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恶超玩 >第9章不如跳舞
“呃……”
对面目不转睛地上下打量一番林琅,似乎还在确认着什么。
双方气势好像有了些许的此消彼涨。
“哼!”对面冷哼一声,揭过此页,转过头看向秦玉弦,“秦大小姐,不如打个商量。你们呢,就此离去,我不做阻拦。我想,这对我们来说,都是最好的选择。当然,你们可能要走回秦城了。”
“你果然是冲着‘天玄盘’来的!”秦玉弦剑眉一蹙,喝道,“是谁指使你的?或者,是谁给你的消息?”
“在此种时刻,这种事有必要讨论吗?”对面之人木杖一个杵地。
十头阴鬼原本半趴在地,忽然直起了上半身。
“还是好好考虑我的提议吧!”
“天玄盘?”
林琅在一旁静静听着对话,又听到一个完全没概念的东西。
“看来,那专门放在内圈的两辆马车,另一辆里运的也许就是所谓的‘天玄盘’。”林琅暗暗思索。
同时,也已经查看了对面之人的信息,却全部是问号,只能看到境界是“鬼使”,可能是驱使阴鬼的意思。
“天玄盘是解决我秦城灾祸之法器,你前来夺天玄盘,必是秦城之敌。要么是灾祸背后的推手,要么是居心叵测的他方势力。你不愿回答,我秦城迟早也会追查到,到时,你所说的话,恐怕要轮到我来说了。”
秦玉弦显得不急不躁,火光映衬下,雪白脸颊有着一抹鲜艳的红晕,但凤眼里只有冷冽的寒光。
“好!好!好!”
鬼使手杖上渐渐亮起乌光,十头阴鬼开始躁动不安,短短的手指上,弯钩状的指甲缓缓伸出,也泛着乌光。
“结阵!”
这种情况下,显然是谈不拢的。李胜一声令下,众护卫腾挪位置,形成以秦玉弦为中心的防卫圈。
对面每一只阴鬼恐怕都强于某一个护卫,而且数量还比护卫多出两只,只有靠配合,护卫们才能应对。
至于林琅这个多出来的人,算不上战斗力。
护卫和鬼使都下意识把他忽略了。
林琅敌不过一只阴鬼,贸然加入战局反而添乱。而鬼使收拾了护卫,那林琅不过是砧上鱼肉。
秦玉弦站在马车车厢顶部,冷静地观察着鬼使。
但她心中并不平静。
此次秦城遭遇兽灾,已经到了危机关头。好不容易央求师尊向三宗求得护城法器天玄盘,便立刻启程返回秦城。
考虑到秦城的敌人可能会从中作梗,便秘密地坐马车走偏僻小路,并一路伪装,且秦玉弦为了避人耳目,从始至终都不露面。
没想到还是被人阻击。
而且,对面还有备而来。
她本来以为对方用山贼阻延,是准备不足,但现在已经知道,来袭的是鬼使,而夜晚才是他最强的时候。
对方甚至有驭兽之法,用兽群消耗护卫体力,逼迫她现身救助。
如果不是林琅发力拖住甚而斩杀一只裂石虎,给了秦玉弦瞬间奠定战局的机会,恐怕鬼使会趁着裂石虎造成的混乱忽然加入战局,那才是最坏的局面。
但,现在的局面也好不到哪里去,至少对方的战力要高于己方。
秦玉弦不过筑基实力,比鬼使差几分。而众护卫都是武夫,也比阴鬼差几分。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
秦玉弦静静蛰伏,敌不动她不动。
鬼使面罩露出的浑浊双眼审视着对面的十个人类,不知为何,他总有些心神不宁。
他已经提前侦查过山村,并无任何异常,但临到头,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不过,事已至此,他也只能认为是自己修为的影响。
“速战速决!”
鬼使运起魂力,沟通阴鬼身上的控制魂咒,御鬼杖一挥。
十头阴鬼无声咆哮,浑身的阴气暴涨,身躯噼啪一声,涨大了几分,显得更为狰狞凶残,脚下发力朝着对面跳去。
“杀!!!”
七个护卫在李胜带领下,齐齐大喝一声,既壮人胆,也催动周身气力,共鸣成阵。
砰砰砰砰!
阴鬼,护卫撞作一团。
“吸。”
秦玉弦轻吸一口气,真元流淌,注入手中法弓,泛起微弱迷蒙的光芒。她右手拇指佩(shè),也是一件法器,可以将真元注入箭杆。弓与两相配合,使得射箭的威力更强。
咻咻咻!
几乎同时发出三声,三只箭如流星,头尾相衔般射击鬼使。仔细一瞧,又能发现,三支箭竟然各个指向的目标都不同。
“三星连珠!”
鬼使低喝一声,两手同时握着木杖,魂力注入,形成一道不可见的护壁。
咚咚咚!
雪白箭羽与虚空碰撞,激起了三道声浪,就像三颗大石丢进湖里,音浪涟漪扩散,震得院墙上的黄土都飞起。
“《九星决》!三星连珠就想威胁到我?”
