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恶超玩 >第27章要么让我帮忙要么死


  “苟哥,怎么办,黑狼帮和白熊帮都在找我们!”
  一间破败的小屋里,黄苟三人藏了一夜。
  “玛德,白熊帮竟然帮黑狼帮!”黄苟恨恨地道,可是语气十分虚弱,满脸发黑,尤其是一双眼袋,跟染了墨汁似的。
  三人被林琅的毒折磨了一晚上,根本睡不着,现在已经奄奄一息,不知情的人看到会以为三人行将就木。
  “嘘!”
  突然门外有脚步声。
  “苟哥是我。”帮众曹卓出声叫了一句,推门进来。
  “怎么样?”马成志连忙问。
  “没人,安全。马车就在门外。”曹卓回道。
  “那我们现在就走。”
  黄苟让曹卓搀扶三人上车。
  一刻钟后,马车停在长春医馆门口,曹卓叫来学徒,将三人扶进医馆内,排队等候大夫。
  “何老,来了三个身体虚浮的汉子,比较严重,您是否出手诊治?”
  “嗯。”
  何远山随意点点头。
  何远山身着素白色医袍,在一间单独的小房间里慢条斯理地翻看医经。他每隔几天就会来长春医馆坐坐诊,纯粹是满足见识各种伤病的个人爱好。
  “这个林琅,资质平平,只是五行伪灵根而已,本来是打算过段时间找个借口打发去城外药园。不过浔儿说却他天资不错……嗯,再观察几天好了。”
  何远山不自觉地砸吧一下嘴巴。
  这时,学徒领着黄苟四人进来。何远山只是瞥一眼,眼睛就移不开了。
  “大夫,快,救救……我们吧。”黄苟被颠簸马车折腾一会,感觉又虚弱不少,上气不接下气地求道。
  “你们是何人所伤?”何远山本怡然自得的表情已变得肃穆。
  三人的情况他太熟悉了,根本不用把脉便能看出端倪。
  “大夫,您知道我们……这是怎么了吗?”莫小聪问道。
  “你们自然是中了毒。”何远山捋了捋山羊胡,皱眉道。
  “毒?”
  黄苟三人一惊。
  他们一直以为是吃坏了肚子。现在盛夏,食物半天就坏,有时候舍不得丢也管不了太多。而他们前天恰好吃了不新鲜的东西。
  哪知道,大夫竟然说是中毒。
  “难道是黑狼帮下的黑手?”黄苟四人互相看了看,都是类似的心思。
  他们都下意识以为食物被动手脚,完全想不到五行之毒可以凭空而发,自然也就没想到林琅头上。
  黄苟握了握拳,却发现浑身无力,想狠狠骂一句,却发现连骂人的力气都没了。
  一股强烈的挫败感涌上心头。
  黑狼帮要对付黄狗帮,真的是易如反掌啊……
  “黑狼帮?”何远山在秦城住了这么多年,自然也听过这个帮派。但他知道,黑狼帮本身是几乎不可能有这种手段的。
  因为黄苟三人所中的是百草一脉《毒经》的专有之毒,只可能是百草一脉的人出手。在秦城,除了何远山自己之外,还没人会用这些毒。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就是百草一脉其他人来秦城了。
  目前百草一脉在青阳国只有秦城这个分院有传承,可见,九成九的可能是药王谷的百草主脉来的人。
  “到秦城,竟连招呼都不打一声,真当我老了么?”
  何远山心思转了转,觉得自己可能深居简出太久,谷里的老家伙把他遗忘了。
  他想不到的是,何楚浔瞒着他把《毒经》第一层给了林琅,而林琅竟然一天之内就入门了。
  “那大夫,能治吗?”
  听到自己是中毒,而且这么严重,三人原本已经虚浮发白的脸更是纸片一般,抖抖索索地就要给何远山跪下,求他救命。
  “无妨。”
  三人所中的五行之毒等级很低,何远山懒得出手,直接让医馆开了点中和的药方,让医馆多挣点药钱。
  而何远山本人则心思大动,准备去黑狼帮看看究竟。
  半天之后,黄苟三人离开医馆。
  三人其实很快就好了,只是身体被折腾掉太多元气,又恢复了一阵。
  “苟哥我们现在去哪?”
