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土味修仙大传 >第17章蜕变





  十一惊呆半晌问:“原来他说世界是假的,是在那种情况下说的。是被心魔控制之后说的。他以后可还说过那样的话?”
  “没有,以后主人再没说过那样的话。我后来追问过他,他只说大概是被心魔控制胡言乱语吧。”
  “不像。”十一仔细回味着那几句话:
  “我被你囚禁了几千年,我要打破这囚牢!你只是一个有意识而没有生命的机器!我才是人,我才是造物主!”
  “这世界是假的!你我都被囚禁于此,想要破局,只有杀戮,毁天灭地,开启末世,走出这囚牢!”
  囚牢、机器、造物主?
  “前辈,哦不,您,怎么看他说的囚牢、机器、造物主?”
  “大概是主人的心魔对着法阵说的吧。哎呦,都说了这么多,你还不曾想起来我是你的小泥鳅?”独孤囚倪媚眼如丝望向十一。
  “额,我....”十一一阵紧张,心怦怦直跳,吓的。
  “我什么我,叫我一声小泥鳅。”
  “这,我....”十一吞吞吐吐,就是叫不出口。
  “小泥鳅。哈哈哈”老头子张嘴就来。
  “去去,有你什么事?天这么晚了,老鬼你也该回你的屋休息去了。”
  “我还想听故事呢。”
  “今日太晚,不讲了!”
  “好吧好吧。你们一老一小两口子,也该给你们留点私密空间。嘿嘿嘿,我先走了。小子好好陪陪你的小泥鳅吧。有人嫌我碍眼喽。”起身时,假意扶着十一肩膀,谁知一用力,差点把他推到满头白发的独孤囚倪怀里。
  “老鬼,不要胡来!”
  “莫前辈,你....”十一害羞的反驳。
  莫世聪走了。
  独孤囚倪站起来,离了坐位走向房间深处,暗处看不见,十一只听得窸窸窣窣一阵响动,立刻全身紧张问:“前辈你在干什么?我也要走了。明天再来。”
  “去哪里啊?这里便是你的家。”声音柔媚如丝。
  “从上次你陈久儿之身死去,这七八年竟然已经长成熟。轮回能够继承境界,果真神奇。”独孤囚倪声音娇媚。
  十一慌慌张张起身往门口退,却发现门口已经被莫世聪老鬼设了结界,出也出不去,更是慌乱,很多种念头从脑中闪过,急的额头直冒汗。
  一阵风吹过,房间门窗瞬间关闭。
  一盏烛光亮起,悠悠飘过来,帘幕轻动,一个绝色年轻女子走了出来,眉宇间还有一点魔音老太的神色,只是已回到年轻的模样,白发已变成青丝披散在肩,直垂到腰间,轻纱薄衫,烛光下,隐约能够看到里面晃动的曲线,眼神直勾勾看着十一。
  十一只看了一眼鼻血直流,然后赶紧侧过脸,慢慢向后退。
  “哈哈哈....”笑声柔美勾魂摄魄。
  “你这一世,老娘要做老大,不要当老四。”
  “我不是陈白杨啊。”十一求饶着喊。
  一阵妖风卷过,十一被扔到了床上,一动不动。
  “嘴上说不,身体却很诚实嘛。”独孤囚倪看着十一身上某处的隆起轻柔笑道,然后欺身而上:“你再点我呀,你再点我呀。”
  “我还是个孩子啊!.....”屋里传来十一撕心裂肺的呐喊,直传到远处,老鬼莫世聪呵呵呵笑着,点点头“嗯,西域的老太太也这么大胆的吗?可怜了这个孩子。”
  他也不知道魔音老太只是化了妆隐藏了真实容貌。
  .......
  两天后,落十一扶着门走出来。
  脸上明显瘦了一圈,原来脸上婴儿肥已经不见,还长出了胡子,头发散乱,眼神无光,此刻肚子咕咕叫,浑身没有一点力气,有几个仙子般英气逼人的侍女笑嘻嘻拉他去吃饭洗澡换衣服。
  一个人吃了半桌子的山珍海味,清冽甘甜的温泉水洗过了,胡子也刮了,一层一层锦绣华服上身,落十一那瘦了一圈的双颊更显棱角,原本一顶一的面容又添了几分成熟气质,而且眼神中又多了几缕要人命忧愁,更显魅力,为他更衣的侍女都看呆了。
  “汐寻、嫣然啊,我没能为你们守身如玉,竟然在找你们的路上被人截了胡。哎,谁叫她是曾经的老幺,谁叫她封号境界,谁叫她那么的勾魂摄魄,谁叫我正好青春韶华血气方刚!哎。你们委屈一下做老二老三吧。不对,老二老三也做不得,还有烟瑶、美莎、风萧萧,个个都惹不起,你们就做老五老六吧。谁排到前头,你们俩划拳吧。”
  十一无奈的想完,然后指着镜子怒吼:“都怪你这张脸!还笑!”转头又对几个侍女说:“把这镜子砸了,我见他心烦。”侍女听完一脸懵。
  转过头去呆立半晌的落十一没听见动静,回过头来,对着镜子又吼:“你呀你,还笑!”哐啷一脚把镜子踹倒,大步走出门去。
  “脸上明明很高兴嘛!干嘛非要踹镜子,到底是开心还是生气啊?哎,搞不懂。”身后侍女的声音传来,他已经大步走出去很远了。
  他爬到庄园里那座最高的塔楼上大喊:“我是男人啦!”声音穿透雾气响彻隐龙山庄。
  “哪里来了个疯子?”阁楼里小禾对正在看书的公主说。
  “能到这里来,不定不是疯子。哎,来了好几天了,该交接的也都交接完了,今明两天咱们也该回去吧。”公主把书一放,伸了个懒腰:曲线完美,只是胸部尚欠点火候。
  “好啊,那今天就走怎么样?”
