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蛋遇到妖 >第17章魔宗现世





  看到自称袁木的眼镜男那身黑色制服,卓乐已经猜到他的身份。
  天影局什么时候也开始过问这种寻常人打架斗殴的事情了?
  既然要过问,袁木显然早就到了现场看热闹,却为何没有出手阻止?
  袁木似是看穿了卓乐的疑惑,微笑道:“这些事不归我管,我只是负责你的安全。”
  “负责安全的意思是只要我还没断气就不出手?”卓乐问道,如果自己不是学了神猴幻变身法,早就被肖仲打死了。
  “我有些好奇你的身手,所以……”袁木表情有些尴尬。
  “好奇?你早点出手我就不会搞得这么狼狈。”常十八忿忿不平,最近流年不利,在哪都倒霉。
  “保护你不在我职责范围之内。”袁木表情温和。
  “……”常十八黑下脸,心中万马奔腾。
  肖仲、黄毛等一干肇事者很快就被安置上了警车。
  现场调查取证完后,卓乐昨日见过的那名年长警员,走过来跟袁木低声交流了一番,看了看卓乐、常十八和那个卖唱姑娘。
  小姑娘有些紧张,往卓乐身后躲了躲。
  “他们几个就坐陈副队的车吧。刚好陈副队有些事情想找卓乐谈谈。”袁木微笑道。
  “那行,回头见。”年长警员拍了拍袁木胳膊,转身离开。
  警员离开后,苏致远和店员开始收拾残局,吃瓜群众有吃饱喝足买单离开的,也有人坐下来若无其事继续吃喝的。
  “致远叔,给您添麻烦了。”卓乐对苏致远说道。
  “哪那么多废话,处理好了赶紧滚回来做事。”苏致远不耐烦的摆摆手,煽情这种东西能免则免。
  “想不到这么快又见面了,卓乐。”
  陈艺打量着卓乐,用微笑很好的掩饰了眼中那丝转瞬即逝的讶异。
  “你们都安装人力监控了,能不快吗?”卓乐苦笑,看了看副驾驶上的袁木。
  “情况有点复杂,一时半会也说不清。安排袁木在暗中保护你是韩队的意思。”陈艺发动车子,调头出发。
  “黑高个?”卓乐问道。
  “嗯,昨天回去后,韩队从总部调取了一些资料,发现云海亭留下来的图案……”陈艺从后视镜看了看常十八和卖唱小姑娘,没有再说下去,“反正事情比较复杂,具体的等见了韩队,他会跟你说。他担心你的安危,所以才让袁木过来。”
  “那你也没必要为一场寻常的街头斗殴亲自跑一趟。”卓乐说道,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
  拆迁区的一栋废弃楼房里,朦胧夜色下,一个颀长的身影在阳台上迎风而立。
  一只黑鸦扑楞着翅膀落在他的肩膀,咕咕有声。
  “猎物已经上路了。在最后那辆路虎车里。”身影看着远处的灯火,声音幽沉冷漠,“岩野,第一战就交给你了。困住他们,把猎物带走就行了。不要横生枝节。”
  “嘿嘿嘿,他们乖乖听话倒也罢了,如果不知死活,也不能怪我手段狠辣。”被称为岩野的壮汉瓮声瓮气的说道,靠在角落,身形壮实如同铁塔。
  “好不容易来一趟,就这么平平淡淡的回去,实在是不甘心得很呐。佐藤君就甘心如此回国?”一个御姐音慢条斯理的响起来。
  一个身材曼妙前凸后翘的紫衣女子走了出来,翘鼻樱唇,面带春色。
  “宫藏大人有交代,此行是秘密任务,想要夺取猎物的不只是我们,必须速战速决尽快撤离。”名叫佐藤的颀长身影回头看了一眼紫衣女子,“千樱姑娘如果有兴致,下次我可以陪同你来玩玩。”
  “没意思很呐,早知道我就不来了。天影局的人真的不足为虑吗?”千樱轻启小嘴。
  “宫藏大人在城北城西放了个烟雾弹,韩铁山没有时间顾及这边,等他想明白,我们已经撤离了,不足为惧。”佐藤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这件事要是成了,我们家族也就扬眉吐气,不用遭人轻视了。”千樱低声自语道。
  “出发吧。”
  佐藤身影一闪,已经消失在阳台。千樱、岩野相继一闪而逝。
  ……
  “陈姐,那辆车跟了我们好长一段路了。不管我们快还是慢,或者变道,他们都紧追不舍,不会这么巧吧?”观察一段时间后,袁木说出心中疑虑。
  “我也注意到了,是否跟踪我们,试一下就知道了。大家坐好了。”
