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恶超玩 >第16章人头可以不收经验不可不要


  街边,人头攒簇。
  围在中间的是四人。
  一人穿着铠甲的城卫打扮,腰间悬刀,站在一旁听着叙述。
  脚下是一个瘦骨嶙峋的身影,身上衣衫破旧,看样子也就十岁出头的小孩。双膝跪地低头趴伏着,浑身颤抖,眼角泪水早已流干。
  正前方则是一个锦衣男子,身旁还站着一个和瘦弱小孩年龄相仿、同样瘦弱的孩童。
  “这恶仆偷了五两银钱,证据确凿,还有家仆小月为证。人证物证俱全。城卫大人,这种罪行该当如何?”锦衣男子双手抱胸,一副全凭城卫处置的看戏姿态。
  “这……仆役犯上,私盗财物,按秦城律法当诛。只是,按理来说,应该以你们唐家家法处置,就不用我动手了吧?”
  城卫客气地拒绝了对方的要求。
  他也是有苦说不出。
  这人是唐家少爷唐明亮,唐家的紫牙武馆在秦城也颇有些影响力。最近紫牙武馆在秦城管辖境内的生意被不明势力针对,损失惨重。紫牙武馆认为秦府治安不力,联合一批武馆和帮派要求秦府出兵调查。
  军队是守卫秦城的,不可能专门为某个武馆的损失出动,秦府自然拒绝。
  紫牙武馆心生不满,最近经常闹些麻烦。
  今天他刚巡逻到这,便恰逢其会,已被纠缠了好一会,心中烦躁不已。
  偏偏最近严令维持城内安稳,他也不敢把事情闹大,而且谁也不想刀上见血,平添忌讳,只得在此拖着,希望唐明亮不耐烦后离去。
  “家法怎能大过城法!请城卫大人就地正法!”唐明亮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
  这个家奴确实偷窃了钱财,本来准备在家里处置,但唐明亮灵机一动,故意带到大街上来给城卫找找麻烦。
  唐明亮就是要用这种两难的境地来为难城卫,给秦府施压。
  至于家奴的性命,本来用家法也会同样处置,现在只不过换了个场合而已。
  像这种养不熟的奴仆,养了也是白养。现处灾年,类似的小孩遍地都是,不愁没有补充。
  两者相持已小半时辰,引来周围一群看热闹的。
  有的是和紫牙武馆临时同盟的其他武馆、帮派,不嫌事大地吵闹着要城卫就地处决犯人,还坚决不许城卫拉回府衙处置。
  有的是纯粹的看客,不时讨论几句跪地犯人偷窃之可恶,犯上之下劣。还有些则是看客的仆役,低着头沉默着,也许有些对犯人接下来下场的感同身受。
  “这才两年,秦城局势竟然到了这等地步,竟然连小小武馆也敢欺到我秦府头上了!”马车上,秦玉弦听完李胜回来的报告,心中愠怒。
  “驱散人群,把主事者带回府衙!”秦玉弦凤眼微眯,下令道。
  “是!”李胜领命,招呼几个护卫上前。
  “怎么,城卫大人的意思是放过犯事的恶奴?倒也可以,只要你宣布恶奴无罪,我即刻放过恶奴。否则,还请城卫大人尽快行刑!”
  这边,唐明亮看城卫踟蹰模样,知道城卫在等先前离去的同伴带人回来,便加重语气,一个劲地催促。
  “行刑!行刑!”
  围观者唯恐天下不乱地齐声高喝。
  城卫的脸越来越黑。
  这些武馆和帮派几乎已经踩到脸上了,他心里也有气。偏偏现在秦城局势不好,不能让这些武馆帮派在城里闹出乱子。
  “算了,既然城卫大人不愿秉公执法,我只好以家法辅城法了!”
  看事情已经闹到极限,再下去恐怕会招来反扑,唐明亮“呛”一声抽出随身宝剑,举到跪伏小孩脖子上。
  围观人群中,有一人身穿麻衣,头戴斗笠垂下布帘遮住面容,见状浑身一紧,手悄悄摸到腰间,可却好一会没有动作。
  他在犹豫,要不要出手。
  “你!”城卫也是低喝一声,要制止唐明亮。
  当街杀人,血染大街,乃是不详。
  “怎么?城卫大人既然不愿动手,还要阻止我行家法?”唐明亮哂笑一声,手中宝剑高举,在阳光下泛着明晃晃的寒光。
  城卫心中一怒,却也只得止住话头。
  “嘿嘿!”唐明亮得意一笑,手中宝剑猛然一劈。
  人群中,麻衣人咬咬牙,手在腰间一摸,便要动手。
  “刀下留人!!!”
  就在此时,忽然一声爆喝轰然炸响,就像平地一声旱雷,震得不少人耳朵嗡嗡地响。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一道漆黑的影子倏然飞入场中。
  咚!!!
