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豪的普通人日常 >018来自宣艺盼的震惊

  翌日。
  陈宇和舒听南自驾出发。
  中午时分到达双月湾,入住享海国际大酒店的豪华海景房。
  酒店位置很赞,就在白沙滩岸边。
  房间视野也很赞,站在窗前,就能看到长长的海滩,无尽的海面,和零稀的岛屿。
  这样的风景看久了,人的心胸都会跟着豁达起来。
  两人入住不久,任飞他们来了,电话里约好在餐厅一起吃饭。
  陈宇下楼到达餐厅时,任飞他们已经在餐厅雅间候着。
  “陈老弟,来,来,坐,好久不见。”任飞起身,热情打招呼。
  当他看到舒听南时,微微诧异了一瞬间。
  他是见过莫然的,知道莫然的颜值,更见识过莫然的智慧。这会见到舒听南,忍不住内心感叹...陈老弟身边的女人,都不简单啊。
  没有一个不漂亮。
  果然还是年轻好。
  不对。
  年轻,多金,还长得帅...才好。
  上天果然是公平的,给了一个人帅气的颜值,还要给他花不完的财富,以免显得不协调。
  “任总,好久不见。”帅气逼人的陈宇回应,领着舒听南坐下。
  坐下后,任飞才给各自做了介绍。
  任飞那边共三个朋友,一男两女,男的叫张江维,是任飞会所的高管,算是他自己人。
  另外两个女的则是他昨天才知道会参加拍卖会的朋友。
  一个叫宣艺盼。
  湘楚省一个企业家的女儿,算得上是半个富家女。听到公司名,陈宇只知道她们家公司是以化妆品为主,主攻外贸方向。
  长的很高挑,白白净净的,气质也不错,很有模特范。
  看到她,陈宇不禁想起了维多利亚的秘密的专属模特。
  另外一个叫毛靖茹。
  潮城一个地产商的女儿。陈宇没听过她家公司的名字,估摸着应该不算大,顶多算是当地知名企业。
  相比湘妹子宣艺盼,毛靖茹要稍矮一些,脸有点婴儿肥,长得有点像岛国的福姓乒乓球运动员,说话轻声细语,有点小可爱。
  两女的是闺蜜,也是大学同学。
  都刚毕业不久的样子。
  当然,这是看样貌后的估测,陈宇也不可能问她们的年龄。
  “陈哥好,我叫宣艺盼,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
  “陈...总好,我叫毛靖茹,请多多关照。”
  两个女的也都起身打了个招呼。
  开口就能判断出两人的性格诧异,宣艺盼直接大大方方的叫陈哥,而毛靖茹则要腼腆不少,开口叫的是陈总,更为客套一点。
  陈宇这边,任飞替他做了自我介绍,给他安上了一堆高大上的形容词,什么快速崛起的青年企业家,风投新秀,前途不可估量的未来大佬,为人大方坦荡…
  “夸张了,我就是个卖奶茶的。”陈宇笑着自我吐槽。
  舒听南则自己简单的做了一下自我介绍,然后坐在陈宇旁边,听大家聊天。
  饭菜上桌后,大家边吃边聊。
  “这次拍卖会,看中了哪个好东西?方便说道一下吗?”任飞含笑的问陈宇。
  他以为陈宇是专门为了此次拍卖会来的。
  陈宇笑了笑:
  “我们这次来,主要是来游玩的,来放松的。实话说,对于这次的拍卖会,我们还真不怎么了解。要不,任总给介绍下?”
  任飞顿了一下,没想到陈宇是来旅游的,随后饶有兴致指了指宣艺盼,道:
  “要说这次拍卖会,我也是一知半解,我就不班门弄斧了,还是让我们的古玩专家宣艺盼给介绍介绍?”
  宣艺盼红唇一抿:
  “任叔叔说笑了,我哪是什么专家,砖家还差不多。不过这次拍卖会,我倒是多少了解一些,陈哥,舒姐,我给你们大致介绍下?”
  虽然一句话中即提到了三个人,很有礼节,但她的目光,大多数的时候还是落在陈宇身上。
  陈宇举了举酒杯,提前表示感谢和回应。
  “谢谢艺盼。”舒听南客套的回应了一句。
  得到回应,宣艺盼对本次拍卖会的形式和主题进行了大致的介绍。
  拍卖会仅仅半天时间。
  从今日下午两点开始,持续到五点结束,共三小时,拍卖结束后,晚上有一个酒会,供大家交流。
  这次拍卖会共拍卖30个货物,不多,价值有高有低,起拍价估计从100万元到1000万元不等。
  拍卖会不算高规格。
  不会出现那种价位上亿的大货。
  听到这里,陈宇多少有点失望。没来之前,还想着如果有吴道子、顾恺之这类大家的作品,那再贵也得买一副回去收藏收藏。
  这样才算对得起自己的绘画专业。
  现在看来,想多了。
  都是小鱼。
  “要说此次拍卖会,最具有价值的一共有两个货物,一个是名为“深蛟”的蓝宝石吊坠,一个是一副印第安古画,这两件古物都是被学术和市场双重认可的稀缺古玩,具备很不错的博物馆收藏价值,价位应该都不会低于1千万。”宣艺盼继续介绍道。
  宣艺盼的介绍很详细,基本把会议形势和拍卖会上的拍卖品都做了一轮述说,让初次涉及拍卖行业的陈宇受益良多。
  如果非要用一句话进行盖棺论定,那就是:启蒙の老师与少年的初体验
  .AVI。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如果有一日她需要帮忙,陈宇不介意“倾囊相授”。
  他点点头,问道:“宣小姐和毛小姐是专门来参加拍卖会的吧?想必有心仪的拍卖品?”
  宣艺盼面带微笑:
  “前几天在港岛有个化妆品博览会,我家公司有展位,就过来了。现在博览会结束了,所以过来参加这个拍卖会,算是凑个热闹吧!
  说到心仪的拍卖品,倒是有一个,有一个不起眼的陶瓷杯,还缺了一个口,价值不算太高,别人都不一定有兴趣。
  但那个陶瓷杯是对化妆品行业确实很有吸引力,据鉴定,它是我国大唐时期,首次出现益母草化妆品时的炼制工具之一,我家公司有一款产品就是古法益母草面霜,所以想来碰碰运气。”
  她说话声,声音清脆,如风吹银铃一般,缓缓流过来,听起来很舒服。
  听她这么说,陈宇大概明白了其中利弊,这款陶瓷杯已经破损,或许没有太大的收藏价值和增值空间。
  但对于宣艺盼老爸的公司很重要,因为它是“首个”,任何与“首个”、“唯一”这样的名词挂上钩的东西,都不简单。
  这样的东西,对于化妆品公司极具展示价值,摆在公司展厅,容易无形中提高公司格调。
  让参观的合作方或客户潜意识里认为这家公司的历史渊源流长。
  进而提高认可度。
  这应该就是宣艺盼出现在这里的原因,这么说,她来这里,并非“碰碰运气”,而是势在必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