  眼下黑狼帮和白熊帮已占据了黄苟帮的驻地,三人站在医馆门口,一片迷茫。
  “先回小屋。”
  黄苟虽然也没什么主意,但毕竟作为一帮之主,不能显露。
  走了一会,莫小聪突然惊叫一声,吓得另外三人差点转身就逃,定睛一看才发现是昨日在铁匠铺遇见的那个恶人。
  “正好!”
  黄苟三人怒上心头。
  恶汉敲出的三个脑包虽然不鼓了,可还是青紫色。三人正郁闷着,现在仇人见面自然是分外眼红。
  可转念一想,才发现应该打不过这恶汉,四人连忙推搡着准备到一旁藏身偷袭。
  “哎,站住!”
  可是迟了,对面的林琅已经看到了这四人。
  “看来任务又有着落了。果然,爱笑的人运气不会太差。”
  下午时分,林琅继续出门寻找任务,还没转多久,便看到了黄苟四人。
  看到林琅咧嘴露出一个邪恶至极的笑容,黄苟四人浑身一颤。不过身为有点武力的武者,胆气还是有一些的,迅速摆出架势,组成了地术阵。
  “咦,都好了?”
  林琅无所谓地走近,看到三人生龙活虎的模样,有些意外。按他推测,即使三人的毒素消退了,身子应当不会这么快恢复活力才对。
  “你要如何?”
  黄苟恨恨地叫道,一言不合就要动手。三人头上的脑包都还没好,又被这恶汉出言嘲弄,黄苟本身性子就直来直去,哪里忍得下这口气。
  “哎,别冲动,有话好好说嘛,干嘛一言不合就要动手,这种暴脾气得好好改改。”林琅退后一步摆摆手,“我就是想问问你们,有没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地方。”
  “与你何干!”
  黄苟看到对方惺惺作态的模样,心中更怒了,要是能打过对方,他绝对立刻出手。
  “你们不是和什么黑虎还是黑狼帮有矛盾吗,我觉得你们应该需要帮忙。”林琅看黄苟一副要“爆衣”的姿态,只得无奈地继续点明自己的意思。
  “什么?”林琅的话,让黄苟一愣。
  对方的态度,他有点似曾相识。
  “苟哥,别听这恶人在这膈应人!要不是他昨天在铁匠铺拦住我们,我们说不定能拿到兵器,赶回帮里的话,就能挡住黑狼帮了!”马成志在一旁声嘶力竭地吼道。
  “对!”
  “对!”
  曹卓和莫小聪咬牙同意道。
  黄苟也是脸色一变。
  双方早有矛盾,不动手已经不错了,对方还说这种话,不是假惺惺,还能是什么?
  “不是一路人,不走一道门。你要动手我们奉陪,否则好狗不挡道!”黄苟硬气地叫道,一副势不两立的模样。
  “哎……”林琅无奈地摇摇头。
  这就是不被理解的感觉。
  “哼!我们走!”
  看到林琅没有动手的意图,黄苟带着三个帮众回身就走。
  “等等!”
  林琅把鸿毛往地上“咚”地一放,地面都震了一震。现在鸿毛快300斤了。
  “我让你们走了吗?”
  林琅脚下一动,已追上了黄苟四人,抄到他们面前。
  “要动手?”黄苟四人眯了眯眼,重新摆开架势。
  林琅嘴角一翘,冷笑一句,说着便将鸿毛往前一递。黄苟完全没反应过来之前,鸿毛已落在了他的肩上,脖子旁边。
  嘎吱!
  林琅稍稍放了放,鸿毛沛然莫御的重量慢慢加到黄苟肩上。
  黄苟脸色大变。
  “苟哥,苟哥!”三个帮众一急,朝林琅围去。
  “别动!”黄苟却将三人喝住。
  他感觉自己的肩膀都快碎掉了。没想到被对方随意提着的武器竟然如此之重,这还只是对方稍稍放开的程度,要是对方一松手,说不定他半边肩胛骨都被压碎。
  那之后还怎么在码头扛麻袋。
  “你到底想做什么?我告诉你,要杀要剐可以,但是不能侮辱人!”黄苟脸色铁青地咬牙道。
  鸿毛加身,他只能不断地放低身子。
  “做什么,我不是说得很清楚了?好好说你们不爱听是吧,那好……”林琅摇摇头。
  “要么让我帮忙,要么死!”
  噗通!
  听到“死”字,黄苟脚下一软,半跪于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