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镇大明 >第34章卖孙求活





  南昌府城门口。
  当城内的官兵看见堂堂知府被锦衣卫粗鲁的拖了进来,均是连忙目不斜视的把眼睛,对向无人的地方。
  砰!进了城以后,两名锦衣校尉就把刘烨随手扔在了地上。
  “张通判,怎么这城内的百姓,只有这些?”
  毛锐坐在马背上,抬眼望去,仅有少数破衣烂衫的百姓瘫坐在地上,眼中露着恐惧与饥饿。
  张华微微弯着身子,苦笑道:
  “回钦差大人的话,其余的百姓想来…应该都正在家中歇息。
  这地里没了收成,他们也是无处可去。”
  其实街道上这些百姓,都是张华与刘烨摆在明面上,想给毛锐看的,而那些闹事者不是被关进大牢,就是被驱赶回了家中。
  故而这街道上,毛锐根本看不见多少百姓,能看到的,只有闹荒的凄惨!
  真是应了那句“兴,百姓苦……亡,还是百姓苦。”
  “这位大人…”一名满头白发的老者,领着他的孙子,颤颤巍巍的走到了毛锐面前。
  “这是小老儿的孙儿,今年刚好六岁,他爹在世的时候教过他识字,不如您就留下做个书童吧!”
  老者与自己的孙子手牵着手,渴望般看向毛锐,而老者此举,分明就是想要卖掉自己的孙子。
  不等毛锐吱声,通判张华就赶紧挡在老者面前,急声呵斥道:
  “放肆!钦差大人是何等身份?还不退开!”
  但在死亡的面前,老者可顾不上那么多了,带着他那六岁的孙儿,索性跪了下去,磕头拜道:
  “求求大人们可怜可怜我这孙儿吧!他已有四日未曾进食,会饿死的啊!!!”
  其实老者卖掉孙儿,并不是自己贪图什么,而是把孙儿卖给官员或者大户人家,不管待遇如何,总归是饿不死的!
  “呜呜呜爷爷!”那六岁的孙儿止不住的流泪,他虽年龄小,但也明白爷爷放弃尊严,都是为了自己能够活下去。
  年纪最小的孟子鹰,似乎是被情绪渲染,刚拿出来自己的吃食,想要上前分给老者与他的孙儿。
  “收回去!”眼疾手快的李策,阻止了孟子鹰的动作。
  “你现在把这些吃的分给这爷孙二人,那其余城内吃不饱饭的百姓怎么办!?
  有佥事大人在此坐镇,你要做的就是少说多看!”
  孟子鹰闻言手腕一抖,目光黯然的又将吃食收了回去。
  “混账东西!你们都瞎了吗?”而通判张华却是心里‘咯噔’一下,冲着看守城门的官兵骂道。
  “钦差大人的路被堵住了,难道你们就看不见吗,啊!?”
  此刻!由于张华这么一喊,大多数城内的百姓,都走出了屋子,把目光看向了城门处。
  “慢着!”不等城防官兵们动身,毛锐已经翻身下马,亲自上前扶起了老者与他那六岁的孙子,也顾不上他们的衣服是否肮脏。
  “你们都是大明的百姓,朝廷不会弃你们于不顾,本官在此保证,五日之内,定要让大家吃上热粥稀饭!”
  毛锐善意抚摸着老者那孙儿的小脑袋,想要卖掉亲孙子以求而活,这又与那些易子而食百姓的痛苦,差的了多少呢?
  “这位大人,您是位好官啊!可小老儿与这城内的百姓,恐怕是挺不到五日之后了啊…”
  老者闻声落泪,说的也是实话,城内百姓饿的又不是一天两天了,想要再挺五日,难啊!
  “刘知府,张通判!本官现在命令你们,立即前去开仓放粮!”
  毛锐好言好语的安慰了老者几句,扭头怒喝道:
  “若用任何理由推辞,那现在本官就可以摘了你们头顶上的乌纱帽!”
  毛锐怕这两个老东西耍奸,直接开口威胁,堵住了退路!
  此时的刘烨已经被两名官兵搀扶了起来,听见毛锐的话,差点又倒下去。
  “这…”张华被毛锐的凶眸吓得缩了缩脑袋,心急如焚。
  毛锐看着刘烨与张华的神色,便明白粮仓中定有猫腻,瞥眼看向立在城门处的石碑:
  “把石碑上那些有名字的世族家主,全都先请到府衙,好茶伺候!”
  现在的毛锐别无他法,若是粮仓里的粮食不够,那就只能让本地世族,再多出一份血了。
  而那些世族的名字能立在城门石碑上,还多亏了他毛锐所献的策。
  “俺家大人让你去开仓放粮,还站在原地作甚?去啊!”
  程二虎歪头瞪着熊眼,对魂不守舍的张华喊到。
  张华被这一嗓子吓得倒退了几步,像个小鸡崽子一样的点头,事到如今,已经躲不过去了。
  就这样,一群人在张华与刘烨的引领下,来到了南昌府的粮仓门前,百姓们跟随在后,目光中闪烁着希望。
  因为百姓们也都看出来了,那位骑马的英俊少年似乎是被皇上派下来的大官,没看那知府与通判都唯唯诺诺的吗?
  要是能开仓放粮,那他们就不用担心自己会被饿死了,自然是要紧紧跟上。
  南昌府粮仓处。
  “磨蹭什么呢?还不打开!”
  李策走到张华面前,一把抢过了他手里的钥匙,卸掉粮仓大锁,推开了大门。
  只见这粮仓内,摆满了鼓鼓的粮食袋,围观的百姓们当即蠢蠢欲动,向前推搡,恨不得马上就跑进去,搬个几袋粮食回家!
  “都退后!”
  “粮仓重地,你们莫要让我们难做!”
  “不许乱来!我家大人肯开仓放粮,自是少不了你们一口吃的!”
  呛!锦衣卫们拔刀警戒,对外形成了一个圈,不允许百姓们越界一步。
  而毛锐对此没有阻拦,这些百姓们现在饿红了眼,若不防备一些,还真怕会生出大乱子。
  “既然仓里有这么多的余粮,为何要遮遮掩掩,迟迟不肯放粮给百姓?”
  毛锐审视着刘烨与张华,总是心里感觉着,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
  “大人…下官也是有难言之隐…”
  刘烨漏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张华则是低着头,默不作声。
  毛锐看着两人的模样若有所思,随手指向孟子鹰与几名锦衣卫:
  “你们几个进去,随我进去,检查一下仓里的粮食有没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