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恶超玩 >第10章最后还是靠老子救场
    林琅和林梅香每人负责一半的护卫。
    林梅香的“长春舞”等级高,给李胜,秦玉弦,章正,侯三等武力值高的人上状态,余下的人则由林琅负责。
    长春舞虽然是个读条技能,但也就三秒。
    不过十来秒钟,所有人身上都有了一个持续时间一刻钟的[阳刚之力]状态。
    众护卫收起刀剑,以肉身相搏,拳掌接触到阴鬼身上,呲呲直响。
    阴鬼那刀砍不进的坚韧皮肤变得和普通人的肉体般脆弱。
    尽管赤手空拳面对阴鬼的利爪,危险数倍,但有了阳刚之力的加持,对阴鬼的威胁也增加数倍。
    更厉害的是李胜,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竟能够把阳刚之力延伸到武器上,以大刀对敌,一刀下去,阴鬼身上便是一个巨大的豁口,甚至差点把阴鬼的鬼爪砍断。
    令人眼花缭乱的刀法,对阴鬼如砍瓜切菜一般,没一会,对上的两只阴鬼便各断了手脚,几乎失去威胁。
    其他人也战果斐然,七八只阴鬼被打得连连后退。
    秦玉弦趁机对鬼使猛攻,五星连珠连续爆发,令鬼使自顾不暇,不断后退避其锋芒,导致阴鬼的动作都有了迟滞,被护卫们伺机穷追猛打。
    “没想到!没想到!”
    鬼使身上乌光猛闪,竭力对抗秦玉弦的箭羽,而阴鬼魂咒反馈着糟糕至极的信息。他只顾查看林家村的环境,却疏忽排查村民,没想到村民里有药师,竟然有克制阴鬼的手段。
    “喝!”
    鬼使污浊双眼恨恨地扫一眼被保护在后方的林琅,林梅香两人,一咬牙,手中木杖一挥。
    阴鬼忽然一顿,放弃与护卫的相持,连滚带爬地聚拢回鬼使身旁。
    “别让他有踹息的机会!”
    秦玉弦低喝,护卫们自然毫不犹豫地追击。
    “哼哼哼!”
    鬼使猛地将木杖往地上一插,施展一个防御阵,抵挡住秦玉弦连绵不绝的箭。
    “是你们逼我的!我本打算留下你秦大小姐的命,现在看来,是不能善了了!”
    鬼使咆哮着说出这些话,接着伸出两根奇长而带着尖锐指甲的手指,猛然朝自己的肚子一戳。
    竟然对自己也如此之狠!
    “该死!”
    秦玉弦银牙紧咬,竭力催动所剩不多的真元,疯狂注入凤鸣弓。
    鬼使用出这种手段,肯定是要拼命了。
    “桀桀桀!”
    鬼使怪笑着,抽回手,手上多了一个漆黑的小球,仿佛能吞噬光芒。
    秦玉弦心中一紧,顾不得未稳固的法术,娇躯一沉,蛮腰一侧,要趁鬼使未有动作前阻止他做些什么。
    突地,不管是近处的护卫,远处的秦玉弦,林琅,林梅香,都同时感到身体里的一切能量顿了顿。
    秦玉弦的法术瞬间溃散,众护卫的招式瞬间散架。
    林琅心中一颤,感觉血液都凝固了,连忙将林梅香拢入怀里,躲到门板背后。
    接着,天地间猛然一暗。
    不管是院子里的火堆,屋顶的火盆,还是被点燃,正熊熊燃烧的村舍,所有的火苗都凭空熄灭。
    嗡!!!
    一声似乎极为尖锐,又好像极为低沉的鸣爆从鬼使身上荡开。
    “噗!”
    “哇!”
    离得最近的护卫齐齐吐血,往后抛飞。
    秦玉弦右手一按,一个护罩形成,可转眼便破了,她脚下的马车车厢瞬间散架,让她无处立足,摔下地面。
    嘭隆!
    院墙直接倾倒,马车齐齐生生被推得滑动后退,车厢全数破烂散架,朝后飞散。
    林琅抱着林梅香,想躲在门板后,但沛然莫御之力倏然拍击到门板上,林琅的蛮力根本挡不住。
    他只能一手抓着门板轴,一手搂着林梅香,被往后击飞。
    砰!
    林琅勉力调整姿势,让自己的后背撞上了马车厢,避免林梅香受伤。
    “咳!”
    林琅只觉嘴中一甜,浑身的骨头像是断了大半一般,整个人跌落在没了车顶棚的马车上面,眼睛发黑,差点晕了过去。
    “这是!?”
