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恶超玩 >第21章即将捕获一枚眼镜娘


  秦城西面是大片的居民区,主要是下层苦力的住宅,自然不会像药王院建筑堂皇,多数都是低矮的红瓦土墙,不少都有破洞,用些棕榈皮或茅草盖着。
  某处一间倒塌一半,只有些枯枝遮盖破缺的小屋,装饰性多过实际用途的木门吱呀一声打开。一道微黄的光芒投入,微微照亮小屋里一捆捆的茅草和干柴。
  一道瘦小的身影一手托着一盏油灯,上面的灯火只有黄豆大小,一阵小风也许就可吹灭,另一只手提着一个陶罐和几个纸包。
  “姐姐,你在吗?”
  小花轻轻叫了句。
  “我、在这。”过了一小会,才有声音回答。
  声音似男似女,透着虚弱无力,还有些虚无缥缈之感。
  话音落下一会,一捆干柴后转出身影,身穿麻衣,身形纤细,小小的瓜子脸苍白如纸,在微弱烛光下像是透明的。
  “小花,你……来了?”瓜子脸脚步悄无声息。
  “姐姐,我抓了药,现在给你煎药!”
  看到对方安然无恙,小花有些紧张的小脸放松,手脚轻快地把屋子中央的火堆点燃,放上装满药材的陶罐。
  “姐姐,来,吃饼!”小花打开纸包,露出里面几张葱油大饼。
  “谢谢你,小花!”瓜子脸脸色平静地接过饼,咬了一小口,又抬起头,“你、真好。”
  “姐姐,你帮我治好腿。现在你生病了,我也应该照顾你。”小花添一根柴火进火堆,回过头笑道。
  火光将她的脸映得通红。
  接下来,屋中没了话语,只剩柴火噼啪燃烧。
  一个时辰后,火焰渐小,药材熬好。瓜子脸喝下药汤,而小花因一天的疲累和惊吓,不知不觉已经睡着。
  瓜子脸呆呆看了小花半饷,随后盘膝坐下。
  火焰熄灭,瓜子脸身上浮现极为微弱的荧光,接着,一根根莹白的光须伸出,缓缓缠绕到小花瘦弱的身躯上。
  “留人……恩人……”
  睡梦中,小花嘟囔着什么。
  ……
  次日清晨。
  练一遍刀法,进度涨了几分。
  林琅简单吃过早饭,到主殿找何楚浔。
  在何楚浔带领下,林琅给主殿的神农像上香行礼,完成入门礼仪。
  目前何远山并无收徒的打算,而何楚浔还没有收徒的能力,所以这边药王分院都以神农为师,互相之间称为师兄弟,师姐妹。
  林琅入门,则得称呼何楚浔一声“师姐”。
  分院具体的修行事宜一般由何楚浔负责,如果有特别出色的弟子,会送回药王院门派所在的药王谷修炼。
  所以严格来说,秦城的药王分院只是药王院的一个外门。
  “药王院由十二主脉组成,我和爷爷属于百草一脉。可以修行的功法有两部,分别是《百草医经》、《百草毒经》。除此之外,还有各种培植药草和制药的方法。”
  何楚浔引着林琅往后殿而去,一边介绍着药王院的一些具体情况。
  “我修习的‘长春诀’不知道属于什么功法?”林琅问道。
  “正是《医经》引气阶段的功法。”何楚浔答道。
  按何楚浔的介绍,修真一脉境界有引气,练气,筑基,先天,金丹等,而药王谷也有对应的药师境界:入门,云游,悬壶,济世,药宗等。
  “既然你已入门‘长春诀’,那我再传你‘五毒诀’,也就是《毒经》的引气期功法。之后观察修炼的情况,看看适合哪方面。”
  何楚浔递给林琅一册薄薄的册子,记载的正是“五毒诀”。
  册子不过十页左右,讲述了一种特殊的运气法。所使用的一样是“药力”,只是五毒诀的运用法和长春诀差不多是截然相反。
  长春诀讲究生生不息,五毒诀则是侵染摧毁。
  林琅默读一遍,面板里便有了[五毒诀lv0(未入门)]。
  “既然你已长春诀入门,再修行五毒诀应是事半功倍。你先自行修炼,有问题直接来找我。我现在教你些百草一脉的培植之法。”
  说话间,何楚浔已带着林琅来到后院。
  这里像是一个大花园,面积有一亩左右,开垦了几垄田地,种着各种药材。
  药香盎然,似乎散发着灵气。
  林琅沉醉般深呼吸,感觉神清气爽。
  “这是咱们分院的药种苗圃。有聚灵阵聚集灵气。”何楚浔看到林琅的模样,不禁轻笑,脸上现出梨涡。
  “这是……九牛力……望江南。”
  一走入药材中间,沉稳而知礼的何楚浔性子似乎变得活泼,不时给林琅介绍各种药草。每次介绍时,都会先弯腰轻抚一番,就像对待自家孩儿一般。
  “这个呢?”
