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土味修仙大传 >第16章陈白杨的心魔





  法阵一阵白光大盛,吸走独孤朔身上心魔的同时,也感受到了陈白杨身上的心魔。
  陈白杨脸上被照的一阵炽白,随即后退,可身体却不受控制双脚动弹不得。
  独孤囚倪和独孤义脉扭头望向陈白杨,却见他双手抱头,一副疼痛难忍的样子,继而双目赤红,背上双翼砰一声展开,双翼如炽火一般冒着白光,周围空气瞬间如被点燃。
  “啊”陈白杨低沉的吼声传过来。
  独孤囚倪猛然冲过去,却被白火双翼扇出一阵炽火热风吹向一边:“别过来!”
  独孤义脉知道陈白杨的心魔被法阵唤出,面色凝重一掌送出魔法力输入到陈白杨身上,助他抵抗心魔。
  陈白杨手中缓缓出现一把赤红的剑,剑像已经燃烧,冒着红气,俨然是已经灌入罡气,赤红长剑砍向法阵。
  “不可以!不可以!你不可以将我囚禁!你没资格将我囚禁!我被你囚禁了几千年,我要打破这囚牢!你只是一个有意识但没有生命的机器!我才是人,我才是造物主!”
  赤红长剑砍向法阵,砰一声一道白光爆出,陈白杨被震飞很远。
  长剑、双翅消失,陈白杨胸膛起伏不定,缓慢爬起,盘膝打坐,脸色难看至极。
  独孤囚倪和和独孤义脉震惊之余望向陈白杨。独孤囚倪爬起来跑过去,等她跑近时,却见陈白杨闭着双目猛然睁开,眼睛里却是赤红一片,整个眼球都似着了火,眼角溢出火气,嘴角一斜,轻轻站起来,那眼神中是独孤囚倪一眼望不尽的杀意。
  独孤义脉脸色突变,长袖一卷,独孤囚倪飘向一边。
  “雷云锁链!”
  滋啦啦几道闪电将陈白杨困住,砰一声又被他震碎。
  星云流火!独孤义脉再次施法。
  头顶上从那石头深处的黑域中聚出星云,瞬间化作流星砸向陈白杨,流星坠地化作颗颗如头颅大小的陨石,带着划破长空燃烧的极高热度,瞬间砸了千百颗。
  “不要!”远处独孤囚倪撕裂的喊声划破整层的空间。
  陈白杨衣衫破碎,脚下如无尽黑域般的石头表面一个个被陨石砸出来的坑正在慢慢缩小,极高的温度正燃烧着石头表面,原来这石头还会自愈,
  陈白杨踏火而来,披头散发,双目赤红,缓步走向独孤义脉。
  “你也是天人了,有些秘密,该让你知道了。这世界是假的!你我都被囚禁于此,想要破局,只有杀戮!你该与我联合,毁天灭地,开启末世,走出这囚牢!”
  突然法阵白光再爆,比之前更盛,陈白杨身上红光闪烁,似乎有另一个红色身影要从身体里被抽里出来。
  “剑来!”
  长剑再次出现,依然瞬间赤红!
  炽火白翼再次展开!
  陈白杨面向法阵:“我今日就先灭了你这个机器!”
  长剑砍向光球!
  “陈白杨!不可!”独孤义脉长啸一声,但已经阻挡不了。
  咔咔咔,光球表面爬起裂纹,咔咔声过后,法阵光球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虽然在愈合,但光球内红、黑、蓝各种气体已经冒出不少,丝丝气体在空中画着各种形状,急速飞驰,钻入陈白杨身体、独孤义脉身体、独孤朔身体。
  独孤朔醒了,身体爆涨,身上显出赤红色战甲披风、头盔上血红的赤羽,手中多了一柄金黄色长长的阔大弯刀,弯刀刃像波浪一层一层泛着光芒。
  三千罡气!
