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恶超玩 >第28章挑战任务


  “动手吧!”
  黄苟硬气地叫道。
  尽管他已经满头大汗,觉得肩胛骨出现裂缝,甚至脊椎都压弯压断。然而,从组织码头这些苦力成立黄狗帮时,他隐隐已经有了某天因此丧命的觉悟。
  现在黄狗帮都名存实亡了,黄苟也有些心丧若死,面对林琅这恶人的羞辱,黄苟干脆死撑到底,不再妥协。
  “苟哥!”
  马成志,莫小聪二人有些手足无措。想朝林琅动手,但知道绝对打不过,想求饶又有黄苟出言在先。
  “这位……好汉!你说的帮忙是真的?”
  黄狗帮四人里,曹卓并没有经历昨天铁匠铺的冲突,因而对林琅没什么成见,在这时反而小心翼翼地问了句。
  “我不想再重复我的话。”
  林琅随手一提,收回了鸿毛。
  “嗬”
  黄苟浑身一松,差点一头栽倒,被马成志扶住。
  “你……”
  到此时,黄苟才算是勉强有一分相信林琅的话,当然,心中大半还是疑虑,觉得可能林琅就是为了看黄狗帮的笑话而已。
  但林琅没有动手的打算,还是让四人浑身一松。
  说说又何妨,反正黄狗帮处境已经不可能更遭。
  五人到路边茶摊要了茶水,落座交谈。
  “说吧,你们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一定要直接说,不要拐弯抹角。”林琅瞥一眼面板里时不时刷出的“好感度减少”信息,随意喝着茶道。
  其他三人一致看向黄苟。
  黄苟低眉顺眼,不是屈服,主要还是不想直视对面,将信将疑地道:“咱们帮现在遇难,你能帮忙?”
  [黄苟向你发布任务“黄狗帮危机”,接受:是/否?]
  林琅意念一动。
  [你接受了挑战任务“黄狗帮危机”]
  [任务提示:黄狗帮,黑狼帮,白熊帮在争夺码头控制权上屡屡争斗,现在黄狗帮陷入黑白二帮的夹击,其中有诸多缘由,需要你全力发掘。
  备注:该任务有隐藏剧情]
  “挑战任务?”
  林琅目光一闪。
  没想到几个低级人物竟然能引出挑战任务。
  挑战任务,顾名思义,就是难度颇大的任务,特点就是有多种的任务完成度,还有隐藏成就,一不小心还会失败。而一旦成功,报酬绝对丰厚。
  像林家村夜袭,实际上就相当于一个挑战任务。
  “跟我说说具体情况吧。你们昨天到铁匠铺,也是和这有关吧。”想到之前林家村夜袭的应对艰难,林琅不得不专心对待这个任务。
  当然,丰厚的报酬也让林琅心思大动。
  四人互相看了看。
  “这人好像不是在想消遣我们……”互相之间都读出了这样的眼神。
  “是这样的……”沉吟一会,黄苟道出黄狗帮的遭遇。
  秦城有一个大码头,每日进出大量货物。秦城有一大群人是靠搬运货物等粗活维持生计的。这三年秦城爆发兽灾,大量外来的人涌入秦城,抢占秦城人的工作,由此就引发了剧烈的争斗。
  白熊帮是秦城老帮派,一向把持着码头工作的分配和管理。黄狗帮是底层劳工的一个小帮派,主要是在遇到困难时,大家有个抱团取暖的地方。
  黑狼帮是一群外来人组织的帮派,这两年才成立,可是迅速壮大,很快和黄狗帮和白熊帮起了冲突。
  当然,黑狼帮是不敢太惹火白熊帮的,因为白熊帮有些秦府背景,所以情势就变成了黑狼帮和黄狗帮争夺码头。
  白熊帮也解决不了外来人的问题,只得看两个帮派互斗维持平衡。
  这次黑狼帮和黄狗帮又因为些事情起了冲突,黑狼帮不知为何,手段变得十分爆烈,一副彻底击溃黄狗帮的势头。两方爆发多次冲突,黄狗帮受伤了许多人。
  黄苟觉得黑狼帮这次是来真的,这才专门到铁匠铺买兵器,并且暗中向白熊帮求助,他相信白熊帮不会坐视黑狼帮壮大威胁到白熊帮的位置。
  白熊帮也答应调解,甚至会在适当时候出手援助。
  谁知道,白熊帮不知道为何突然和黑狼帮一起突袭黄狗帮的驻地,占据驻地后对黄苟大肆搜捕。现在黄苟只能到处躲藏,想办法和被击溃的其他帮众联系汇合。
  “原来是这样。”
  说到这,林琅总算解开了为何自己会无意救下三人的疑惑。
  “现在黄狗帮的笑话你也看完了,可以放我们离开了吧。”黄苟说完这些遭遇后,更加丧气,也想到自己是斗不过眼前这个恶人的,现在只期盼快点回去看看帮众的情况。
  “你们难道不想知道白熊帮突然翻脸,黑狼帮突然发难的原因?”
