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恶超玩 >第8章洒家是人族的十六岁少年啊
    “轰!!!”
    闷雷般的震动从大裂石虎腹中传出。
    章正脑袋瞬间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狠狠撞上,眼冒金星,手里已甩出去的铁链的准头偏斜了,没能捆住裂石虎的脚。
    同样的,其他护卫也好不到哪里去,弱的耳朵流血,强的也瞬间被虎啸镇住。
    李胜本已突破到裂石虎身下,准备攻其颈脖。
    这大裂石虎体型太大,想故技重施已然不行,只能朝下三路攻击。
    但裂石虎不仅仅是体型大,能力也比小裂石虎要强横得多,运气之法已经能够伤人。
    李胜硬抗住虎啸雷音,强提一口气,往一旁翻滚。
    嚓嚓!
    下一瞬,他原本站立之处出现了数道裂痕,划破了大地,深达数尺。
    如果李胜还站在原地,下场可想而之。
    “吼!”
    没能击杀李胜,裂石虎更怒,身子一扭,尾巴像钢鞭一样一扫,附近两个护卫便抛飞,口中喷血。
    怕是脏腑已经破裂。
    裂石虎身子继续转,足下利爪映着火光,往兀自不可动弹的其他护卫身上划去。
    这一下,便会身首分离!
    咚!!!
    忽然,一声沉闷而巨大的打击声从一旁院子里传来。
    裂石虎身子一颤,停下爪子,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它能感觉到了,另一边迅速黯淡的气息。
    正是林琅击杀小裂石虎之时。
    “唔!”
    它发出一声悲鸣。
    恰在此时,突地,一道白光如同划过天际的流星,似乎比闪电还快。所有人还没来得及分辨,这道白光便已倏然撞到裂石虎头部。
    呲嚓咚!
    白光一顿,停在裂石虎头上,现出本来面目。
    竟是一只通体雪白色的箭羽,兀自颤动不已!
    箭羽正正穿过裂石虎左眼,力道透入脑袋,在里面炸开,将其炸成一团浆糊般的事物。
    “唔……昂……”
    裂石虎完全没来得及反应便突遭重击,发出两声低沉而凄婉的哀鸣,身子歪歪扭扭,不消几秒,轰然坠地。
    轰隆隆……
    裂石虎变成了一滩偶尔抽搐一下的肉泥。
    终于死去。
    这时,众人才有心思望向箭羽来源之处。
    只见马车中里面那两辆中的一辆,车厢顶部,不知何时已有一个身影半蹲。
    高高的马尾红绳绑着,一身红黑相间的铠甲,有流苏和白羽装饰,紧身的线条流畅无比,勾勒出修长而结实的身材。
    脸上凤眼怒睁,剑眉倒竖,笔直的鼻梁,紧紧抿着的红唇,白若霜雪的脸颊。
    手中弓箭流光溢彩,腰间箭囊绣凤描凰。
    怎一个英气勃发,风姿飒爽!
    “大小姐!”
    “多谢大小姐!”
    众护卫齐齐拱手弯腰行礼。
    林琅击杀裂石虎后,通过院墙豁口将一切看在眼里,心中无限感叹。
    “你这是千呼万唤始出来啊!”
    “看来,这年轻女子应当是秦府的大小姐!这个车队这么大阵仗,到底有什么秘密?”林琅微闪着双眼,杵在原地,并没有上前。
    这秦府大小姐的修为恐怕是在场中最高的。
    一箭射杀强了近半的大裂石虎,比李胜的修为估计要强上好大一截。
    可是,林琅被裂石虎逼到绝境的时候,对方却并没有出手相救。如果不是林琅家的门板结实,恐怕现在已经是两截尸体了。
    “大概是,自己命远远比不上她家护卫的命吧……”
    林琅扫一眼场中村民。无恙的已经缩到院子角落或者林琅家屋子里躲避,中招的则或没了动静,或低声哀嚎,能动弹的都在挣扎着朝安全的地方挪去。
    “还有一只裂石虎!”
    这时,才有护卫想起此事。
    “已经解决了。”秦大小姐站直身子,转头朝一旁院子望去。
    众护卫纷纷跳上院墙屋顶,也看清死去的小裂石虎,以及扶着门板和林梅香,还在大口喘气的林琅。
    “不错!”秦大小姐朝林琅点点头,声音有着低沉磁性之感,显得中性,凤眼里闪着光,话语里也带着赞赏。
    “还行!”
    林琅闻言,露出个大大的笑容。
    [秦玉弦对你的好感度-1,目前关系:江湖过客]
    “咳!”
    林琅气息一窒。
    太真实了。
    “林琅哥!”
    林梅香连忙伸出小手,帮林琅轻轻拍打着背部。她其实也已淋漓大汗,为了治疗林琅而消耗大半体力,头发都因汗水浸润而紧贴脸颊。不过,一身的注意力都在林琅身上。
    “没事!”
    心中感叹着,林琅直起腰,朝林梅香笑了笑,低声嘱咐她回屋里躲避兼休息,自己则穿过院门,回到自家院子。
    章正走过来,拍了拍林琅胳膊,眼里满是赞许。
    虽然小裂石虎已经被众护卫重伤,但林琅凭一己之力击毙,而且他还是没正经练过武的普通人,也值得大为赞扬了。
    若是能在秦府练武一段时日,说不定比一些护卫要强得多。
    “小姐,现在应当如何处置?马成和卓高杰受伤了,还有些村民损伤。”李胜朝秦玉弦询问。
    现在秦玉弦露面,自然是她来做主。
    “不急,先回各自的位置。”秦玉弦脸色依旧严肃,凤眼朝村外的黑暗里不断扫视。
    “对啊!”
