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学霸之寻常故事 >第36章第四段美月教授背后的心酸




  涵曦说:“经过这几天的考察,我发现这边建筑工地林立,一旦建成运营,首先需要采购时尚轻便的铁制办公家具,与木质家具相比较而言,铁制家具价格优势明显,更能让大众接受。”
  “我来了这么久,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可我既没有货源也没资金投入啊。”嘉嘉靠在了他的怀里,几乎可以听到他的心跳声音了。
  她身上的香水味不断侵袭他的荷尔蒙。
  涵曦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说:“我认识一个朋友,她开了一家铁制办公家具的工厂,产品不但时尚轻便,而且正在研发智能化产品,一旦打入市场,据我估计应该比较畅销,我可以说服她先发一批货物试销一下,你愿意转行吗?”
  “我有什么不愿意的,反正赔钱了有你扛着。”嘉嘉笑吟吟说到。
  说完她坐直了身子,说:“不开玩笑了,我愿意转行,而且会认真经营销售,请相信我的能力,决不会给你丢脸。”
  “好,你这边处理完衣服之后,我马上安排发货,我就是相信你的实力,所以才给你出的主意,你毕竟干过大堂经理啊。”
  “晚上别走了,我想和你待在一起。”
  虽然服务员端着菜品过来,嘉嘉却一点也不避讳。
  等服务员离开后,涵曦说:“嘉嘉,很抱歉啊,吃完饭我就得赶快回酒店了,老师回来看不到我就麻烦了,今后几年我打算跟她读研呢。”
  “好吧,下次不许骗我啊。”
  “好,我给你出个主意,你可以利用师姐一家的人脉关系啊,她的朋友圈非常人所比。”
  嘉嘉亲吻了涵曦一下,笑着说:“你真是我的财神啊,我怎么没想到呢。”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吧。”
  “我越来越喜欢你了,我发现我来南方来对了,遇到了你这个财神。”
  “别太理想化了,困难还是很大的。”
  “我知道的,但我会加倍努力。”
  嘉嘉信心十足。
  涵曦是在两点左右回到所住酒店的,虽然嘉嘉一再挽留,但他还是保持了一份清醒,不敢轻易招惹女生了。
  果然美月教授考察回来,直接来到了他的房间。
  他暗暗庆幸自己的决定,要是让美月教授到处找他就麻烦了。
  其实早上美月离开时已经从楼层服务员那里得知萍莉晚上也在宾馆醒酒,她可不想看到涵曦与萍莉私自来往,那是她的情敌,一辈子的仇人,虽然面子上过得去,但是心里永远记恨对方。
  那是她曾经最好的闺蜜之一,却抢走了她的老公,这简直应了那句话,防火防盗不如防闺蜜。
  当年老公执意一人南下打拼,她为了他生活方便,就把在南方工作的闺蜜介绍给他相识,没想到两人却勾搭到了一起,怎么不让她伤心欲绝。
  多年过去了,虽然怨恨没那么大了,可依然耿耿于怀。
  看到涵曦在房间里,她心理平衡了一些。
  因为她早已知道闺蜜与涵曦毕业于同一所高中,是正儿八经的老乡,但是她事先从未提及。
  她坐到涵曦床边,说:“昨晚难为你了吧。”
  涵曦知道不敢隐瞒太多,就把照顾萍莉的事情讲了。
  美月看到他非常坦诚,也就不想过多打听了,毕竟在学生面前,面子上还要过得去,不想让学生过多知道自己的私人恩怨。
  涵曦为了避免尴尬,说:“老师,您跑了一天,我给你捶捶背吧。”
  “好!”
  美月脱了外套,爬到了床上。
  涵曦轻轻帮她捶背,说:“老师,昨晚聚会时我发现还是你身材保持得最好,而且最有气质了,你要是穿上旗袍羡煞他们了。”
  “假话,不过我爱听,越来越会哄我开心了,我和馨竹相比呢。”
  “您俩身材气质都好。”
  “哈哈,小机灵鬼。”
  美月的心情愉悦,再加上早上没休息好,居然慢慢进入了梦乡。
  这下涵曦尴尬了,也不敢捶背了,只好悄悄给她盖好被子。
  他坐到了沙发上,也不敢轻易入睡,因为不知那个行长秘书什么时候回来呢。
  他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最后也是疲劳至极,慢慢靠在沙发上迷糊着了。
  他是被放在身边的电话声音惊醒的,急忙起身来到走廊上接听了电话。
  电话是顾家姐姐打来的。
  “亲爱的,吃饭了吗?”
