫然干,他负责掏钱就行。
  嗯。
  就这么干。
  “行。”
  莫然有些诧异于陈宇居然带她去,毕竟这样的投资会与品素公司没什么关联。
  ...这不是助理干的事么?我又不是助理...
  她虽这么想,但还是郑重地点头说‘行’。
  陈宇一路上边开车边通话,和莫然打完视频,已经在天悦小区停好了车。
  此时离家只差一段电梯的距离。
  作为一个合格的海王,陈宇决定抓住这个时间养一下鱼云晴。
  给她发微信。
  陈宇:“做吗?”
  陈宇:“不好意思,冲动了,在吗?”
  鱼云晴:“在呢。来吗,哥哥,我可以提前把林灵灌醉哦(害羞)。”
  (林灵:你TM做个人吧。)
  陈宇:“我正在加班,来不了,你在干什么呢。”
  鱼云晴:“我正在阳台上看书呢。”
  陈宇:“真假?刘皇叔啊?”
  鱼云晴:“哥哥,说什么呢,我看的是正经书,很高雅的诗歌,我念给你听吧。”
  陈宇:“好啊,念来听听。”
  微信里发来了鱼云晴的语音,是一句一句的深情而富有节奏感的朗诵。
  陈宇逐句点开鱼云晴发来的语音。
  “来,封我为荡fu吧,”
  陈宇:???
  听完第一句,他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只感觉满屏的烧气扑面而来...
  冷静良久,才点开下一句。
  “不然对不起这春风浩荡里的遇见。”
  “我的野鸽子,”
  “你衔来桃花,衔来杏花,衔来炮弹。”
  “......”
  “能让我在你身上找死吗?”
  “......”
  “你有时候用女人的身体摩擦我,”
  “我偶尔用男人的狂妄摁倒你。”
  “......”
  “走吧,我们去后山大干一场,”
  “把整个春天的花朵,都羞掉。”
  “......”
  陈宇:......
  这一刻,他突然好后悔,后悔自己居然想着给鱼云晴养鱼。
  这样的鱼,根本不需要养啊。
  放养就行。
  她自己会游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