    林琅突然想起什么,朝面板里一看,发现任务还没有出现结算选项。
    也就是说,还没完。
    确实,兽群不可能如此有针对性地袭击林琅家的小院,目标很显然就是马车队,那背后肯定有一个主使者。
    主使者到现在都还没露面。
    而且还能驱使裂石虎这种高级野兽,实力恐怕会更加恐怖。
    想到这,林琅连忙大声道:
    “还没完……”
    还没往下说,忽然,一阵阴冷至极的风凭空出现一般,在小院里一卷。
    屋顶的火盆,火苗猛然一暗,让村中光线也一暗。
    “嘶……”
    林琅浑身一颤,仿佛坠入寒冬腊月。
    现在可是盛夏,夜里也热得很,但就这一瞬间,温度竟像是下降了十来度。
    林琅感觉自己的身子像是冻僵了一般。
    “这是!”
    有护卫不可置信般地大喝一声。
    “是阴风!有阴鬼!”
    李胜大喝着,飞身上屋顶。
    此言一出,众护卫纷纷色变,锵锵数声,回鞘的刀剑再度拔出,脸上神色阴沉如水,竟比面对兽潮还要慎重。
    “阴鬼?”
    林琅心中疑惑。
    原身的记忆里,完全没有这个概念,而测试手册里也完全没提过类似的事。
    呼!
    众人惊诧间,村里阴风更盛了,有呼啸之意。屋顶火盆的火焰更暗,导致村里陷入昏暗,寻常人目力受阻。
    咻咻!
    箭羽破空声接连响起。
    噗嘭……
    屋顶的火盆全部被打翻,燃烧的木柴引燃了被盛夏炙阳烤得干枯的茅草屋顶。
    轰……
    大火瞬间蔓延,除了林琅两家,村里大部分的屋子都被点燃了。赤色火光熊熊摇曳,林家村陷入一片火海之中。
    为了应对阴风,就连这种手段也用上。
    空气的温度回升,正常来说,陷入这种火海,人都要被烤的无法忍受,但现在只是隐隐燥热。
    悉悉索索,噼里啪啦。
    一些奇怪的声音混入大火声中。
    “何种鬼怪作祟!”秦玉弦低低喝了一声,声音似乎蕴含着某种力量,穿透力极强,回荡不休。
    “桀桀!”
    忽然,阴暗中传来一声怪笑。
    接着,悉悉索索的声音接近,林琅环视一圈,忽然目光一凝。
    众人正前方,大火薄弱处,一些低矮的身影慢慢浮现。
    “嘶!”
    林琅能听到众护卫整齐划一的倒吸气声。
    显然,这是极为恐怖的事物。
    这些身影,有点像人,长着长长的四肢和小小的脑袋,浑身青黑,身体表面像是没了水分的干瘪树木,根根的肌肉状组织如树根般交错,脸上一片模糊,似乎没有人类的五官。
    并没有直立,而是如猿猴般半爬半走,不像兽群有些慌不择路的冲击,而是慢慢爬到院子正对面的空旷场地里,停下来静静等候着什么。
    数量只有十个,但从护卫的表现来看,恐怕威胁比整个兽群都大。
    阴鬼
    等级:?
    功法:游魂lv10,阴鬼lv?
    生命:无损
    体力:充沛
    境界:阴鬼[绿色]
    [如果没有地狱,那他们从何处而来?]
    林琅逐个查看面板,发现这些阴鬼竟然每一个都有比拟裂石虎的实力,不过整体似乎弱于小裂石虎。
    “这个秦大小姐一直不露面,就是为了养精蓄锐,应付这个敌人?”林琅此时倒是有些别的猜测。
    咻!
    二话不说,秦玉弦就是一箭。
    一道白光划过,指向其中一只阴鬼。
    啪!
    行至大半,一道乌光凭空出现,和白光一撞,双双泯灭。
    接着,幕后操控的身影终于现出身形。
    竟然是一个人类,瘦瘦小小,穿着有些破烂的麻布衣裳,脸上遮着黑色面罩,右手拄着一根木杖,露出也是青黑的皮肤。
    “哼!身为人类,竟然修行阴鬼邪法,难怪只敢躲在暗处,怕是见不得阳光吧?”秦玉弦冷哼一声,怒斥道。
    “嘿嘿嘿!”对面之人似乎很有耐心,笑了一阵后,忽然木杖一抬一指,语气戏谑地道:“秦大小姐,你就别说我了。你们不也同样驱使着恶鬼!”
    “嗯?”
    秦玉弦等人一愣,不知对面什么意思,等顺着木杖所指方向一看。
    原来是指的林琅。
    “……”
    众人一时无语。
    反驳,说林琅只是长得特别特别凶恶而已?那未免也太伤林琅的颜面了。
    不反驳?则在言语交锋上落了下风。
    “哈哈哈哈!”
    忽然,林琅猛吸一口气,朝天大笑数声,手中门板朝地上狠狠一拄。
    “你瞎啊!洒家可是正正经经的人族十六岁少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