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刀尖之上 >第64章寓言故事





  “乔老板,有新书吗?”周森含笑问了一声,他还是挺喜欢这个书店的氛围的。
  宁静,充满了书卷的气息。
  “有……”乔三郎迟疑了一下,还是回答了一声。
  “那就好,乔老板,你忙吧,我自己去看看。”周森喜欢自已一个人选书,这样就能完全顺从自己的内心。
  周森现在看书,完全看心情,实际上,有些书,他还真读不下去,不是他不愿意去读,而是他现在静不下心。
  心静不下来,有些书读了反而有害无益,还不如不读呢。
  所以,他宁愿去挑选一些故事类的书籍,甚至一些“有益身心”的书籍都没有问题。
  在他看来,阅读这些“有益身心”书籍能调节生理健康,是非常好的方式。
  《俄罗斯寓言》
  这儿怎么会有这样一本书,周森有些惊讶,顺手他就抽了出来,居然还是一本俄语书。
  这应该是给小孩子启蒙用的故事书。
  冰城生活了大量的白俄,这样的故事书,还是很有市场的,一般有小朋友的白俄家庭都会买上一本放在家里。
  周森饶有兴趣的翻看着,有些故事他小时后听安东尼老爹讲过,有些则没有。
  毕竟安东尼老爹也不是一个合格的故事人。
  “周警官,真的是你?”冷不丁的,一道带着喜悦的声音钻入他的耳中,周森一抬头,居然是熟人。
  苏云,苏文清的女儿。
  自从上次钱包的事儿后,他就没再见过苏云,对于这位大小姐,他早就给忘了。
  “苏小姐,有事儿吗?”
  “周警官,上次钱包的事儿,我一直想要感谢你,可一直都没有机会……”苏云略微羞涩的说道。
  “哦,那只是小事儿,何况为市民服务,也是我们做警察的职责。”周森合上手里的《俄罗斯寓言》说道。
  “这对我来说意义不一样的,钱包里有我最珍贵的东西,如果丢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苏云说道。
  “是吗,那是好事儿。”周森礼貌的一笑,苏云是很漂亮,但是,他俩不是一路人。
  “周警官,我能请你喝一杯咖啡吗?”苏云发出邀请道。
  “这,不合适吧……”
  “周警官是讨厌苏云吗?”
  “不,不是的,苏小姐,我怕令尊知道了,会产生误会。”周森赶紧找了一个借口。
  这也不算借口,苏文清肯定知道自己,他愿意看到跟他女儿有交集才怪呢,苏云看上去很单纯,他还真不忍心把她牵扯进来。
  白玉岚估计也是这个想法,否则早就对苏云下手了。
  “苏小姐,今天除夕,我还有很多事要做,就不打扰你选书了。”周森说玩转身就走。
  “周警官……”苏云一阵错愕,自己是洪水猛兽吗,怎么一见自己就躲呢?
  “乔老板,这本书多少钱?”
  “哦,这本书不贵,周警官您给八毛就可以了。”乔三郎呵呵一笑,周森选了一本小朋友的读物,这倒是挺奇怪的,不过,他也不敢多问。
  周森付了钱,夹着书就出了书店。
  随后,上了一辆电车,他今天主要的目的是去凝香馆,这么多天没出现,怎么的也要报一个平安不是?
  “大小姐,你怎么又偷跑出来,害得我们好找……”周森刚走,一辆汽车就停在了“艺古斋”门前,苏星从车上下来,迎面撞上了从书店内出来的苏云。
  “星伯,你见到周警官没有?”
  “周警官,哪个周警官?”苏星一愣,没反应过来。
  “就是给我找到钱包的那个周警官。”苏云一急,一跺脚的跑上了大街中央,四处找寻起来。
  苏星这才明白过来,苏云说的是谁了,这个名字现在都不能在老爷跟前提及,因为这个人已经让苏文清头疼好几天了。
  “小姐,周森这个人不是什么好人,你以后可千万别跟这种人来往。”苏星告诫道,他还不知道,周森已经在老爷那边挂了号了,这个小警察居然跟白玉岚勾搭上了,要不是现在跟秦老七争的厉害,不想再树一个敌人,周森再怎么说也是警察,这对警察动手,就得承受后果,何况听说这个小警察背后似乎还有日本人支持,那就更不能轻举妄动了。
  “周警官做了什么,怎么星伯你觉得他不是好人?”苏云好奇的问道。
  苏星一下子被问住了,他所知道的有关周森的事情能告诉苏云吗?显然是不能的。
  难道说这个小警察周森是你爸爸要娶回家的女人的姘头吗?那不是闹翻天了。
  ……
  周森在正阳街就下了车,凝香馆就没多远了,反正走几步路就到,走过去,差不多到吃饭的点儿了。
  同时这一路上,他也注意了,应该没有人跟踪自己,那股熟悉的味道没有出现。
  也不知道是放弃了,还是换人了。
  至少,他还没发现有可疑人跟着自己,既然自己被绑架过一次,那警惕一点儿,没问题吧?
  总不能吃一堑,不长一智吧,那自己也太废物了。
  “森哥。”没有让周森等太久,阿香就过来给他打开了后门。
  “惊喜不?”
