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世悟性:宗门读书百年 >第70章转魂





  “我觉得我们应该想想等下怎么逃离这里了。”
  看着上面元婴大佬的斗法,李清风由衷的感叹了一句。
  双方已经散开了,地上各种残破损毁的法宝掉了一地。
  洪孤凌空倚靠在洞窟角落,左臂上的金环此时只剩下了三个半,而右手更是让人不忍直视。
  原本健硕的臂膀此时只剩下了半截,前面半截耷拉着粉碎的骨头茬子,散发出如精铁般的光泽。
  而金赤此时更是凄惨,半倚在洪孤身上,他习的功法本就极耗精血,一场大战下来,原本金黄的眉发变成了枯干的灰白,全身更是只剩得一身老皮贴在骨头上。
  一个气息沉重,一个气息微弱。
  压抑在狭小空间里释放的灵力,在上空交接处刻出了无数拳影,剑痕,掌印之列的斗法痕迹。
  挥之不去。
  俩人虽是成名多年,可也架不住三家此时一齐出手。
  本是与他们一众长老就打得难以招架,在其余一众行动有序的子弟组装起用来守城的大型法器时,更是无力防守。
  这还是三家不合,各自留手相互防备的情况下,两个元婴中期的修士竟是如此狼狈。
  也让李清风开始要思考等下怎么才能在这种攻势下逃离出这里了。
  “今日我技不如人,我认了,不过还请放这老儿出去,是我贪心,与他无关。”
  洪孤咬着牙吐出一句话,他也是没想到三家今日来的元婴修士加起来竟有十来个。
  在外界被视为庞然大物的三家还是被低估了。
  倚在他身上的金赤掀起枯干的眼皮,用尽全力蠕动了几下嘴唇。
  “哈!洪孤老儿,你什么都先我一步,难道今日连死也要先我一步吗。”
  “我可不像外面那些小儿,轻易背弃老友,连我辈修士的坚守和骨气都不要了。”
  “咳咳咳……”
  金赤胸腔剧烈浮动,想要咳出些什么来,却只吐出来一些乌黑的血块。
  法宝对准了他们两人,三家显然是不打算放他们任何一个离开。
  既然已经开战了,还是两个元婴修士,自是不可能留下后患。
  十余位元婴修士的气息已经将他俩牢牢封锁,连其元婴破体逃出的机会都没有。
  势必要将其神魂俱灭。
  洪孤见状冲金赤大笑三声。
  “好!”
  左臂上仅剩的三道半金环,依次亮起……
  一众长老皆是提起了一口气,猛虎虽残,余威尚在,况且他是打算要以命相博。
  手中法宝亮起,灵力聚集到法宝之上,连那用来守城的大型法器也被操控着封锁了其一切退路。
  金赤双眼紧闭,洪孤面如死灰。
  就在他们要殊死一搏,准备拉几个垫背的时。
  一阵混杂的惊呼和怒斥猛然响起。
  “你们要干什么!”
  金赤掀开一丝眼皮,便见到了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洪孤也是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
  只见王家领头几名长老捂着胸口面色惨败,一众子弟躺了一地。
  就在刚刚他们要对洪孤俩人动手时,孙家一众突然调转方向,倾泻而出的灵力打了王家一个措手不及。
  “我们要干什么?
  你们王家以多欺少,有违我辈正道修士风骨,所以我们孙家看不下去了。”
  “你!”听闻他们这话,王家一长老气的猛的一口精血撒了一地。
  洪孤见此,反应也是极快,带着金赤就往出口而去。
  此时也无人阻拦。
  孙家转头看向齐家。
  “我们合力把王家灭了,这血丹秘宝我们两家分了岂不是妙哉。”
  看着被突然一下袭击打得死伤近半的王家,齐家虽是意动,但也未有行动。
  不断在权衡着利弊。
  此时王家大半精锐都在这,在这洞府把他们灭了王家必定实力大减。
  可那都是建立在一个前提下,老祖不下场。
  三家老祖境界相仿,一直有争斗也只是他们小辈出面小打小闹。
  可现在他们家老祖现在那情况,一但王家老祖下场……
  见齐家还在思虑,迟迟没有动作。
  齐家突然抛出了一个重磅消息。
  “你们以为你们家老祖是无故受伤的么,你们以为那寒血刀狂为什么要挑战你们家老祖。
  这一切都是王家在背后指使的!”
  “什么?”