  涵曦看看走廊的钟表,可不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
  “没呢,这会我和美月老师在说话呢,待会打给你啊。”
  这会他不敢说得太多,唯恐惊醒了美月教授。
  挂了电话,他刚走到房间门口,电话又响了。
  电话是桃子打来的。
  她告诉涵曦,她已经与筱薇他们汇合了。
  “红玉姐一直夸你呢,我们这边正缺少人手呢。”
  “还是我聪明吧。”
  “那当然了,我亲爱的老公能不聪明嘛。”
  “桃子姐,可不敢这样叫啊。”
  “有啥不敢呢,这辈子我认定非你不嫁了,我会等到海枯石烂的那一天。”
  “当地服务怎样啊?”涵曦岔开了话题,实在无言以对。
  “如你所言,服务非常到位,市场管理部门的领导亲自接待我们,门面房以及仓库租金非常优惠,工商税务部门也上门服务,三天之内就可以拿到工商登记证。”
  “太好了,辛苦你了。”
  “现在我知道赚钱的不易了,红玉姐实力强大,依然非常拼命,筱薇他们也非常勤快能干,放下行李就开始打扫整理门面房以及仓库,任劳任怨,还一再感谢你给他们找了一份好工作呢。”
  涵曦听到了屋里的动静,急忙打了一声招呼挂了电话。
  他走进屋里,发现美月翻身之后又睡着了。
  他帮她盖好被子,靠在沙发上,很快也迷糊着了。
  他是被美月教授推醒的。
  “我们出去吃饭吧,我饿了。”
  “好,老师,你想吃啥呢?”
  他睁开朦胧的双眼,虽然非常瞌睡,但是也不敢拒绝美月的吩咐。
  “米粉之类吧,天天吃米饭有点腻了,想念家乡米粉的味道了。”
  涵曦知道她的老家在湘江江畔,那是一座魅力的都市。
  两人穿好外套一起下了楼。
  一楼大厅涵曦快走了两步,打算到服务台打听一下附近档次高一点的米粉店。
  美月却拉住了他的手,说:“就在对面吃吧,没必要跑得太远了。”
  宾馆马路对面不远处是一排低矮的小饭馆,与所住宾馆相比格格不入了。
  “老师,对面饭店环境太差了。”
  “可它能让我找到儿时的感觉。”
  “老师,想家了啊?”
  “嗯,想我的儿子了,他的学习成绩优异,也要参加今年的初中数学竞赛呢。”
  涵曦竖起了大拇指。
  两人走出了酒店。
  过马路等红灯的时候,涵曦拉住了美月的手,说:“老师,儿子是你的骄傲吧,可为什么不让他在大都市上学呢,那里条件更优越啊。”
  “我也想让他在大都市读书啊,可是他一直不愿意跟着我,我父母都是当地师大的教授,他们觉得让儿子留在他们身边读书更好,再加上我工作特别忙,实在没有时间照顾他,只好忍痛割爱了。”
  人在旅途,家家都有难念的经啊。
  没想到表面风光的美月教授背后也有那么多的辛酸。
  红灯变成绿灯,涵曦拉着美月教授的手穿越了马路。
  走到人行道上,他松开了美月的手。
  “今晚我是推掉了饭局陪你一起吃饭的。”
  美月的声音不大,但是直击涵曦的心灵深处。
  他停下了脚步,又拉住了她的手,说:“老师,这是何必呢?”
  “我带你出去参加饭局,很多都是有身份的人,怎么介绍你呢,你毕竟还不是我的学生啊,他们给我安排的座位都是主宾位置,那让你坐在哪里呢,难道还让你站着为我们服务吗?”
  这次涵曦发自内心的感激涕零,原来她是为了避免他身份尴尬啊。
  坐在她的旁边,他的级别不够,远离她的座位,别人也不会同意啊。
  “昨晚已经为难你了,我于心不忍啊。”
  涵曦的眼睛湿润了,大胆拥住了美月,说:“老师,我一定尽早成为你名正言顺的学生。”
  “好,期待那一天早点来临。”
  他拉着美月来到了一家米粉店,意外的是看到了不远处坐在店外吃饭的嘉嘉及其闺蜜。
  嘉嘉显然也看到他了,冲他微笑示意。
  他悄悄向她点头示意,拉着美月也坐到了米粉店外面的一张餐桌上。
  虽然空气略微有些寒冷,可屋里的环境卫生实在不敢恭维了。
  涵曦点了两碗香菇鹌鹑蛋米粉,然后对美月说:“老师,等我一会啊。”
  他跑到嘉嘉所在位置的一流动摊点购买了一份臭豆腐。
  商贩煎炸豆腐的时候,嘉嘉起身站到他的身边,说:“她就是你说的老师吧,你怎么对她那么好呢,居然还拉着她过马路,难道你是吃软饭的嘛?”
  涵曦三言两句无法解释清楚了,说:“别瞎说,那是我的老师。”
  “不至于这样吧,外人看来你在吃软饭呢,我给你在旁边的摊位点了两个家乡风味的菜盒,钱已经付过了,待会你自己去取吧,我要走了。”
  说完她转过身去,即将离开的那一刻,又转过身来,说:“我鄙视你的行为,但是我依然喜欢你。”
  她飞快跑到闺蜜的位置,拉着她跑开了。
  涵曦直摇头,她哪里理解他的处境。
  他接过商贩递过来的臭豆腐,然后在附近的摊位取了菜盒,回到了美月教授的身边。
  两碗米粉已经端上来了,但是美月教授并未动筷子,显然再等涵曦了。
  她接过了那份臭豆腐,泪水瞬间夺眶而出。
  “我小时候就是在街头巷尾吃着臭豆腐与米粉长大的,你怎么知道啊?”
  这一招还是支教期间高先生教给涵曦的,职场背后做足功课,才能收获领导的芳心与赞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