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位神 >第68章膨胀的陈平





  陈平很高兴,很愉悦。
  小玄武,凡白虎的试炼,他都完美通关了。
  六个宝箱,两门战法,一个仙经,一个七彩琉璃心,还有一头坐骑……
  这已经不仅仅是满载而归可以形容了。
  应该叫,逆天改命?
  嗯,传承性禁区真不愧是逆天改命的好地方。
  陈平感觉逛了一圈,他整个人都发生了翻天地覆的变化。
  从苦逼的散修土鳖,一跃成为了觉醒界的高富帅!
  膨胀吗?
  当然会有一点。
  陈平还是个少年,一下子拥有了那么多,难免会有些飘。
  但他也知道,混觉醒界最忌讳的就是飘。
  一飘就容易挨刀!
  陈平努力平复自己激荡的心情,原地盘坐,慢慢地恢复伤势,回复气血。
  经历了生死战斗后,他浑身的细胞都在跃动着,身体的每一处都有种强烈的升华感,似乎又要突破桎梏了。
  “我应该是个越战越强的选手……”
  陈平回味着跟金猿的一战,现在回忆起来都感觉到爽。
  他认真地盘坐着,沉淀着这一战的收获。
  一个时辰后。
  他才走出斗战场。
  来到了一处泥土破碎的地方。
  那里躺着一具已经凉了的尸体。
  正是他的兄弟,李汉。
  陈平又对李汉搜了一下身,得到了一柄灵剑。
  二星灵器:火烈剑。
  特点,锋利,坚硬,灌入灵气剑身会发热,适合火灵根修行者使用。
  得到了十二枚一星灵丹,气血丹,可以用来补充气血,恢复伤势。
  三枚一星灵丹,醒魂丹,拥有镇定心神,辟邪,消除疲劳的功效。
  除此之外,还有十八枚星源石,装在一个小黑袋里。
  “啧……这就没了?”
  “亏你还是长生宗的天骄!”
  陈平看着手中的战利品,一脸的嫌弃与鄙夷。
  堂堂长生宗的天骄,居然连一个空间储物器物都没。
  陈平想了想,还是在旁边挖了一个坑,将李汉给埋进去了。
  还搬了一个石块,用火烈剑在上面刻字:好儿李汉之墓。
  “李汉……山高水长,道途路远,你我就此别过。”
  “望你来世做一个好人。”
  陈平对着李汉之墓缓缓开口道,神情之中充满着惆怅。
  秋风萧瑟,衣袍猎猎。
  白玉鲸在一旁直翻白眼。
  陈平做完这一切后,便释怀了,骑上白玉鲸,化作一道光虹腾空而起。
  同一时刻。
  在四象法坛上。
  九彩灵鸢打理着自己的羽毛,它的身躯缠着一条条绿色的疗伤灵布,还有着鲜红的血迹,显然在此前的战斗中受过伤。
  侧面还有一个女子盈盈站立着,手中提着一杆银枪,眉目灵动,丰盈的红唇微微扬起,似乎有些满意此行之旅。
  “嘿,宁北阳道友,陈平和李汉呢?还没出来吗?”秦小钰看向不远处打坐疗伤的宁北阳,这位孤傲的少年如今浑身是伤,感觉在禁区内过得并不舒坦。
  金毛独角狮更是趴在一旁,疗伤灵布将它包裹得像木乃伊一样。
  宁北阳缓缓睁开双眼,神情倨傲地开口道:“禁区的试炼无比可怕,无比危险,就算是我宗其他天骄进入,也多半会永远埋葬在此地。”
  “李汉和陈平两人……平平无奇,他们就算是葬身于此地也是极有可能的。”
  秦小钰黛眉微颦,抱着银枪,靠在九彩灵鸢身旁,火红的凤袍将她的美好身段勾勒,声音清濡道:“平平无奇吗?李汉那个自视甚高的人,或许会陨落在禁区之中,陈平可是星巧的弟弟,我倒觉得他没问题!”
  “呵呵,是吗?那我们来打个赌?100星源石。”宁北阳笑了笑,开口道,“我赌李汉先回来。”
  “好呀。”秦小钰眼眉弯起,“不过,100星源石怎么够?赌500!”
  “你……!”宁北阳脸皮微微抽动。
  500星源石,对于他来说,也不是个小数目了。
  这女的疯了吗,一个随口说的赌约都那么大?