  “森哥,你总算来了,岚姐这几天胃口不好,吃不下饭。”阿香见到周森自然是喜出望外了。
  “不会这么快吧?”周森夸张的惊讶一声。
  “森哥,你想什么呢,岚姐的胃不太好,有时候就这样。”阿香闹了一个大红脸。
  这身在风月之地,阿香虽然年纪不大,但耳濡目染之下,早就比同龄人知道的多的多了。
  “那得给她做一点儿开胃的菜就是了。”
  “我做的菜她都吃腻了……”
  “你不行,不等于我不行呀,走,森哥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厨艺。”周森嘿嘿一笑。
  “森哥,你还会做菜?”
  “当然,除了生孩子,没有什么是你森哥不会的。”周森道,反正吹牛皮不上税。
  “吹牛!”
  阿香的小厨房整整齐齐的,一看就令人赏心悦目,那在这里做一顿饭,也能令人心情愉快,超常发挥。
  有鱼,那就做一条松鼠鳜鱼。
  鸡肉丁,冻虾仁儿,胡萝卜……那就虾仁炒鸡丁吧。
  白菜,国宴经典名菜,水煮白菜。
  昨天吃剩下的米饭,简单,扬州炒饭好了。
  还差一个汤。
  桂圆红枣山药汤,养胃,还补气血,最适合女人喝了。三菜一汤齐活了。
  周森瞄了一眼厨房内有的食材,很快就在脑海里选择了他还算擅长的几道家常菜。
  “阿香,你把这个汤先给我炖上,然后帮我打一下下手,今天,森哥给你们露一手。”周森直接把围裙系上。
  做菜可是二十一世纪宅男生活必备技能之一,如果你不想吃外面那种重油重盐的不健康食物的话。
  去鳞,剔除内脏,改刀……这一气呵成,看的正在给周森切配料的阿香差点儿把手指头给切了。
  这一条鱼她处理起来,没小一个小时做不了,可在周森手下,不到十分钟就完成了。
  这效率,这刀工,让阿香这个以厨房为主要阵地的小厨娘都自愧不如。
  “想学?”
  “嗯嗯……”阿香连连点头。
  “只要你回头多帮森哥说好话,这些都不是问题。”周森嘿嘿一笑,白玉岚身边最疼,最信任的就是阿香这个小丫头了,搞定了她,以后还不是什么消息都不缺?
  “真的?”阿香嘴一歪,露出一丝狡黠的微笑。
  “当然。”周森已经开始炸鱼了。
  酸甜料汁浇了上去,一道酸甜爽口的松鼠鳜鱼就算是做好了,放在锅沿上保温。
  周森接着做第二道菜,虾仁炒鸡丁,这道菜需要将虾仁和鸡丁过油,然后再下锅清炒,勾一点儿薄欠,然后迅速出锅。
  水煮白菜,这道菜看上去简单,但最考验厨师能力的,周森的能力当然不能跟国宴大厨相比,只能用现成的高汤来做,算是家常版。
  最后一道是扬州炒饭,这个周森最拿手了,因为,他做的最多,吃的也最多。
  至于做法,因材而异,因人而异,并没有固定一说。
  耗时一个半小时,三菜一汤做好了。
  “好了,可以端过去了。”周森满意的擦了一下手,脱去了围裙,吩咐一声。
  阿香闻着香味,已经是满嘴都是口水了。
  白玉岚没有胃口,自然也没有催促阿香开饭,就这样慵懒的躺在沙发上,留声机里放着的是梅老板京剧《贵妃醉酒》。
  “岚姐,吃饭了。”阿香先把松鼠鳜鱼端了进来,喊了白玉兰一声。
  白玉岚含糊的答应了一声,没有任何动作,更没有起身。
  “岚姐……”
  “嗯。”
  “岚姐?”
  “来了……”白玉岚终于顶不住阿香的催促,起身,走过去,关掉了留声机,朝餐厅走了过去。
  “阿香,阿香……”看到桌上的松鼠鳜鱼和虾仁炒鸡丁,白玉岚微微露出一丝惊讶,这两菜她可是从来没见阿香做过。
  难不成是这丫头从外面酒楼买回来的?
  带着一丝疑惑,白玉岚坐下来,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鱼肉送进嘴里,酸甜可口的味道立刻刺激舌尖上味蕾一下子传递到脑海里。
  太好吃了,这绝不是什么酒楼做的,附近酒楼的厨师没有这个手艺,也不是这个味道。
  难道是阿香这丫头自己做的?
  就在这时,阿香手捧着一大碗香气四溢的扬州炒饭进来了,米饭上冒着的热气足以说明,这肯定不是外面买来的。
  这要是买来的,就算保温的盒子再好,等拿过来,饭菜最多也就是温热。
  而她刚才那一口鱼肉,明明还有一丝烫嘴的感觉。
  “阿香,你搞什么鬼,今天中午这饭菜是谁做的?”白玉岚凤眸微瞪,发问道。
  “岚姐,怎么样,好吃吗?”阿香献宝似的问道。
  “你别打岔,说,着饭菜是谁做的,这绝不是你的手艺。”白玉岚问道。
  “岚姐,你猜?”
  “不会是他吧?”白玉岚微微一皱眉,脑海里冒出一个人来。
  “岚姐,你俩真是心有灵犀,这三个菜,还有这炒饭,都是出自森哥之手。”阿香笑道。
  “真是他?”白玉岚也挺吃惊的,他一个浪荡富家公子,怎么会做的一手的好菜?
  这水准就算是厚德福的后厨也是不差了。
  “阿香,你这嘴也太快了,不留点儿悬念,让森哥好好表现一下,不教你厨艺了!”周森端着一碗汤走了进来。
  “来,尝尝这个桂圆红枣山药汤,养胃滋补,正适合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