  林琅走在另一条垄沟,忽然看到一棵有些莫名熟悉的植物。
  一节节的茎秆,从茎节处长出绿色的长条叶子,叶子和茎中间有一棒状果实,顶端垂着细细的须。很像记忆里的玉米,但只有一米左右高,苞谷细长干瘪。
  “那是……”
  何楚浔望了望林琅所指植物,前倾身子看了看,话语一顿。
  林琅有些奇怪地回望一眼,看到何楚浔微眯着眼睛盯着“玉米”。
  也许觉察到林琅的视线,何楚浔收回身子,往前走到垄沟之间的小道,从另一边绕过来,走入林琅所在垄沟。
  走到植物近前,何楚浔弯腰轻抚一下植物,这才出声:
  “是‘龙须’。”
  说完,何楚浔转头,却发现林琅正正盯着自己看,心里一虚,脸上闪过一丝羞红。
  “咳!”林琅轻咳一声,打破有些尴尬的气氛,拱手问道,“敢问师姐,你的眼睛?”
  从见面起林琅就觉得何楚浔的眼睛有些奇怪,经常习惯性地眯眼,看向某些东西会有迷茫感,还很喜欢靠近甚至摸一摸她要介绍的东西。
  而适才她的表现则完全印证林琅的猜测。
  何楚浔竟然是个超级近视眼。
  “难怪对我友善的笑容免疫,敢情是看不清我的脸……”林琅心中释然,同时怪异荒谬感油然而生。
  在这可以修仙得道的世界,也会有近视?
  何楚浔对此事有些羞与人提。
  毕竟她可是个药师,代表着某种完美形象,却有着这种缺陷。
  被林琅当面问破,何楚浔有些恼,也有些羞,不过看到林琅是有礼有节地询问,并无任何调戏或嘲弄的意思,何楚浔这些情绪也只是一时而起,她很快将自己师姐的身份摆正。
  “师弟见笑了。这是我从小落下的病根了。”何楚浔随意回道。
  “从小?”林琅心里一动,“恐怕是娘胎里带出来的,也就是‘先天性高度近视’。难怪身为药师也无法治愈,而且连何老头也没有办法。”
  “师姐,你这应当是一种‘先天视觉缺陷’。”林琅将心中分析道出。
  “爷爷也是如此说的。他说如果我能够到达先天境界,也许就能治愈。”回到这种具体讨论病理的环节,何楚浔恢复了沉稳的性子。
  “那岂不大大影响平时的生活?”林琅状似随意地问。
  “除了有些认不清人之外,都还好。我有五行六觉交感之法,可不用视物而辨明一切。”
  何楚浔回答时,手上掐了法决,林琅立刻感觉到衣服表面有一道轻微的触感,想来是何楚浔的法门。
  “她这种程度,恐怕得有上千度,相当于半个瞎子了,但日常生活却几乎看不出来,也是难得。”
  “看起来天玄大陆还没有眼镜这种东西,否则以何老头的实力早给她配上了。”
  “师姐,我有一法,也许能为你缓解一二。”
  想到这,林琅决定试着把眼睛这东西弄出来。不为别的,只是想到何楚浔戴上眼镜化身眼镜娘的样子,肯定十分有趣。
  “师弟,是何办法?”何楚浔心中一动,但面上并无特别神情。
  “容我暂时保密。”林琅忙道。
  没弄出来之前,他还不敢打保票。
  “那先谢过师弟了!”何楚浔微微一笑。
  爷爷早给她试过无数药方,均是无效。林琅这贸然一说,她只以为是对方安慰自己的话语而已。
  “这个新师弟看起来莽撞,似乎还是挺细心和热心的。”何楚浔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