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恶超玩 >第3章刀下留人
    马车队骨碌碌地驶入村里,在林琅家门附近停下,而几个护卫已先一步到近前。
    林福这一群村民没想到会有外人进村,而且一看就不是林家村惹得起的人。
    关键是,这群人还和林琅有关系。
    原本要动手的村民一下子退开,给李胜这几个护卫让开一条道。
    “怎么回事?”李胜走到林琅面前,皱眉问道。
    “哦,没什么。也就是这群人先是设计杀我,不成之后又想赶我出村,抢我家财产,霸占我家林妹妹而已。”林琅风轻云淡地说了句。
    “什么!”李胜却大惊失色。
    “大胆刁民,你们怎么敢!”李胜转身朝林福这些村民低喝一句,竟然颇有怒气。
    这也印证了林琅之前的一些猜想。
    这个车队果然来头不小。
    村民很多一辈子都没怎么出过村,见到李胜这衣着不凡的几人,心里打起了退堂鼓,畏畏缩缩地弯下腰,像是在听候差遣。
    “贵客既然到我们村,我们自然要好生招待,但是插手我们村的事,过分了!我们林家村的事,轮不到你一个外人管。”林福往前一步一拱手,行了一礼,嘴里却很硬气。
    “你是村长?”李胜呵呵一声,问了一句后,从怀里摸出一物,喝道,“看看这是什么?”
    众人,包括林琅都不由看去,只见是半个巴掌大的椭圆形玉牌,中间浮刻一个大字“秦”。
    “我是秦城秦府护卫。你们一干人等谋财害命,强抢民女。按律当斩!”李胜郑重其事地说道,说完,“呛”一声拔出手中刀剑。
    “秦城!”
    众人一听,心里咯噔一颤,膝盖便弯下去。
    “大人,饶命!”
    “饶命!”
    一片求饶之声。
    先前抢东西,围攻时有多冷漠凶狠,这时磕头就有多快。
    就连林福也砰一声跪下。
    秦城,就是林家村所属之城,秦城护卫,那便有着天一般的生杀大权,别说是村民做了这等勾当,便是随便给你个不敬的名头,也兜不住。
    现场,只剩似乎被吓傻,还不知道情势急转的林大有呆呆站着。
    林琅和林梅香也要弯腰拱手行礼。
    “林琅,你把前因后果细细说来,我给你做主,不会轻饶这些刁民。”李胜本人倒是脾气不错,和颜悦色地嘱咐着。
    “谢谢李大哥!”
    林琅拱手郑重道,心里则庆幸幸好之前拉近不少关系,现在甚至不用动手就能解决这个任务。
    少顷。
    林琅复述一遍事情,当然,原身被裂石虎杀死之处修改为侥幸逃脱。
    林福等人听着,已心丧若死。
    大限将至,无论如何也逃不了了。
    不说手无寸铁的村民万万挡不住这些武艺高超的武士,就算侥幸逃脱,逃进山林,面对毒蛇猛兽一样生机渺茫。
    被野兽吞噬,还不如被一刀结果痛快。
    “按秦城律法,谋财害命当诛,强抢民女徭役十年。盗取财物徭役五年。”李胜听完林琅的话,吩咐一声,护卫便把这群村民团团围住。
    在场的没一个是清白的。
    尤其是林福父子,作为主谋,必须当场诛杀。
    “饶命啊!林琅,福叔错了!”
    “林琅,梅香,我们,我们以前是好朋友……”
    林福和林大有瞬间崩溃,嘴里念着各种各样的借口,身子瘫软,散发出奇怪的气味,眼鼻泪涕四流,被章正和另一个护卫拖拽着到角落,便要就地正法。
    “哎……”林琅微微饶头,心里毫无波动,甚至想笑。
    想害别人前,至少也要有失败的觉悟啊。
    原身也真是可怜,竟然摊上这种事。要不是被自己开局随机到,说不定就此冤死了。
    “这么看来,我这穿越也不算差到极点嘛。虽然带着bug……等等!这两人因我而死,会不会也算我杀的?”
    林琅本做壁上观,忽然想起自己的bug,心中一惊,连忙大叫:
    “刀下留人!”
    尼玛现在经验还是负的,要是再扣,任务都白做了。
    这个“林家村专属剧情”也没规定一定要干掉林福父子,还是先缓缓,弄清状况再说。
    这边,章正和同伴已经将刀架在林福父子俩的脖子上,父子俩也已被吓得哭喊,上气不接下气。
    林琅这一声中气十足,震得章正两人手一抖,贴上父子俩脖子的刀刃不由一动。
    噗通,林德直接便是吓晕过去。
    本来林大有还有点志气,这一下,下身也弥漫出奇怪的气味了。
    “林琅,怎么回事?”李胜不满地问。
    违律当惩,即使林琅这个当事人也是不能阻止的。林琅这一声“刀下留人”,显然已经触摸到了李胜的底线,令他不快。
    林琅也听出对方语气的变化,暗道糟糕,但话已出口,只得组织语言,为自己找到足够说服力。
    “李大哥,我斗胆问一句,你们是否本打算今天赶到县城?”林琅将李胜请到一旁,略一思索,开口道。
    “嗯?”李胜听到这句前言不搭后语的话,十分疑惑,但林琅的话竟勾起了他的一丝担忧,忙问,“你想说什么?”
