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治愈系重生 >60、上门推销





  9月2号下午。
  由于向东阳惊人的销售速度,直接让好几个批发商都眼红不已。
  他们关掉店门,专程开车来永诚科技学院视察。
  “我的天!没想到这个学生真有眼光,居然会赶在学生开学,在校门口摆摊卖学生日用品。”
  学院大门口,永城家纺店老板娘远远地看向正在高速运转的向东阳,内心中不由地发出慨叹声。
  这一刻她都有点后悔自己没有来这里摆摊。
  可是她也压根儿就没想过啊!
  只能远远的望洋兴叹一下罢了。
  向东阳的第一大批发商周厚银亲自驾驶火三轮,拉着一车小台扇轰轰烈烈地赶到了现场。
  “好家伙,原来摆在这的呀!”
  看到向东阳像个算命先生一样,摆在那么偏僻荒凉的地方,也是不由地惊奇出声。
  直接把火三轮开到他的摊位前,一脸气不平的笑嘻嘻地叫道,“向总,你忙得很呀!”
  向东阳闻声抬起头觑了周厚银一眼,这时他连朝他笑的时间都没有。
  直到静心把钱找给了客户才跟他打招呼。
  “没想到周总居然亲自送货来了啊!”
  “我不来还能谁来?”周厚银一蚱蜢跳下车子。
  伸手熟练地拨弄了下摆在地摊上的货物。
  脸上又是艳羡又是着急。
  要他在这时候说一些夸奖人的话,他可是做不到的,除非是向东阳真的没卖出去那么多货,这样故意夸他一下,反倒能让自己开心一下。
  现在向东阳在短短的两天时间不到,就有要把自己的仓库挖空的程度,他怎么能高兴的起来。
  主要还是因为这些货没有让他自己原价卖出去。
  批发给向东阳,自己始终赚的只是少数。
  大概地浏览一遍,随后话题放到了小台扇上面去。
  “诶我说向老板,你这小台扇的出货速度可是有点差强人意啊!”
  “对啊!就是有点慢,完全是出乎了我的意料。”
  向东阳故作姿态(忧伤)地道。
  实际上,此时此刻,他这也是一种甜蜜的忧伤,只要周厚银能看得懂的话。
  到了现在,就算他的小台扇一台都不卖,自己也不会亏,他早已经回本了。
  他更不怕会被那些所谓的货物给压死压残,亦或者是因为毁约而最终被周厚银扭到法庭上去对峙。
  这不,他还有整整一个下午呢。
  下午过完了之后,他还有明天一天呢。
  这一天半时间,他足够赚取到他想要的钱了。
  俩人简单打趣几句,随后这个周厚银就给向东阳出了个主意。
  “向老板,你听我说哈!”
  周厚银神神秘秘地凑到了向东阳耳边,用他那污染空气的大嘴说道,“你现在的小台扇出货太慢,是撒子原因呢?你晓得不?”
  说实话,连续卖了接近两天的货,他还真没注意过,也是来不及去思考。
  “什么原因?”
  向东阳屏气敛息,尽量让耳朵去听。
  “这主要是因为很多学生还不知道。”
  “哦?”
  向东阳一笑,“这个我也知道啊!要是学生们都知道的话,他们还能不来买吗?”
  “我是说,你最好去上门推销,就挨着学生寝室一个一个地敲门,总有人会买,弄不好全寝室的人都会买。”
  周厚银神态严肃地说道。
  听了这话,向东阳还真在意了。
  上门推销,这确实是个好主意,尽管根据自己的大学经验,有很多学生都非常忌讳上门推销东西。
  可现在是2010年啊!
  那个非常讨厌商家上门推销东西的年代是学生普遍拥有了手机的时候。
  那时候消息传播非常快,也很普遍,根本不存在旱的旱死涝的涝死的情况。
  反而这时候才是学生们最不厌烦上门推销的时候
  只要一上门推销,学生们才会知道哪里哪里卖小台扇,然后一传十十传百,让所有人都知晓此事。
  “喏!周总,这个主意不错啊!周总果然是叱咤商场上的大佬啊!”