  可是,面对女子那带着挑衅意味的灼灼目光,他又不好意思退让。
  退让不就代表他堂堂万兽宗的天骄怂了?
  “赌就赌!”宁北阳梗着脖子开口道。
  在他心目中,同样出自大宗天骄的李汉,明显比那一个没什么底蕴的散修陈平要靠谱多了。
  两人又在原地等了许久。
  凡白虎的方向,树林开始抖动,有一个身影在密林中出现。
  秦小钰神色微变。
  宁北阳已经笑出声了:“呵呵,看来是秦道子输了啊!我就说嘛……堂堂长生宗的天骄,速度怎么可能不如一个散修?”
  可是他的笑容,在看见那道身影的瞬间,就僵住了。
  他看见出来的是一个骑着怪鸟,笑容灿烂的少年。
  秦小钰漂亮的眼眸一亮,有些激动道:“哈哈,陈平,你怎么骑着个鸭子啊?”
  犹如王者归来的陈平,表情跟着一僵。
  他座下的怪鸟已经愤怒地开口反驳了:“白玉鲸,我的名字叫白玉鲸鸭!”
  秦小钰眨了眨眼睛:“什么白玉鲸鸭,明明就是鲸头鹳嘛……”
  “哼!无知小儿,吾乃朱雀大将座下的白玉鲸!”
  “正所谓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白玉鲸一脸傲然与鄙夷地瞪着女子。
  秦小钰若有所悟地点头,眼眸在白玉鲸身上流连,腮帮子微微鼓起,显然在憋笑,很明显只是觉得这只古怪的鸭子真有趣。
  “你你你……气死我鸭!”
  白玉鲸扑腾着翅膀,愤怒道。
  “陈平……你……你为何会从凡白虎的方向过来?”
  宁北阳更关注陈平,表情中充满着难以置信。
  “噢……我在通关小玄武之后,突破成C级觉醒者了,然后顺便把凡白虎也通关了。”陈平轻描淡写道。
  宁北阳和秦小钰同时倒吸一口凉气。
  “通关了小玄武……”
  “然后突破境界,又顺便通关了凡白虎?”
  “这试炼还能连续整两份的吗?”
  两人都露出了同款震惊。
  “不可能,你侥幸通过小玄武,又悟道突破成C级觉醒者我都能理解……可是一个才突破C级觉醒者的人,怎么可能通过针对C级觉醒者的关卡?!”骄傲的宁北阳一脸的无法接受,“假的,一定是假的!”
  “嘎嘎,我就是凡白虎禁区的裁判,你这是在质疑我的威严鸭?!”白玉鲸对着宁北阳叫嚣。
  宁北阳身侧的金毛独角狮看见主人被针对,抬起脑袋,对着前方的怪鸟都是一声气势十足的大吼。
  “吼!”
  金色的波纹扩散,威势十足。
  “嘎!!”
  白玉鲸同样对着狮子大吼,一股更加恐怖的波动爆发。
  宁北阳被震得脸色发白。
  身侧大吼的狮子更是被吼得一根根毛发竖起,仿佛有种天然的压制般,整个身子都缩成了一团,身子情不自禁地瑟瑟发抖。
  “哈哈哈,区区小猫,也敢在我面前造次?!”
  白玉鲸拍着翅膀,嚣张地大笑道。
  陈平看见自己的坐骑那么给力,同样惊喜万分。
  牛逼啊!
  连四星级异兽居然都能吓傻。
  这头鸭子到底是什么修为?
  秦小钰眼神亮盈盈的,在白玉鲸和陈平之间流转,神色好奇道:“你……真的是从凡白虎禁区出来的。”
  陈平点头道:“我没必要在这件事上撒谎吧?”
  “真不愧星巧的弟弟,表现远超我想象呢。”秦小钰点点头,神色有些恍惚,“你到底怎么做到的?”
  陈平有些坦然地笑了笑:“一路锤过去啊,这不是有手就行?”
  秦小钰:“……”
  “真不愧是两兄妹呢……”
  “那这头鸭……白玉鲸呢?真的是禁区的裁判?”
  陈平再度点头:“对,它是凡白虎试炼的裁判,被我的人格魅力所折服,非要跟着我出来,现在已经认主,正式成为我的战宠兼坐骑了!”
  “把禁区的裁判给拐走,成为了自己的坐骑,还有比这更离谱的吗……”秦小钰喃喃开口道。
  这位西南神花的修行观,第一次受到了强烈的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