鬼使丢出冷冷话语,木杖一转划了个圈,浑浊两眼亮起晦暗的光,一圈不可见的波纹已荡开,不向秦玉弦,反而向着护卫。
一开始,秦玉弦和鬼使都很明白。
鬼使操纵阴鬼,要分出不少心神。秦玉弦攻击鬼使为了牵制阴鬼,给护卫反制阴鬼的辅助。而鬼使则想先解决更弱的护卫,再围攻秦玉弦。
别人看不到,秦玉弦的功法里有提升目力和观察力的手段,自然看得明明白白,连忙口中低语,五指扣成一个奇怪的形状,在弓弦上猛地一弹。
嗡!
一道奇怪的法力扩散,和鬼使的无形波纹碰撞,互相消融。
鬼使浊眼一转,再无言语,继续催动魂印,驱使阴鬼攻击,同时不断分心与秦玉弦对抗。
“唔!”
林琅躲在马车背后,却是被这两者逸散的能量波及,一阵胸闷气短,仿佛内脏都被绞碎。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林琅苦笑一声,只能再退几步,并把门板挡在身前,只露出半只眼睛观察战局。
“啊!”
下方,护卫和阴鬼战做一团。
李胜独斗两只阴鬼,手中大刀连连劈砍,但阴鬼的身体不知是经过何种修炼,虽然不是金石,但就像千年老藤,坚韧到不可思议。
李胜一刀能劈开花岗岩,却只能在阴鬼身上留下一道浅浅的刀痕,阴鬼最多震飞,地上一滚,又生龙活虎地缠上来。
其他护卫每人分别被一只阴鬼缠住。
多出来的那只由实力稍高的章正和侯三负责,也就是说,他们两人对上三只阴鬼。
“队长,不行!这鬼东西太硬了,全身都没有弱点!”
一个护卫已经被阴鬼逼得差点失守,身上被阴鬼抓破了好几道伤口,幸好还不影响战力。他尝试过阴鬼的每一个可能的弱点部位,可完全没有类似人类的脆弱部位。
那被阴鬼抓伤的地方,隐隐有着不好的感觉,似乎变得麻痹。
他知道,再拖下去,自己只有一个下场,死。
“集中一处试试!”
李胜一脚踢飞一只阴鬼,翻手用刀架住另一只阴鬼的利爪,顺势一划,在阴鬼的胳膊上造成伤痕。
那里已经有一道豁口,深有一寸,再有几刀,也许就能断掉一只鬼手。
“啊!”
忽然,有个先前受过伤的护卫体力不支,被阴鬼拍中胸口,整个人被拍飞,胸口都憋了一个凹坑。
“糟了!”
失去一个战力,防线恐怕会瞬间崩溃。
那阴鬼拍飞护卫后,马上朝最近的护卫攻击。此时,旁边正是章正两人,本来应付三只阴鬼已力有不逮,再加一只,该当如何。
“我太难了!”
林琅低低骂了句,抓起门板冲了上去。
也许门板能挡一挡。林琅只能祈祷。
他和车队是绑成一串的蚂蚱,护卫没了,他和梅香也逃不了。他不相信这个鬼使会放过林家村的人。
阴鬼没有灵智,只有本能,听从鬼使的命令杀戮,鬼爪朝章正挠去。
章正分身乏术,手中刀正被另一头阴鬼抓住,抽不出,只得抬起胳膊挡鬼爪。
即使知道几乎挡不住,但已没有别的办法。
嘭!
忽然,一道黑影挡在章正侧面,和鬼爪撞击。却是林琅赶到,支起门板挡下了这一抓。
“杠杆原理!”林琅心中狂吼着,用力顶住门板。
章正眼睛一亮,看到鬼爪又举起,连忙再加两分力,胳膊转了个方向,握拳朝阴鬼脑袋一锤。
嚓!
异样感觉传来。
阴鬼的脑袋竟然瘪了一分,而且还被章正这明显力道不太足的一拳给打退。阴鬼在地上滚着,挣扎了几圈才再度跳起。
林琅和章正都能清楚看到,阴鬼脑袋被锤的地方,一道黑烟飘起。
“什么?”
章正大为惊讶。
“拳头可以直接伤到阴鬼!”章正立刻大喝一句。
“不行!”一旁护卫立刻回应,看来已经试过。
“那……”章正不明所以,抽回刀后边应付阴鬼边想。
“是,是长春舞!”林琅忽然大喝一句。
[生命:轻伤(阳气侵蚀)]
他看到了阴鬼身上的状态。
“快,快跳舞!”
章正心中一颤,也明白了自己力量的来源,猛然大喝。
“梅香,出来,用长春舞!所有人,保护我和梅香!”林琅一门板挡住鬼爪,大叫道。
“快,大雁阵!”
李胜一听,提起全部气力,猛然震开两只阴鬼,飞退回马车附近。
众护卫纷纷用出十二分的气力,不顾一切地击退阴鬼,朝马车撤退。
“什么?”
鬼使也通过魂印,得知了阴鬼的状态,大为骇然,连忙驱动阴鬼不顾一切地阻挠。
咻咻咻……
但秦玉弦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全力施展“五星连珠”,让鬼使分身乏力。
林梅香一听到林琅的呼唤,便冲出屋子,到马车下和林琅汇合。
两人齐齐施展长春舞,给李胜等人加持[阳刚之力]。
“果然,仙法武术,不如跳舞啊!”
林琅面上保持着“微微一笑很倾城”,手上捏着兰花指,足下跳着芭蕾舞步,心里默默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