  齐家众人此时一脸惊愕,随即看向王家面露凶光。
  “莫要听齐家空口白牙胡诌,他们是想离间我们两家,坐收渔利!”见齐家众人激愤的目光,也是有些急了。
  “我齐家是不是胡诌,看这便知了。”
  一孙家长老站出,抬手对空一抹。
  一妇人和一总角孩童出现在画面里,面容凄凄,声泪控诉着王家怎样用她们逼迫自己的丈夫和父亲去挑战齐家老祖。
  “你王家事后想将其灭口,被我们救了回来。”
  已不用再说太多了,齐家众人已经将法器对准了王家。
  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
  看着三家打作一团,王家被两家合力打得节节败退,家族子弟一个个倒下。
  一众散修早就被之前的元婴大佬斗法吓得全都逃离了出去
  红棠和李清风俩人成了此时仅剩的俩个观众,坐在最好的位置,还接连看了两场。
  “他们这是起内讧了?”
  “迟早的事。”
  血丹只有一个,他们来之前就肯定已经做好了开战的打算。
  ……
  没用得了多久,王家便缩在一个角落里勉强招架着,尽显狼狈。
  也是没想到自己是会第一个出场的。
  而齐家则是打红了眼,将此段时间的满腔怒火全都倾泻了出来。
  一柄直达洞窟顶部的黑色刀影斩了下来,灵力疯狂被吸入。
  烛火跳动,王家众人脸上皆是失了血色。
  齐家绝学秘技之一灭魂七杀斩,这一刀斩下来,神魂俱灭,怕是连来生都没有了。
  齐家一元婴长老竟是不惜背上如此孽障也要让他们万劫不复。
  一件件防御法宝被祭出,一件件破碎,也来不得痛惜了。
  刀影已经到了眼前,他们从上感觉到了那股湮灭一切的气息。
  那种气息让人止不住的颤栗,那是意识到自己死亡后一切都将不存在的深层恐惧。
  斩出这一刀的齐家长老也是发出快意的笑容,就算背上这孽障会引来天罚雷劫又如何。
  笑容持续了片刻,却突然凝固在脸上。
  刀影为什么斩不下去!
  突然他感受到了刀影上传来的一股气韵。
  “快退!”
  厉喝一声,招呼着齐家众人闪开。
  只见黑色刀影一寸寸碎开,要湮灭一切的刀影却是先一步湮灭了。
  “你们是在欺负我王家无人了么。”
  一道空洞的声音在洞府回荡,带着的回音在预示着这是一个大佬来了。
  王家众人皆是面露喜色……
  “老祖来了。”
  一个身着一声紫金道袍的老者出现在洞口。
  本是想以元婴出窍降临的他,竟是发现这通道进入不来,这才以本体而来。
  也是给齐孙两家惊得不轻。
  王家老祖下场了。
  元婴圆满境,对他们来说就是一座大山。
  紫金袖袍轻轻一挥,如清风袭来,外面首先接触到的皆是化为灰土被轻轻吹散。
  齐孙两家皆被席卷在内。
  清风戛然而止。
  又是一抹道韵回旋,带着绕梁的回音。
  “王金海,对这这些小辈出手,不嫌丢了这张老脸吗。”
  又是一个老者出现,一身古朴灰白道袍。
  三家老祖一下出现了两个。
  齐家形势急转而下。
  却不料孙家老祖刚落下,一道娇媚的笑声紧随其后响起。
  五道黑影同时落了下来,皆是笼在黑袍里。
  为首一人步伐摇曳,就是宽大的道袍也掩盖不住她那呼之欲出的身姿。
  环顾了一下四周,捂着呵呵笑了两声。
  “哟,打得这么激烈呢,我还以为是来了我南荒万魔窟呢,嗬嗬嗬……”
  “哈哈!这些名门正道还真是看不出来啊,下起手来这狠劲不比咱们差啊。”
  几人肆无忌惮的调笑道。
  刻意散发出来的血气,无不是在告诉他们:我们是魔修。
  如此有恃无恐的原因便是,这五人为首那女子气息不比他们家老祖差,而其余四个更是比他们家一众长老高了一截。
  见这些人如此猖狂,王家老祖斥道:“这是南部洲,不是你们南荒,什么时候轮到你们这些魔修来此撒野。”
  那女子听了这话,则是捂嘴不住的嗬嗬笑着,妖媚的笑声不断回荡。
  抬起笑着弯下去的腰。
  “你们这些正道修士真是有意思,这难道不是我们魔修留下来的洞府吗。
  我们魔修炼丹的时候你们一个个人神共愤的,现在丹炼完了。来抢的时候倒是心安理得了。
  你们也不怕吃了这丹招来那五雷轰顶啊,哈哈!”
  一番话可谓是说得毒辣极了。
  ……
  洞府气息混杂,现在最弱的一方就是李清风和红棠两人了。
  红棠在看到那几道身影落下后,就躲到了李清风身后,连气息都用法宝蔽了起来。
  “你认识她们?”