  影子猛然砸在街面,竟将夯实的街面砸开,陷入一截。同时,恍若地震般的震动荡开,震得好些人脚下不稳,差点跌倒。
  唐明亮连忙稳住下盘,刚刚落下的剑也止住去势。
  “什么东西!”
  众人骇然,定睛一看,却见飞入场中当街伫立的是一似刀非刀,反而更像一块门板的长方形之物。
  接着,某个方位的围观者被一双大手拨开。一个庞然身形挤进了人群。
  众人不由好奇转头一看。
  结果,这一看就不得了了。
  这身影浑身黝黑,脸上噙着笑。
  只是,这笑透着一股九阴寒气,那黝黑的脸好像是十八层地狱里爬出的恶鬼一般,狰狞可怖,凶恶滔天。
  “鬼、鬼!”不少人吓得失声大叫。
  最近坊间流传着幽魂野鬼的传说,几乎家喻户晓,不少人都已疑神疑鬼,现在再看到这张脸,想象和现实一结合,冲击力直接翻倍。
  噗通!
  一些人没被先前的震动震趴,现在却直接被吓趴下了。
  “朗朗乾坤,恶鬼尔敢!”
  忽有大胆武人跳入场中,拔出兵器大喝。
  “你才是鬼,你全家都是鬼!”
  看着面板里刷屏一般的好感度减少的信息,林琅呵呵一声,对着武人便是一个恶鬼咆哮。
  噗通!
  这个武人也趴下了。
  林琅摇摇头,继续往里走去。
  “你、阁下有何贵干?”
  城卫见林琅走来,暗暗咽了一口唾沫,嗓音干哑地问了句。
  他能感觉到对方是个人,而且就是个普通人,恐怕几招他就能制住对方,可对方那张脸不知为何,就是有一种奇怪的法力一般,让人不敢直视。
  他觉得这人肯定不如表面这般简单。
  “我以为我说的‘刀下留人’已经很清楚了呢!”林琅耸耸肩道,“这犯人归我了。”
  “你到底是谁?”
  一旁,唐明亮先前也被林琅样貌震慑一番,此时才清醒,觉察到自己竟然被区区相貌吓住,不由心起怒火,宝剑一抬指向对面。
  “我是谁不重要。如果你非要问,就当我是一个路过的靓仔吧。你这奴仆多少钱买来的?”林琅无所谓地问道。
  言罢,右手一伸,抓住鸿毛剑柄,用力一拔。
  嚓……
  鸿毛重新回到手里。
  “你这恶汉莽夫,也敢插手我唐家家事!”唐明亮哼了一声,却还是收回宝剑。
  对方的武器让他不敢小觑。
  “我确认一件事啊。那个,咱青阳国律法里是不是有这么一条,‘凡奴仆犯罪,按城法当斩而按国法不当斩者,他人可银钱补足损失后相赎’。”林琅娓娓道来。
  “胡编乱造……”
  唐明亮并不知道有这条律法,以为对方胡诌而已。
  “似乎确实有这一条……”一旁城卫眼一亮,应和道。
  这种边角条律几乎没人注意,城卫确实读过,但没有林琅提起,他也是想不起的。
  至于林琅为什么会知道。
  鬼知道原身在林鹤处到底学了多少东西,反正这些常识都是林鹤教的。而这种奇怪的律法,林琅也懒得管是否真的能被执行。
  现实里比这还奇葩的法律比比皆是,更何况天玄大陆上这种古代王朝。
  林琅需要的只是拖延时间而已。
  “那就是了。我要买下这人。”林琅指了指跪伏在地的人。
  “这……”唐明亮忽然有些蒙蔽了,他没想到竟然还真的有这种奇葩律法,但他可不会被对方就这样简单戏耍,便笑着回道,“我不卖。”
  “不卖?恐怕不行!”林琅摊了摊手,“你如果执意要处死这人,那我就有权赎买。除非你把他无罪释放,那我就没权利赎买了。”
  “你!”唐明亮一愣,忽然意识到对方话语的玄机,宝剑再度举起。
  “哎……别这么冲动嘛!”林琅踱步走到城卫身旁,继续摊手,“选择权在你喽。要不然你就公然违抗青阳国律法,就地处决家奴,我也没意见……”
  “……没错!”城卫听着,忽然也反应过来了。
  这一招实在是妙啊!
  本来唐明亮用秦城律法来为难他,让他陷入两难的境地。现在这人用一个边角律法一下把问题丢回给唐明亮,可谓是绝妙反击。
  周围不少人也已想明白其中玄机,低声议论着,指指点点。
  “你敢!”
  唐明亮更怒,咬牙切齿,可却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又有几人拨开人群走进来,是李胜带队的护卫们。
  林琅路过秦玉弦马车时,听到秦玉弦吩咐李胜的话语,却眼看唐明亮要动手,只得出手阻止。
  毕竟眼前的经验不能丢。
  此时一番纠缠拖延,李胜集合护卫到了现场,林琅的目的也基本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