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土味修仙大传 >第18章启程





  “什么?让我当皇帝?”十一惊问。
  这人生大起大落死死生生,也太刺激了,这会子自己这个大老婆就开始要谋划让自己当皇帝了?
  果然是,真宠我!上一世当赘婿,这么香的嘛!
  “哈哈,好。这个主意好。”莫世聪不嫌事大哈哈大笑,“之前一直没找到他,这事提也不好提,如今找到他了,一切皆有可能。那我先拜一拜这个未来的新皇帝?”说完逗着十一,要行礼。
  “前辈莫要搞笑,这事是闹着玩的?眼下魔族大兵压境,此时内乱魔族必会有机可乘。”
  “还叫我前辈?”独孤囚倪嗔怪道:“叫我,小泥鳅。”同一时刻,莫世聪说“魔族进兵?正好啊,你可以找你的大老婆烟瑶谈谈嘛。”
  独孤囚倪立马又接话生气道:“她现在已经不是大老婆了,最多只能排第二!”
  噗一声,莫世聪一口茶喷出来:“哈哈哈,小泥鳅?”然后看到独孤囚倪瞪过来的眼神,忙正正颜色说道:“额,我不管第几,反正都是你们的家事。”
  十一一脸黑线,这都哪跟哪嘛,你一句我一句正大光明的抢着跑题呀这是,望望独孤囚倪,又望望莫世聪:“难道您老,老糊涂了?我那个老丈人还要杀我。桃花岛一战不是派了幽魂来?”
  “也是,那还得好好谋划。”独孤囚倪仔细思考了一下:“你先去桃花岛吧,等你回来,我一定能想出办法。还有啊,老鬼,你就陪着他走一趟。”
  “好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正好出去逛逛。那就今日启程?”
  “也好。”独孤囚倪点头说。
  几个人正说着,突然门外侍女禀报:“回禀主人,公主请见。”
  “哦,请她进来吧。”独孤囚倪对门外说了一声。
  “公主?又是公主。这世上公主这么多的嘛?”十一一听到公主就心烦意乱,对独孤囚倪说:“我用回避吗?”
  “主人不用回避。”
  正说着门口帘幕轻启,一道光照进来,随后光里走进来一个年轻女子,十一眼神一呆,心想:“公主都这么漂亮的吗?”愣了一下赶忙低下头目不斜视、然而这一瞬间的表情,却被心思细腻的独孤囚倪看在眼里,不知道她如何做想,但立刻起身去迎公主:“恭迎公主。”
  “婆婆快请起,不必多礼,我本是客,婆婆就把我当做一个小丫头就可以啦。”十一听这位公主声音清脆,语气活泼,虽然没看,但想她此时脸上的笑容必是清澈无比。
  “额,婆婆,这两位是?”
  “庄客莫世聪和我的一位故人落十一。十一啊,快来见过武安国天玉公主。”
  落十一满脑子胡思乱想忙起来瞄一眼公主又低下头去,草草说一句:“公主好。”
  莫世聪却很不失礼貌的站直了问候:“见过公主。”然后用老人的身份掩饰着,光明正大目不斜视地打量美人并夸赞:“天玉公主仙姿绰约,老汉我能见上一面,真是三生有幸啊。”
  天玉公主被夸的不好意思脸色绯红,忙说:“前辈谬赞了。听说莫前辈已是天人境界,有空到了武安国,还望不吝赐教,到我公主府传授我一些修炼心得。”
  “没问题没问题,今天就正好有时间。”莫世聪腆着脸笑道。
  “呀,真不巧,此来正是和独孤婆婆告辞的。”天玉公主笑着对莫世聪说。
  莫世聪闹了一鼻子灰,不是天玉公主有什么其他的意思,只是真不凑巧,但她这简单的脑袋里没想那么多事情,说完了又觉得好像不太礼貌,补充道:“莫前辈要是到了武安国,一定要找我啊。”为了表示真心诚意,取下一个玉佩递给莫世聪:“给,莫前辈,倒时候拿着这个玉佩,不用通报直接就可以进公主府了。”
  “哦好好,感谢公主厚爱,公主豪迈,我也不藏掖着,到时候一定去。”莫世聪说完把玉佩收起来。
  天玉公主也没仔细看低着头的十一,笑嘻嘻对独孤囚倪说:“婆婆,这回要交接的事情,我已经和管家的姐姐交代了。这批采买的兵器和神饰,还请婆婆尽快安排天狼国那边的工匠打造。还有,我之前提的那个事,也劳烦婆婆费心。”
  独孤囚倪忙说:“公主只管放心,老身心中有数。只是,这两日我有故人到访,怠慢了公主。公主不然再多住几日,我也好尽地主之谊。”
  “婆婆过谦了,这神仙一样的境地,能来一次都是不虚此行,况且我在这里已经住了八九日了,要是再不走,婆婆也会嫌我赖着不走了。嘻嘻。”
  “哪里哪里,公主这般的妙人能来,我求都求不来呢,怎么会嫌弃。”
  “婆婆又笑话我。那我回去准备,半个时辰后再来辞婆婆。”
  公主走了,十一才敢惴惴不安假装镇定的抬起头来,心里怕独孤囚倪看到他见到公主时的脸红,怕她听到自己心怦怦跳。
  要怪,就怪公主进门时,那道光太耀眼!