    “按我的推测,李大哥你们本来今天是要赶到县城的,不过,被山匪阻上一阻,却已赶不及,只能到林家村落脚。但是,我想说,咱们林家村附近,这一两年并无山匪……”林琅将自己考虑事情的点说出。
    “没山匪?”李胜听到这个奇怪的消息,心里的异样感更强了,忽然,他心里咯噔一声,脱口惊道,“你是说?”
    “是的。”林琅点点头,确认道,“两件事加起来,便可得出一个结论。恐怕有人故意以山匪之名阻止你们进县城。我猜可能这些人的准备不足,不想在路上动手,而你们一旦进县城,动手的难度会大大增加。现在你们到了林家村落脚,便给了他们大半天的时间准备。恐怕今晚便会有事发生。
    我说刀下留人,也并非什么妇人之仁,而是这么处置下去,大半村民也就没了行动力。不如留他们性命,或可拖延敌人一二。”
    “这……”李胜听着林琅的分析,越听越惊。
    他此前也觉得山匪的出现有些奇怪,本身实力便不足,竟然敢拦路抢劫他们这一看就不好惹的车队,偏偏又是进攻得有气无力,只是不断游斗。
    要不是林琅半路杀出,可能还要被这群山匪困上一段时间。
    没想到,竟然是敌人的计谋。
    “你说的有些道理,不管真假,不可不防。”想到这,李胜也算认可林琅的推测。
    这些村民早一天晚一天惩治无所谓,保护车队最重要。
    “那就先暂缓行刑,明日再说。”
    “好的。”林琅一拱手。
    看来这事糊弄过去了。
    至于是否真的有人在打车队的主意,林琅是希望别有,可就像推测的那样,说不定今晚真的会有事发生。
    “既然林琅给你们求情,我就网开一面。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晚饭后,你们过来帮忙巡逻警戒。别想着逃走。”李胜对村民吩咐道。
    “不敢,谢谢大人饶命!”村民只顾叩头。
    至于逃,先前也许还有想法,现在只不过会挨点鞭子受点累,没人有这打算。
    “哼,要谢就谢林琅吧。”李胜见事情解决,便甩手离开,挥手招呼其他人,将马车赶进林琅家的院子。
    “林琅,谢谢!”这些村民又齐齐转身,磕头如捣蒜。
    前一刻美滋滋抢着林琅家的东西,后一刻被秦城护卫吓得屁滚尿流,现在却只能寄希望与林琅,这滋味,怕是五味俱全了。
    “回家好好做些饭菜送来,将功赎罪吧。”林琅随意挥手道。
    他还真不在乎,反而对面板里的信息更感兴趣。
    [你救下了林福,获得经验53]
    [你救下了林大有,获得经验27]
    “嘶……杀人扣经验,救人竟然得经验,这bug……嗯,还行。”林琅摩挲着下巴的胡茬,暗道。
    他还以为以后只能靠做任务攒经验了,没想到救人也能获得经验。
    “只是,杀人和救人,这难度和效率可差别太大了。”
    杀人嘛,一刀下去,杀谁不是杀。可救人,你也得救那些本该死的人,难度上天然就有数量级的差别。
    更何况,林琅本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性格,搞事还行,要天天想着救人,太难了。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至少,现在就有好消息不是,至少bug也不算绝路。”林琅点点头,忽然又想道,“要不要验证一下这个救人的机制是怎么判断的?”
    什么才算救人?
    难道我把刀架别人脖子上,又放下就算救人了?应该不会这么简单吧?
    捅一刀,再送医?未免太折腾了吧!
    不过,怎么隐隐感觉这方法不错的样子?
    这么想着,林琅朝林福父子望去。这两人现在就是最佳的试验人选,估计李胜几人也不会在乎自己折腾他们。
    “爹!爹!”
    林大有此时正湿着裤子,抱着林福摇晃,想要弄清醒,忽然如芒在背的感觉让他汗毛耸立,一转头,便看到林琅正两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那恶鬼般的脸,择人而噬的神情。
    “不,他不会放过我!”林大有心里大叫,脑袋里轰轰然回响,眼一黑,身子也歪倒了。
    “林琅哥!”
    这时,林梅香在身后叫着。
    “这气味……算了,明天再说。”林琅啧啧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