  陈艺交代一句,开始加速,油门、刹车交替轮换,巧手操控着方向盘左右轮转。
  路上车灯落在车窗上的光团时而刺眼闪耀,时而昏黄暗淡
  路虎车如同在车河里的一尾鱼,左右穿梭,闪避鱼群暗礁。
  一路尾随的牧马人,也在车河里一路追赶,宛如穷凶极恶的巨鲨。
  陈艺眉头紧锁,深知还这样持续下去,迟早会造成交通事故。在一个摆了障碍物,告示牌上写了“前面施工,车辆绕行”的岔路口,毅然一打方向盘,冲开障碍物,开了进去。
  牧马人惊觉过来已经错过路口,紧急刹车,强行倒车变道继续追来。身后迫停的车猝不及防的撞了好几辆。
  “砰”的一声,路虎车被一路狂追的牧马人撞上,车上几人不可避免的受到波及。
  陈艺连忙变道减速,急转方向盘撞向牧马人。在空寂的公路上,两辆车你追我赶,相互撞击。
  醒目的告示牌和障碍物出现在前方,再往前已经无路可走。
  陈艺心一横,说一句:“抓稳了。”
  油门急踩到底,瞬间蹿前十几米,陈艺猛拉手刹,方向盘往左急转,车身一个漂移,瞬间旋转一百八十度。
  牧马人哪里料到这一招,方向一打,冲出道路撞上旁边土堆。
  “陈姐,你们先走,我随后赶来。”看着从车里跳出来的几个人,袁木下了车。
  “小心点。”陈艺叮嘱道,油门一轰,如离弦之箭往来时的路飞驰。
  袁木走向牧马人下来的几个面具人,脸色严峻,那份温和的笑意早已消隐:“天影局袁木办案,负隅顽抗者格杀勿论。”
  “这么自大的口气,我还以为是韩铁山那头蛮牛呢。”一个头戴猪头面具的人阴阳怪气的说道,“这小子交给我了,你们去追卓乐。”
  “几个杂碎也配让韩队出手?实在是夜郎自大。”袁木冷笑道。
  “今夜有要事在身,不然倒是可以猫捉老鼠陪你玩玩,嘿嘿嘿。”猪头面具狞笑着,一拳虚空轰来。
  一道刚猛霸道的力量如旋风般呼啸而来,卷起无数沙石尘土。
  这一拳足以开碑裂石。
  袁木凌空侧闪,如猎豹般迅疾冲向对方,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把短刀,寒芒赛雪,在夜色中夺人心魄。
  瞬息掠至猪头面具身前,袁木手中短刀光芒暴涨,自肩头斜劈而下,气势如虹,刀风凌厉。
  猪头面具轻咦一声,急剧后退数米,同时奋力轰出一拳。拳风如浪潮奔涌,声势涛涛。
  袁木逆风而起,半空中劈出一刀,再次借势拔高,闪跃至猪头面具身后,一招横扫千军势如破竹击出。
  刀风过处,戴猪头面具的那人脑袋应声而落,鲜血从脖子奔涌,双手仍在无意识的舞动,夜色下显得诡异渗人。
  挺立的无头尸体突然发出噼啪爆响,如充气般急剧膨胀,瞬间爆炸。
  袁木惊觉形势不对,疾速后退,手中短刀舞起一片刀光护在身前。
  飞溅而来的血肉大部分被刀光阻挡,后掠的距离也极大地降低了伤害。
  袁木稳住身形,扫了一眼自身,心中骇然,被血肉溅到的几个地方,衣服消融,皮肤烧灼焦黑。
  行事如此霸道歹毒,这是魔宗的手段。
  想不到隐匿上百年,只活在传说和记载中的神秘宗门,竟然也卷入进来,卓乐身上到底藏着什么?
  袁木来不及多想,一道白练已如蛟龙出海奔袭而来,剑尖直指心脏。
  剑身电光萦绕,剑势如惊雷阵阵。
  电光火石之间,袁木横移三尺,勉强避过,看清楚偷袭者身材高大,脸上带一个虎头面具。
  “能击杀我魔宗门人倒是有点小瞧你了,你若是自行了断,我可以留你一个全尸。”虎头面具语气中充满狂妄自大。
  “能杀第一个,自然也能杀第二个、第三个,而且会越来越顺手。”袁木盯着对方,语气温和。
  “那就要看看你有多少斤两了。”
  虎头面具冷笑一声,御气于剑,暴现雷电火花,瞬间欺近,拦腰横扫。
  袁木亦自举刀相迎。一时间刀光剑影,罡风激荡。
  ……
  陈艺驾车狂飙,突然车身一震,车顶凹陷几寸,卖唱姑娘吓得花容失色,连声惊叫。常十八双手合十,念念有词。
  车外之人手持狼牙棒砸打着车顶,利齿在车顶留下一个个窟窿,如同筛网。
  陈艺驾驶着车在路上左冲右突,依然无法摆脱对方,情急之下,猛然一个急刹。
  车顶之人猝不及防,被巨大的惯性掀翻在地。
  陈艺没有丝毫犹豫,一踩油门,撞向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