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民精灵,我能查看人生剧本 >第98章斩杀无名





  无名怒吼一声:“碎!”
  皇体铁身发力,将巨刀推开,反手一棒子打散。
  无名凝出一道道残影,一棒棒打向董子轩。
  董子轩化为雷电,将无名留下的残影打散,根据千鸟刃反推的千鸟,只听无数鸟鸣叫声袭来。
  无名直接被打飞出去,吐出一口鲜血:“不可能!你凭什么比我强?唐僧助我!”
  唐僧元神融入无名体内,无名浑身爆发耀眼的佛光,手中如意金箍棒变大,砸向董子轩。
  砸中董子轩之后,无名笑了起来:“还是我赢了!还是我赢了!还是我……”
  话未说完,三团火焰将无名困住,火莲成,轰地一声,火莲完美绽放,无名化为灰烬。
  封神榜出将无名吸了进去,凝出打神鞭去帮花慕儿三人,三鞭定战局,再收四海龙王。
  机械生化人再次团灭,幽冥之门再开,大量灵魂进入轮回。
  就在流沙城庆祝胜利之际,董子轩和杨玉儿离开了,继续他们的旅行。
  花慕儿三人目送两人离开:“或许真的能赢吧!”
  永生公司。
  无名的死对永生娘娘是致命的,不过她也寻找到了替代无名的人,一具修炼分身凝聚出来……
  地府。
  无名满脸惊恐,看着张友仁:“爷爷我错了,都是永生娘娘蛊惑我!我不想死!”
  “孩子只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但是有奖有罚不是吗?来啊!带下去。”张友仁露出笑容。
  不多久无名的惨叫声传来……
  董子轩和杨玉儿不知道下个地方去哪好的时候,张友仁的声音传来:“子轩不愧是你!这么快就解决掉了那个臭小子,对了,其实永生娘娘也是极为特殊的存在,现在她已经发现了,它们准备对苦海城动手。”
  “你怎么知道的?”董子轩问道。
  “还能怎么知道的,生死簿上写的,苦海城城主申崇还有三天寿命,他可是巅峰期高手,除了这个解释还能有什么。”张友仁说道。
  “你确定我搞得定!永生娘娘恐怕也是巅峰期高手,保守一点至少两个巅峰期高手,七十三变固然可以模仿,毕竟消耗的是一个人的真气。”董子轩也是醉了。
  “放心,我查看了无名的记忆,这永生娘娘怕是和恶魔魂树融合了,最多派个分身过来。”张友仁猜测道。
  “知道了,看我炼化的速度吧!三天可太短了,不一定救得到。”董子轩原本还想休息一晚呢,看来是没时间了。
  吞噬四海龙王的元神,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无事发生。
  “被打神鞭打散了,还是太少了,晋升个五品元神这么难?”董子轩一阵无语,四个帝级元神这么弱吗?
  幸好吞掉唐僧元神后,董子轩元神顺利晋升五品元神。
  然后就是获得了紧箍咒的金色天赋,原来紧箍咒可以无视境界,实力越高越容易挣脱,难怪偷袭屡试不爽。
  最后就是新的两件法宝,如意金箍棒和金蝉袈裟,至于九环禅杖其实就是如意金箍棒。
  金蝉袈裟倒是有些不合适,就被董子轩元神撕成条变成了混天绫。
  一天后。
  董子轩和杨玉儿来到了苦海城,和其他城池不一样的是,这里大多是人兽一族。
  拜访申崇城主,明白了一切,他本事也是人兽一族的,元神是申公豹。
  申崇也猜到了董子轩的来意,怕是永生公司要对苦海城动手了。
  时间又过去了一天,无事发生。
  反而另一处城池遭到了攻击,距离钱塘城比较近,离这里就有点远了。
  董子轩提醒了申崇一下,便离开了苦海城。
  离开后不久。
  一伙人将董子轩和杨玉儿包围住:“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董子轩查看了他们的人生剧本,发现他们是人兽一族,而且还是苦海城守城士兵,满脸疑惑。
  “几位这是何意?假装成土匪,都什么年代了?”董子轩问道。
  那伙人还未反应不过来,申崇带着人将他们都包围起来,就地格杀:“董公子遭遇人兽土匪,不幸身亡,我申崇真是愧对董将军栽培啊!”
  “申将军这是几个意思啊!”董子轩也是懵了。
  申崇冷哼一声:“怪就怪你爹吧!杀我爱子,我也要他尝尝失去亲人的痛苦!上!”
  “老头你丫坑我啊!”董子轩凝出元神,往外突围。
  申崇凝出元神,手中浮尘挥出,直接将董子轩的元神打散。
  刚准备再攻击,董子轩和杨玉儿突然被拉入土中。
  申崇眉头一皱,手中浮尘刺入地中,一时间山崩地裂,不多久一老头抓着董子轩和杨玉儿离开土地。
  老头笑着说道:“申崇你还是那么不要脸啊!以大欺小!”
  “土行孙你还没死啊!”申崇冷哼一声。
  土行孙凝出镔铁棍:“你不死,我怎么可能先死!没想到一直龟缩在苦海城的你,今天会出来,不枉我蹲了这么久啊!”
  “我能杀你一次!我就能杀你两次!”申崇手中浮尘化为一柄宝剑,一剑刺向土行孙。
  土行孙遁地来到申崇身后,手中镔铁棍砸向申崇,申崇反身一刺,逼退土行孙。
  “就这?看来永生公司的机械生化人不过如此,原本还觉得理由牵强,现在多加一条勾结永生公司,我看你老爹怎么办?”申崇笑着说道。
  申崇一掌将手中宝剑打出,土行孙一棍将宝剑打飞:“申崇你就会耍些阴谋诡计,当年我就不该收留你!”
  “灭我母亲一族的时候你该想到有那么一天,永生公司能救你一次,我就杀你一次,不将你千刀万剐,难消我心头之恨!”申崇双手一合,原本打飞的宝剑化为四把剑,插在土行孙周围,“诛仙!”
  四剑为一阵,土行孙满脸惊恐:“你学会了诛仙剑阵!不可能,剑老头说过诛仙剑阵不完整了!你怎么学会的?”
  “技能不够,法宝来凑,懂什么叫专属法宝的魅力吗?给我死吧!”申崇一脸骄傲。
  土行孙想要土遁离开,可惜被阵法禁锢了,不断攻击着阵法,可惜无济于事。
  土行孙一脸绝望:“真的要死在这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