  独孤朔转身一划,周身向四面八方横扫出片片如波浪一样的赤黄的罡气,切割在身边通天柱上半尺多深,被切开的石头,像黑域裂了口子,口子又瞬间开始慢慢缩小,多余罡气正扫向陈白杨和独孤义脉。
  陈白杨身上被独孤朔的罡气层层切割,血红的伤口一道一道,似乎不知道疼,上前几步,跳起来竖劈向独孤朔。
  独孤义脉聚了魔法盾,阻挡罡气,召唤风雷齐啸,卷开空中飞着的陈白杨,又有陨石在空中砸向陈白杨。
  独孤朔又一次释放无穷罡气杀向独孤义脉。
  三人都红了眼只顾砍杀,眼里都不容易有任何一个人活着。
  “为什么?才进来这一会,这么短的时间,这世界就变了!”独孤囚倪在远处看着战场上厮杀的三个人,看着风雷齐啸、陨石坠地、星河乱舞、罡气弥漫,搞不懂这是怎么了。
  “陈白杨!你个大骗子!你说过不让我受半点委屈!你在干什么?”独孤囚倪撕心裂肺的喊声传过来,又是响彻大厅的哭喊,声音凄厉至极,钻入陈白杨脑海。
  独孤囚倪声声喊声刺入陈白杨灵魂,身形一滞,眼中赤火一停。
  蓝色光球愈合完毕,再次绽放光芒,独孤朔、独孤义脉身体内的红气蓝气再次被抽离出飞回法阵光球,两人瞬间倒地。
  陈白杨身体又有赤红色影子像被抽离出来,他双手按压额头,面目狰狞,一缕红色魔气最终还是被抽离出来,飞入光球之中。
  陈白杨身形一飘远离法阵。
  四周一片寂静,只有塔内地面上被陨石砸过的炽火,还有被破坏的石头正在慢慢愈合发出咯嘣咯嘣的声音。
  独孤囚倪猛然跑过去,抱住陈白杨,拍拍他惨白的脸,望进他的眼睛,已经恢复正常:“你回来了。”把头埋入他的胸膛,锤着他呜呜哭泣。
  “好了。没事了。”陈白杨抚摸着她的头发,懊悔不已。
  独孤义脉猛然起身:“世界是假的?哈哈哈,世界是假的?那什么才是真的?陈白杨,什么才是真的?你告诉我,哇呀呀呀呀。”
  一道道激光一样闪电胡乱打出去,四周黑石砰砰作响,他问一句,打一道闪电,问一句打一道。
  陈白杨和独孤囚倪在远处角落看到,心下惊疑:显然他已经疯了。
  “不好,法阵!”
  独孤囚倪望向法阵,不知道是不是凑巧,一道闪电正打在法阵六芒星边缘一个位置,法阵被关闭,顿时黯淡无光,又一道闪电打在支撑法球的柱子上,啪,法球摔落在地四散碎裂,顿时各色气体再次呼啸而出。
  “罡气护盾!”陈白杨释放罡气同时护着自己和其他人,暂时阻挡心魔魔气钻入他们身体。
  陈白杨望一眼石窗,正好有刚才被罡气打碎的窗户石栏,缺了一块口子,此刻石栏正在慢慢愈合。
  “走!”陈白杨背展双翼,提着独孤囚倪就要飞。
  “长老和族叔!”独孤囚倪喊道。
  陈白杨情急之下喊一声:“义脉长老!跟着我,我告诉你什么是真的!”喊完擒龙手抓了在地上躺着的独孤朔,左手独孤囚倪,右手独孤朔,一手提一个向窗外飞去。
  “陈白杨,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为什么是假的?你别走。”独孤义脉跟着也跳了出去。
  “啊”独孤义脉传来惨叫,只听得咚、咚、咚、咚不知道撞了几下墙壁,再也听不到动静了。
  独孤囚倪紧紧抱着陈白杨,闭着眼想象长老从八十一层摔下去,想象他摔的得有多疼,替他咬着牙,直到听不到动静了,问道:“他不会摔死吧?”
  “不会,天人体魄即使是法师也强悍无比。”陈白杨回头望了一眼飞出来的心魔之气,问独孤囚倪:“通天塔可有闭塔机关?”
  “有。”
  嗖一下,陈白杨带着两人飞向塔底。
  “轰隆隆!”
  陈白杨按下机关,通天塔一阵颤抖,大地都在摇晃,除了一层大门外,每一层塔门共计八十道,塔门落下的声音震耳欲聋。
  “这么大动静!”独孤囚倪也是没想到,然后急忙说“一会儿皇家别苑的整支军队都要过来了。”
  陈白杨望向塔顶方向发愁:“刚刚跑出来一些心魔。哎,算了,毕竟也不多,就算有几个人被心魔魔气控制为非作歹,也不足为虑。哎,我也是没想到啊,我三老婆他们巫族的法阵这么厉害。”
  “他们两个怎么办?”独孤囚倪问。
  陈白杨心下有愧说:“带上你族叔,送他去白云山控制心魔。至于长老,摔不死,一会来人必会被发现救治。”
  “我呢?”独孤囚倪问。虽然她知道答案,但有一句话总想听陈白杨说出来。
  “你觉得呢?老婆大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去哪里,你就跟我去哪里呗。”
  “哪里有你这样的赘婿!”
  “那你跟不跟?”
  “跟跟跟。族里的人都被你替我得罪光了,这里我也呆不下去,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一步也不离。”
  ......
  “我们就这样离开了西域。后来听说,楼兰王在事发当天就急速怕派人去了南疆,邀请巫族的祭祀重新做了法阵,并抓捕了那些逃逸的心魔,收伏在法阵的法球中。这其中也有主人的那一点心魔之气。”黑暗中独孤囚倪说完,又叹了一口气道:“族叔现在还在白云山,他父亲被杀,必定是咽不下这口气,所以我想他必然会回楼兰复仇,可以帮你。而那通天塔的法阵是巫族搭建,若是找到风萧萧,从中剥离出主人的心魔,应该也不是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