    秦玉弦眼里首次出现骇然。
    这到底是何物,竟然有此等威力。
    “冥,冥土降临……”林琅强撑着身子,紧咬牙关,压下剧痛,挤出这么几个字。
    [生命:5/30(垂危)(骨折,流血,气息紊乱,阴气入体……)]
    面板里一大串的负面状态,一眼都看不完。而这些负面状态,大半都来自一个总状态:
    [冥土降临]
    “冥土降临?”
    秦玉弦离得近,听到了林琅的话,惊骇而不明所以地惊叫了一句。
    “哼哼哼!没想到,你竟然能认出来。不错,这就是一丝冥土碎片。耗费我无数精力获得,竟然要拿来对付你们这群乌合之众,你们也算死得其所了。”
    鬼使笑容里全是得意。
    仅仅一丝碎片,竟然便有如此威能,这冥土到底是什么东西?
    林琅一边调整呼吸,试图恢复身体的掌控,一边心里乱糟糟地想着。
    怀里的林梅香没了动静,不知情况如何,林琅更为焦急。
    “是吗?看起来你这冥土碎片不过是一次性用品。别高兴得太早。”
    秦玉弦强压住气血翻腾和乱窜的真元,摆出一副无大恙的姿态,不过,苍白的脸和唇显示着她状态并不好。
    “我们还没死呢!”
    一旁,李胜撑起身子,又扶起一旁另一个护卫。
    其他护卫不管伤情如何,也死撑着爬起来,至少气势不能输。
    对面的阴鬼基本已经报废,缺胳膊少腿,甚至有的脑袋耷拉,缺了半边,恐怕林琅都能对付一两只。
    而鬼使用出这种能力,似乎也负担不少,身子都枯萎了。
    “嘿!”
    鬼使不答,低低叫了声,原本拿着冥土碎片的右手往插在地上的木杖一握。呜地一声,木杖上腾起一团灰雾。
    灰雾几个蠕动,忽然分成几团,激射至旁边的阴鬼身上,笼罩着,形成一个个灰色的雾茧。
    众人的心一沉。
    仅仅数秒,这些雾茧肉眼可见地缩小,最后全数没入阴鬼身体里,阴鬼开始躁动不安,身子抖动着。而那些先前受伤之处,豁口迅速复原,凹坑鼓起,断手断脚处一阵蠕动,竟断肢重生。
    完了……
    一些护卫心里绝望地叹息。
    他们身上的伤口,即使敷上了伤药,也不可能短时间内复原,怎么可能再抵挡恢复如初的阴鬼。
    “结束吧。”
    鬼使轻轻一挥木杖,阴鬼沙沙沙地抓着地面,朝院子里再度冲去。
    “不行!”李胜抑制不住伤势,又一口鲜血吐出,咬咬牙道,“大小姐,你先走,我们拖住阴鬼!”
    “对!大小姐,你先走!”
    其他护卫纷纷咬牙低喝,一边撑着身子,挪动聚拢到秦玉弦身前,摆出还能活动的手脚,准备和阴鬼拼死相斗。
    他们死了没关系,家人还有秦府照料,要是秦玉弦遇害,就是天塌了。
    “不行!”
    秦玉弦凤眼里有光芒闪烁。
    在一开始,她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现在还不到彻底放弃的时候。
    “大小姐!……”众护卫一急。
    “放心,不管怎么样,你们都会在轮回殿团聚的!”鬼使嘿嘿笑着,并不在意。
    砰砰砰……
    阴鬼却已接近,朝众人扑击,没给他们再做任何商议的机会。
    “我跟你拼了!”
    众护卫拼命狂吼,调动全部的力气。
    咚!咚!咚!咚!……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让所有人都讶异到了极点。
    只见那些来势汹汹的阴鬼,忽然间便飞了起来,一个个都仿佛破败的棉絮一般,在空中散架。
    护卫们的气力,本来只剩不足一成,却将这些阴鬼瞬间击打得反向飞退。
    阴鬼身上腾起了阵阵黑烟,就像被烧到一半扑灭的木头,浓烟滚滚,一摔到地面,就像朽了的木头,散了架,只剩一个大致的形状。
    “什,什么!不可能!”
    不管是鬼使,还是护卫,亦或秦玉弦,都瞪圆着双眼,望着这双方都不敢置信的一幕。
    形势逆转!
    “咳,咳!玛德,最后还是靠老子救场啊!”
    后方,林琅一手抱着林梅香,一手按在马车里的白色圆盘上,脸上无声大笑的表情,如恶魔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