  向东阳也是毫不避讳地夸奖了他一句。
  能被眼前这个‘要本事有本事、要能力有能力’的大学生夸奖,顿时,这个已经快要奔五的油腻大叔心中也不由地美滋滋的,像是小时候被老师猛夸了一顿似的。
  “哪里哪里,都是一些简单的经验而已。”
  随后周厚银也没管向东阳,直接遵照自己的眼光,把小台扇们一个个围着他的小摊,转圈摆了一大圈,乍一看,很有艺术感的样子。
  也就是这一下,就算是白内障患者都能一眼看见小台扇。
  相反向东阳的货摊上,小台扇摆的就像是小别针一样,而且部分还压在了一堆棉絮底下,想买的人看不见,一般人却又发现不了。
  这一幕向东阳也是看在眼中,不停伸出大拇指给他点赞。
  也确实,这样摆放了一下,小台扇顿时又火了一把,销量一下子上涨了不止两倍多。
  到了下午五六点的时候,周厚银又开着他的火三轮送了一趟货。
  “向总,我出的主意不错吧?”周厚银笑吟吟地说道。
  “能有错吗?”
  向东阳打趣说道,“这么简单的一摆弄,销量一下子上去了。”
  “你是说怎么一摆弄?”
  “就是你自己帮我围着货摊摆的啊!”
  “哎哟!我是说你有没有上门去推销啊!”
  “推销,呃,说老实话,现在还真没有时间啊!”
  “好吧,我也只是建议你的,你自己好好卖吧,最好能尽早卖完,否则压着那么多货也恼心,免得到时候你着急我也着急。”
  向东阳听得出来,周厚银最后这一句话中略带有威胁的味道。
  他已经迫不及待想按照协议上写的执行了。
  却又怕向东阳真的抵赖,就算按照协议上执行,他也还得等个半年时间左右,毕竟打官司并不是那么容易,主要是耗时间。
  能尽量卖完就卖完,对谁都好。
  “放心吧,周总,你的货款我一分钱都不会少,今晚就给你付一些过去。”
  “嗯嗯,加油卖吧,我不打扰你了。”
  周厚银走后,向东阳开始在心中琢磨着,他觉得也是时候了。
  而这个上门推销的人选他也内定好了——只有幸俞仁。
  上门推销可是一件很辛苦的活计,主要还是爬楼梯,要想多销,就得爬遍整个男生寝室的楼梯。
  而向东阳就看上幸俞仁给艺雅轩送外卖这点,也是每层楼爬来爬去,时间久了,他也习惯了。
  加上他特别能吃苦耐劳这一点,再合适不过。
  不过这是一回事,但相对应的工资还是要适当地上涨一些。
  涨多少合理呢?
  向东阳又陷入沉思。
  每台小台扇批发价16块5,现在卖45,也有接近三十块的利润。
  简单的思考后,向东阳决定给幸俞仁分出每台5块钱的利润,这样一来,只要他能卖出去十台小台扇,就能赚到50块,卖出100台的话,就能赚500块。
  多劳多得。
  毕竟爬楼梯真的非常辛苦,能赚多少,也就看他的耐力了。
  随后向东阳把这件事告诉了幸俞仁。
  幸俞仁不但没反对,更是跃跃欲试,非常想去挑战一下自己。
  其实他还是想赚更多的钱,向东阳也知道通过这种销售方法,他也会赚的更多一些。
  “还有,你现在每天还是有100块钱的收入。”向东阳特别地强调了一遍。
  幸俞仁对自己的帮助是显而易见的,可以说,此次的摆摊他功不可没,尤其是晚上帮自己守夜,面对恶势力敢于出手相助的勇气这两点,就已经让向东阳感到欠了他不止一份人情了。
  “那谢谢向哥了。”
  幸俞仁擦一把额头的汗水朗声答道。
  “好啦,事不宜迟,你赶快去推销吧,对了,背一个大袋子,在袋子里装十几台小台扇,推销完了后再回来拿,或者有人想买你也可以让他们来我摊位上买。”
  “知道啦向哥。”
  话落。
  幸俞仁按照向东阳的方法,背一大袋小台扇急匆匆往学校走去。
  这时候,向东阳已经把自己的摊位跟陶应凤的摊位合并在一起了,也基本上不影响什么。
  相反,还给自己腾出来手,可以去处理其他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