  “嗯,毒血宗的,与我们宗门有些恩怨。”
  “那这毒血宗挺强啊。”
  李清风将腰挺直了些。
  而第三场好像要开始了,三家连战三场。
  想来“裁判”这时也是看不下去了,拉响了暂停。
  一股浓浓气血压抑在一个极点迸发,李清风也是反应极快。
  扭头、转身、探手一气呵成,在拿出来时,手上已经出了一本丹书。
  这些元婴修士反应也是不慢,第一时间便感受到了迸发出来的血气。
  一道紫色的火焰打了过来……
  李清风没有迟疑,将手中丹书直接扔了出去。
  飞过眼前时,眼中蓝光亮起。
  【收录成功:炙血转魂丹丹方
  奖励:体魄+2000
  力量+1000
  精神+500
  炙血转魂丹×1
  ……】
  一大串字幕在眼前飘过,也来不及细看。
  被他扔出去的丹书径直飞入了紫色火焰里。
  化为灰飞。
  王金海也没想到这人如此果断。
  “哼!魔修丹方而已,毁就毁了。”
  所有人目光已是放在了那血丹之上。
  近二十名元婴修士,三位元婴圆满。
  这血丹包涵了他们更上一层的无穷希望。
  一道道气韵法则交叠。
  李清风转头见红棠探手进去要触到那血丹,扫了一眼石坛。
  眼角一闪。
  赶忙拉住红棠的手腕,见其一脸诧异想要挣脱去取丹。
  对她轻轻摇了摇头,眉头蹙起。
  将其带着与一众过来的修士擦肩而过,直奔洞口而去。
  “王家子孙,助我取丹!”
  王金海眼看落在后方,前面那魔宗女子就要触到血丹。
  心头一横。
  几名家族元婴修士腾空而起。
  与他修的同源功法,皆是被他种下了一口灵气。
  此时这几名修士灵台紫府皆是炸开,一股磅礴灵气炸出。
  几人残破的躯壳掉落下来,只剩了半截的脸上还能看到满是不敢相信。
  前面那魔宗女子身形一滞,后面众人也是没想到他如此心狠。
  看着近在咫尺的血丹,王金海欣喜展露。
  只有我在,王家就会在,我更上一层,王家才能更上一层,这些牺牲都是值得的。
  触到血丹的那一刻,他感觉自己已经触到了一条何其光明坦途的仙路
  白发狂舞,面若疯魔。
  却是凝固在脸上。
  看着掌中那血丹,不知所措。
  怎么化了!
  更大的恐怖在洞府蔓延。
  烛火熄灭,洞府重归漆黑无闻。
  浓郁的血红从洞府上方蔓延下来,发出淡淡红光。
  “魂归……”
  “血食……”
  “苦痛……”
  牙齿吱吱作响咬出的低语在洞府回荡……
  “啊!啊……”
  一声痛苦压抑的喊声在石坛那边响起,寻着微微的血光。
  插入凹槽的木盒已经裂成两半,一团扭曲的黑烟升起,侵入王金海的毛孔。
  他感觉自己修的灵力全都提不起来了,还有身子。
  慢慢软趴趴的叠了下去,只剩一件紫衣。
  一缕缕血流从中淌了下来,蔓延的石坛之上。
  “老祖!”
  王家众人怎么也想不到老祖就这样化为了一摊乌血消失不见。
  李清风见状转头看了一眼红棠,她也是一脸惊恐不知发生了何事。
  “走!快走!”
  进来时他就感觉不对劲,那石坛怎么看都像一个祭坛,还有那秘宝解封仪式,怎一个诡异了得。
  俩人先一步进了洞口,随即众人皆是反应过来。
  石坛上喷涌而出的鲜血留到地面凝成一张张扭曲的人脸。
  “饿!太饿了!
  越来越多的鲜血从洞府顶部蔓延而下,汇聚到地面。
  苦痛扭曲的低语混杂在其中蔓延。
  一张张扭曲的人脸出现,妇老孩童具在其中。
  此时都化为了择人的恶鬼。
  将一众修士拖入其中,成为扭曲血面的一员。
  李清风此时已经进了通道,湿滑的黑暗包裹上来。
  一声声痛苦的呼救响起。
  “救我……救我……救我啊!”
  鲜血已经蔓延到了洞口,整个洞府已经被淹没其中。
  一张巨大扭曲的面容不断凝聚,散去,在凝聚。
  始终不得其形。
  “多少年了,在这黑盒子里等待多少年了,连我本来的面貌都忘了。”
  “一切都将化为血食,迎接本座的重生!”
  “魂魄,血肉,无一幸存!”
  ……
  ………………………………
  超大二合一
  ………………………………
  求点月票、推荐票啦!
  最关键的还是追读,麻烦帮忙动动小手翻到最后一页!
  谢谢各位读者姥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