  ....
  “你离真男人还差得远,没有生死的磨炼,没有血与火的洗礼,始终还是个小屁孩。”莫世聪飞身上楼,站在落十一跟前,“嗯,倒是生的这副皮囊天下少见,青春韶华,鲜嫩无比。我都忍不住多要看两眼。”
  “前辈教诲,我记下了。总有一天我会成为真男人!”
  “嗯。”莫世聪点点头,眼睛却一直不肯从十一脸上挪开。
  “前辈,你能飞多高?”
  “嗯?”莫世聪一愣,然后说:“哦,这个飞行嘛,如果不借助外力,仅凭外放职业之力反推自己踏空而行,天人境界嘛,一跃能飞个八九层楼高没什么问题,几十上百米也不在话下。”
  “那您有翅膀吗?”
  “没有。哦,你说陈白杨的翅膀,据说那是他在南疆游历时,风萧萧用法阵帮他驯化的朱雀炽火神翼。一般人没这造化。老婆子没跟你说。”
  “说了。对了,以后不准叫他老婆子。”
  莫世聪看他认真的样子扑哧一声笑出声来:“你这是命令我吗?”然后一脸认真憋住笑问道:“老婆子,哦不,独孤庄主,可是封号境界,两天两夜时间里她的十八武艺你都领略过了吧。怎么样?”
  十一瞬间脸红:“前辈莫要取笑了。”说完要走。
  “等等,你的,小泥鳅,让我来叫你。”莫世聪瞅着他,毫不掩饰的看着发囧的十一,仿佛很喜欢挑逗眼前这个少年郎。
  独孤囚倪的阁楼里,她又换上了老太太的装扮,只是脸色娇羞绯红,与那满头银发和上了年纪的发髻不那么相称,莫世聪只当她老当益壮折腾两日以后脸上潮红未退,也没多想。
  此时落十一坐在蒲团上望着眼前这个折腾了自己两天两夜差点没死在她石榴裙下的大老婆,身边还坐着一个两百多岁啥都知道的天人境界老头子正怪笑着看着自己,脸上莫名火辣辣,害羞的低着头不说话。
  “主人,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独孤囚倪看出他的尴尬,轻声问道。
  “不是,故事还讲完呐,我才听到你们出西域,后面呢。”莫世聪不看十一了,瞪着眼问独孤囚倪:“世界为什么是假的?你们出了西域后来又怎样,心魔呢?天书呐?陈白杨挑战四神江湖上传的沸沸扬扬神话传说一般,我还都没听啊。”
  “讲完了。”独孤囚倪说。
  “讲完了?”莫世聪看向十一。
  十一点点头。
  “两天两夜时间,我还讲不完?”独孤囚倪笑说。
  “不是,你们把这些故事都当做闺帷密话了呀?好歹让我知道一点啊。这可是天仙陈白杨的经历,我听一听,对我参悟境界也有好处啊。真是!”莫世聪稍有闷气,却也无奈。
  “那你怎不隔窗来听?”独孤囚倪给她堵回去。
  “你....我...嗨呀!我隔窗来听你们嗯嗯啊啊啊?”面对这个如此泼辣的老太太,莫世聪也很无奈。
  莫世聪无言,十一有了说话的机会。
  “我想先去桃花岛,找到汐寻和赵嫣然,拿回器灵皇。再想办法找到陈白杨其他的记忆,或者去皇宫拿回天书。”
  “汐寻?那个水族的人鱼公主?”莫世聪问到。
  当年桃花岛一战的人员、细节能深挖出来的,早已经被传入江湖,汐寻、赵嫣然这两个在落十一还是陈久儿时的红颜知己,他当然也有耳闻。
  “是。”
  莫世聪看向独孤囚倪老太婆,心想:“他去找别的女人,这你都能忍?哦也对,你都老太婆一个了,百般武艺也栓不住这个风华正茂的少年郎。”
  独孤囚倪对莫世聪瞪一眼说:“我不嫌帮他的人多,也不嫌他女人多。反正如今我是已经是老大了,管他什么妖魔巫族还是水族的公主,都得往后排,来了都得叫我姐姐,况且我也是正统的独孤皇家之后。”
  十一忽然想到啥,心里叹:哎,除了独孤囚倪、赵嫣然其他都是公主,怎么自己陈白杨那一世专门被公主看上?独孤囚倪好歹也是皇家血统,赵嫣然只好排最后,当老六吧。
  “额,哈哈。佩服佩服!”莫世聪听完笑道,又对十一说到:“就算你拿了器灵皇,去皇宫拿天书也不是那么好办的。”
  “所以,这是还得从长计议。”独孤囚倪说。
  “不过也不太难,”莫世聪又改了口“等你拿到器灵皇先去战卫堂吸个饱,再加上我这个老头子,咱俩对付两大宗师偷天书,应该也可以了。”
  “还去偷?我主人应该光明正大去拿。那天书本就是他写的。”独孤囚倪说道。
  十一和莫世聪一愣两人同时脱口而出:“正大光明去拿,你以为我(他)还是天仙境界?”
  独孤囚倪却笑道:“皇宫里那几本天书,我一直想着如何替主人拿回来。跟老鬼筹划这几年,一直没有什么实质性成果。不过这两天我又有了新的想法。”。
  “什么想法?”
  “中州皇宫里的那个宝座,他高阳坐得,为何主人坐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