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笑傲江湖开始横推武道 >第1678章技近乎道

“看了样子小阿姨果然做出了正确的抉择。”
详细查看过傅君瑜的记忆后,田昊大致分析出傅君婥果然做出了他想要的选择,并且已经开始行动,甚至好似还将傅采林拉拢过来。
“是一个比较好的结果,我们以前都有点小瞧那位奕剑大师了,能在那种环境中成为周边诸国的剑道第一人,果然不简单。”
岳紫霞也看过傅君瑜的记忆,对此感慨不已。
原本对那位奕剑大师是不怎么看好的,谁想却是她看走眼了。
“这边只要是正道功法,心思都会比较正,不像魔门那边的剑走偏锋,动不动就成精神病了。”
田昊深以为然,他正是因为通过傅君婥的记忆,仔细研究过那位奕剑大师,方才为小阿姨制定了那份计划,借此暗中完成偷天换日,掌控高丽。
只是他没有料到的是,小阿姨竟然有着一颗女王的心,立志要成为一代女王。
这就很牛逼了!
如此有上进心的小阿姨果然值得重点培养。
“高丽那边跟当初的扶桑一个流程吗?”
左寒霜已经在开始收复高丽后的事务了,感觉可以照抄一下当初收复扶桑的流程。
“当然,到时候将那里的百姓全部迁移出来,打乱分散到整个化国休养生息。
基础福利待遇安排好,三代人之后再解除限制,成为真正的化国人民。”
略微颔首,田昊也是这么想的。
他自然不会脑残的真将那些高丽人视作自己人,不管怎么说那些人都跟中原结仇了。
而且对方也有错在先,先行对中远出手,劫掠了十数座城池。
这便是罪孽,至少得三代人才能洗刷干净的罪孽。
至于三代后的孩子自然便是真正的自己人,无分彼此。
当初收复扶桑时也是这么个流程。
反正以化国现今的体量,就高丽那数百万的人口,散开来一个村寨一人都不够分的。
三代人下来,高丽的血脉便只剩下八分之一了,之后会被不断稀释,直至彻底消失。
并且不仅仅是血脉上的稀释消失,还有民族文化上的消除。
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民族d融合。
“高丽的文字语言好古怪。”
揉着脑门,林萍芝很难理解高丽那稀奇古怪的语言文字。
虽然写着简单,可理解起来太难了,都称不上一套完整的文字体系,有太多太多的漏洞。
“乡下孩子,不能要求太高!”
耸耸肩,田昊对高丽的文字语言体系也挺牙疼的,当初理解傅君婥记忆时可没少耗费脑细胞。
“我们到来的消息已经暴露,恐怕会对命运轨迹有很大影响。”
岳紫霞想起一件事情,之前寇仲二人和傅君瑜歪打正着,将他们潜入隋国的消息暴露。
不管那些势力信不信,总之肯定会作出应对手段,不知会对命运轨迹有着怎样的影响。
“没事,我已经基本了解那种神秘,更深层次的剖析需要我修为更进一步才行。”
田昊并未在意,哪怕自己的行踪全部暴露也无所谓。
毕竟他这边已经完成了最大的任务,窥探到了神秘,如果能继续观察命运轨迹自然更好,观察不上也无所谓,没什么损失的。
相比起来他更好奇苍天能为了抵御他和化国的入侵,将这边魔改到什么程度,而在此基础上,命运轨迹所能容纳的极限又是多少。
这些都是很好地研究课题。
“来的有点晚,堵车了?”
正在返回的途中,田昊忽然扭头回望王府的方向,感知到了自己的那道神念分身,比他预想中要晚上一些。
同一时间,一道倩影站在王府的一处危墙上,愣愣的看着那一道百丈长,一丈宽的巨大刀痕。
“今天是王伯伯的寿辰吧?”
石青璇有些不确定,她接受王伯伯的邀请,前来献曲一首。
只是因为半道上遇上邪王石之轩耽搁了点时间,可也才耽搁了一点点,怎么等自己到来,这边人都散了?
还有那一道巨大的刀痕是什么鬼?
“打听清楚了,是扬州双龙偷了东溟派的东西,惹得东溟夫人亲自追杀过来,在王府开打,留下了那一道刀痕。”
一把剑飞过来,成为剑灵的田昊神念分身向石青璇诉说刚刚打探到的情报,同时本能的感觉这里面必然有本体在搞事情。
也就是说本体过来了,甚至早就到了。
“美仙姐姐有如此犀利霸道的刀道修为?”
石青璇不理解,她跟单美仙是认识的。
当年岳山伯伯前来与自家娘亲合力参悟换日大法的时候,就曾带着美仙姐姐过来,只是那时候的美仙姐姐心情好像不好,身边还带着一个女儿。
据她所知,美仙姐姐当年精修的是阴癸派的天魔大法,对岳伯伯的霸刀传承并未深入修炼,怎可能斩出如此巨大的刀痕?
而且那刀意极端的霸道犀利,感觉当年岳伯伯的刀意都没有那般极端。
到底是怎么回事?
“本体应该去过东溟派,与东溟夫人建立了联系。”
田昊神念分身猜测道,反正只要出现超出常理的事情,直接往本体头上扣锅准没错。
“现在还要不要吹奏一曲?”
石青璇了然,旋即有点小苦恼,到底要不要吹奏一曲呢?
“吹一首吧,毕竟都应下了!”
最终石青璇取出玉箫,朱唇轻启,缓缓吹奏。
这不单单是箫音,更被她融入了自己的精神念力,甚至还有武道感悟。
箫音虽然很澹很轻微,但却传播甚广,让正在房中讨论的王通几人神情一变,并很快沉迷进去,听得如痴如醉。
音乐本身就最擅长走进人的心灵,陶冶情操,而石青璇更青出于蓝胜于蓝,在箫艺上已经超越了其母亲碧秀心,将之升华到了道的层次。
如同剑客的剑道,刀客的刀道等等。
不知过了多久箫音停歇,王通几人久久不愿回神,当真是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直到最后回过神来赶忙跃上屋顶四下张望,可惜佳人早已远去,了无踪迹。
“青璇那孩子已经超越了秀心,可惜不能一见,甚憾!甚憾!”
王通惋惜不已,遗憾没能见上石青璇一面,同时不由回想起当年那位风姿盖压当代的绝世佳人,想必青璇也肯定不差吧!
王世充和欧阳希夷则依旧满心的震撼,着实没想到有人竟然能将乐曲之道升华到那等层次。
——————
(田某人:你看那一口大黑锅,它又大又圆,又黑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