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洪荒:桃花道 >条




  近来事忙,请假12天!
  玄门妙法就是不一样,这是李季第一次听人讲道,让他茅塞顿开。
  论道十天,李季收获良多离天仙更近一步。
  临别之迹慈航竟送两件宝物一根七节紫竹一朵七品白莲,都是少有先天之物。
  李季有点错咢,自己可没拿的出手的礼物回礼,慈航却不再言。
  只言相逢即是缘。
  十天论道,慈航收获满满眼神精芒大冒,很显然,佛门功法更契合他。
  见此,李季了然,慈航这是为以后打算。
  事实上,慈航乃开天第一朵清净白莲得道,根脚不可谓不深厚堪比圣人根脚,只不过出世较晚,本源在开天受了些损伤才使他出世较晚实力更不及……!
  虽说,李季并没传真正菩提金身法法,但显示了自身金身大道。
  慈航是何等样人,自然能其中看出玄机,并融纳吸收,与自身大道相论证。
  这天赋当真恐怖。
  李季也不知是眼花,慈航忽然变的圣洁无化作观世音虚影。
  咦!
  李季也不知这是好是坏让慈航提前接触佛道。
  管它呢。
  总之,这次李季赚了个盆满钵满,此次来,本就冲着先天紫竹与清净白莲而来。
  虽说都非开天第一株,但好歹也是先天之物,随便祭练一下就是二件下品先天灵宝。
  李季不着急游历,找了一座荒岛,挖了一山洞,闭关。
  先练化他们提升实力再说。
  本来按他一个地仙,再怎么都不可能这个级别的灵物,但别急了,他造化之气这种玄妙无比东西就不一样了。
  紫竹用金身来祭练,白莲则他自身练化。
  这白莲玄妙无比,接触造化之气后疯狂吸收,反哺白光。
  圣结的白光不断洗涤李季身心,不断有黑气冒出被净化。
  见到这些黑气,李季心下大惊,想不到他已被黑莲暗中浸蚀肉身。
  圣光照耀下让他肉身元身变得圣洁无暇无垢。
  咦!
  哪里宝光。
  不会是异宝出世。
  一下子吸引无数海妖在荒岛上徘徊。
  异宝虽好,但气机太过强盛普通海妖连靠近都不能,被压的抬不头了。
  但异宝泄露出来一丝气息却让他们灵智大开,血脉中暴戾之气被消去。
  这可是天大的机缘,大多数海妖蒙昧,只知杀伐不悟道,前途有限。
  李季依旧在全心练宝,并不知外面发生的事,没办法,此处并非他老巢,没有强大的阵法守护。
  只是随手布下警戒阵。
  其实,他也不知道,只是祭练法宝后惹出哪么大的阵仗。
  七公主来。
  一条五爪金龙出海,化作一个美丽少女出现在荒岛上。
  敖鸾向一条大白鲨道:“可知何人在此练宝。”
  大白道:“禀公主,小的不知。”
  一条蛟龙也赶来,“表姐管他是何人,杀人夺宝便是。”
  先天灵宝,有谁不心动,这条母蛟龙地盘上祭练,这不是摆明让人抢劫。
  也不知是谁,这么明目张胆在此显宝。
  不是傻,就是有所依仗。
  敖鸾冷冷道:“小妮子想找死也不是这样找死法。”
  一个能祭练先天灵宝之辈岂是泛泛之辈。
  先天灵宝对于别人来说哪是可遇不可求的宝物,但对于龙宫公子也就哪么回事。
  龙宫富甲天下,啥宝物没有。
  娇娇有点不甘,“里面的人纵然是金仙又如何。”
  “有表姐在。”
  敖鸾弹了一下娇娇的额头,现在不是上古,龙族称霸天下的时候。
  龙族退隐,能不招惹是非尽量不招惹。
  好说歹说,才打消了表妹的念头。
  敖鸾感应里面一股西方教功法气息,心里不安。
  西方二圣最是无耻,没少来龙宫打秋风。
  果然是陷阱。
  敖鸾松了一口气,幸亏及时赶到制止了表妹的心思,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西方二圣,又有借口来龙宫打秋风。
  此时李季并知晓外面的情况一心一意祭练七品白莲,无尽的造化之气从本尊处渡了过来。
  这先天灵药果然厉害,里面蕴藏先天道禁一共七道,每一道强大无比。
  若非造化之气神妙无双,就凭他现在的修为根本祭练不了。
  菩提金身祭练紫竹则内敛许多,凭借金仙的修为已有祭练先天之物的资格。
  但还是有一丝气息泄出与圣法气息相融。
  被不远处的敖鸾察觉到。
  咦,不是一件而是二件。
  这气息怎么那么熟悉。
  敖鸾忽然想起了普陀岛的那位来。这不是慈航道人证道之宝。
  这人不简单,不但与西方教有瓜葛,还与阐教有关联。
  清净白莲,修行至宝,可净化自身心灵无垢无尘。
  就连龙族这样的大户,都对他垂涎三尺,奈何慈航早已拜入圣人门下。
  想打的主意,跟找死没什么区别。
  敖鸾曾找过慈航想用先天宝物换这东西都被拒,想不到这人却有。
  一月过去了,李季初步祭练这两伴先天宝物。接下来就是慢长体内温养期。
  咦!
  李季出关,见荒岛围满海族一阵头皮发麻。
  估计是被自己祭炼的先天灵宝所吸引。
  领头是一个绝色美女,别看对方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但里面如临深渊恐怖力量。
  这女的绝对是妖族的顶级血脉存在。
  李季打量敖鸾。
  敖鸾也打量李季,本以是什么人绝世强者,再怎么也是金仙级的存在。
  定眼一看,天仙未成小妖这反差也太大了。
  不过,敖鸾并不相信他的真实修为,反而觉得李季是一方大能故意隐藏修为。
  且说,能得两伴先天之物而且还哪位的瑰宝。
  就是李季身上还散发一丝虚无缥缈的气机,极为高级。
  种种迹象表明李季,绝对非一个未证天仙道修士。
  “道友,不知南海有何贵干。”
  敖鸾率先开口打破沉默僵局,“可有吾龙族效力的地方。”
  没办法,很明显这是西教中人过来打秋风,周围海妖得大好处,不回馈点。
  说不得,又来一句此妖与西方有缘,强行渡去。
  这样的事,以前数不胜数。
  李季听敖鸾的话,心思一动什么情况,摆明给他好处。
  先有慈航,现后龙族。莫非自己是天命之子,气运爆满,刚出游就有人抢着他法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