  对,都是那道光惹的祸!
  “你喜欢这样清纯、活泼、可爱型的?”独孤囚倪笑着看向十一。
  十一脸更红,不知道如何对答。
  谁知独孤囚倪千娇百倍的一笑,对他说:“那就娶了她。”
  这,宠夫过头了吧!
  莫世聪也是一愣,我怎么没摊上这么好的老婆。
  “眼下正好,借助武安国的势力,对于你入主中州皇位,可很有帮助。”
  对于独孤囚倪这个建议和理由,十一心里有点生气:“我不接受交易!我不娶她!”
  独孤囚倪立马哄:“好好好,不娶她,随你。”她哪里不明白年轻人的傲气,但她的计划已经打定,日后慢慢再哄吧。
  十一莫名叹气:“哎。”说不出是啥滋味。
  说好的我命由我不由天呢?
  说好的我的地盘我做主呢?
  说好的我的未来我掌握呢!
  这里毕竟还不是真正的自己地盘,对,我要有我自己的天地,不是陈白杨留下的,不是宠夫狂魔安排的,是我自己的。
  什么公主都靠后,我要让赵嫣然当老大!
  莫世聪要是听到此刻他内心的独白,一定会骂:哎呀,就这点出息!
  刚想到这里,莫世聪给他泼了一盆冷水:“对了,你小子现在才在大乘境界,就算有器灵皇,要入主中州,也不好办啊。”
  这....
  特么...
  哎呀!
  “我还被禄山逼着吃了锁魂丹,这辈子境界都提升不了了!”十一索性盯着莫世聪的质问破罐破摔。
  “什么??”独孤囚倪和莫世聪同时惊呼。
  这妥妥的烂泥,扶都扶不起来了呀!
  “你不吃软饭!你还想干啥?”莫世聪冲着十一脱口而出。
  十一脸涨的通红:“我就不!我去死,下一世重新来!这里哪座山最高,我现在就去跳!”
  “哎呀!”莫世聪一屁股坐下,拍着大腿叹道。
  独孤囚倪忙立马拉住:“别急,想想办法。”
  “有什么办法可想?”莫世聪叹道“锁魂丹无解药。禄山这个王八蛋,太毒!你怎么这么倒霉碰到禄山?”
  “别拦我!我去死!”十一挣脱独孤囚倪却怎么也挣脱不开。
  这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本领,不是女人才用的嘛?
  “这他娘的什么事?”莫世聪吼道:“行行行,行了,别寻死觅活的。刚腻歪了两天,这小两口闹啥?你小子还算不算男人!再让老太婆找个十几年,再让你的那些小红颜等个十几年?吃软饭有什么不好嘛!我都想吃!你现在去死,对得起谁!”
  听完莫世聪一顿骂,十一双眼流着泪,一屁股坐在地上,呆若木鸡。
  独孤囚倪柔声说:“活着就好,活着就好,以后听你的,你说干啥咱就干啥,你说哪里也不去,啥也不干,咱就哪也不去,啥也不干,在这隐龙山庄一直待着,我陪你。”
  莫世聪看这俩人怎么就这么别扭,这俩货台词拿反了吧?一扭身深深叹一口气望向窗外。
  ......
  半个时辰后,龙隐山庄大门外。四个人向独孤囚倪告别。
  天玉公主和小禾。
  落十一和莫世聪。
  天玉公主和小禾已经换了来时的男装,落十一望了一眼天玉公主的男装打扮:“欸,是你?”
  “呀,公子,是来时那个小子。”小禾也看到了落十一,虽然衣着比来时华贵,也瘦了一点,但那张脸她俩早就记在了心里。
  “原来这位公子也是来龙隐山庄的啊。真是有缘。”小禾对落十一说道。
  “嗯,呵呵,对,路过,哎....”落十一刚起了兴趣,却又想到自己的现状,立刻失落起来,失落到眼中的忧伤都要蹦出来,一脸落寞对两人抱拳施礼告了别:“再会。”
  莫世聪见他这副模样和也和公主点点头道别,拉了拉十一就走。
  天玉公主看在眼里一愣,对着他的背影喊到:“公子可愿留下姓名?”
  “落、十、一。一个没用的人。哎。”十一落寞的声音传来,因为那声音无比惆怅,竟然自带磁性,吸引得公主目不转睛的望着他走了很远。
  “公主,公主?”小禾推一下,公主这才醒过神来。
  “他怎么这么伤心啊?”天玉公主喃喃地说“这么帅,伤心的样子这么招人心疼。”
  落十一被莫世聪拉着走了很远,一抬头,突然问道:“下山不是走那条路么?应该跟公主一起啊。”
  莫世聪面无表情:“那条路远,这条路近。”
  又走十几步,十一一愣:“这都走到悬崖了,没路了呀。”
  “所以,从这里跳下去,直接到底,当然最近了。再说,你不是想死吗,去吧。”莫世聪说完一推,把十一推下悬崖。
  十一掉下去的那一瞬间,猛然转过身来,瞪眼望着莫世聪,发出最后的预警:“你....大老婆!小泥鳅!小心莫世聪!”喊完瞬间消失在悬崖下的雾气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