  林琅对黄苟的话不置可否,反而慢悠悠抓起茶碗灌上一口清淡如水的茶。
  “你知道!”
  黄苟浓眉一抬,差点直接跳起来。
  要不是白熊帮突然反目,黑狼帮是不可能短短时间就攻占黄狗帮驻地的。这也是黄苟最不解之处。
  “我现在还不知道。不过我有脑子,两个一向不对付的帮派突然合作的原因无非就那么几种。”林琅慢条斯理说道。
  “哪几种?”
  四人纷纷开口询问。
  他们此时早已将林琅可能看笑话的念头丢不知道哪去。
  “第一,自然是财。可能是黑狼帮给了白熊帮一大笔钱。”林琅沾茶水在木桌子上画一个“财”。
  黄苟眉头慢慢皱起,一脸疑惑和不信。
  “看来你也不相信这种原因。毕竟,黑狼帮给的少,请不动白熊帮,还会被白熊帮看破自己吞并你们的打算。给的多,不划算。有这些钱,为什么不多雇几个高手,多买点兵器,说不定还能和白熊帮平起平坐。”
  林琅手指一划,模糊掉“财”字,接着写了个“权”字。
  “第二,是权。这个不用你们说。白熊帮本身有秦府的背景,黑狼帮不能比拟。”
  黄苟帮四人不由点头赞同。
  林琅再涂掉“权”,又写了个“利”字。
  “那就只剩利了。这个利,可能是白熊帮从自己帮派范围里绝对获得不了的某种东西,比如某种癖好,某种急需,某种缺陷。”
  林琅说完,四人若有所思。
  不过四人都是粗大汉,只觉得林琅这一番分析很有道理,可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我给你们举个例子。比如白熊帮帮主儿子生了重病,急需灵丹妙药救命,而黑狼帮恰好有这种药。”林琅道。
  “可白耗子最近没什么病,昨天我还见过,好得很。”马成志挠头说道。
  “我这是打比方!哎!”林琅头疼不已。
  “我实在想不到。”半饷,黄苟也挠着脑袋说道。
  “想不到,可以去调查。你们肯定有自己的法子。”林琅敲敲桌子,“最主要是看白熊帮的人最近有什么变化。”
  “好,我们现在就去。”黄苟觉得似乎找到解决的办法,呼地起身。
  “坐下!”林琅脸一黑,“咚”地一顿鸿毛。
  黄苟身子僵在原地。
  “如果找到,你们打算怎么办?”林琅摊摊手。
  “……”黄苟四人又面面相觑了。
  可见四人完全就是一根筋的思维,都是想到什么就去做。难怪连老家都被人抄了。
  “现在黑白两帮合作已经成为事实,你们做什么,都挡不住他们的联手,光知道他们为什么合作,又有什么用呢?”
  林琅说话时,黄苟也明白了这个道理,颓丧地重新落坐。
  “哎……命该黄狗帮有这个大难,只是可怜王叔李哥那些跟着我们的人。”黄苟若丧家之犬般哀叹。
  黄苟说的这些就是先前两帮争斗受创的帮众。
  “你这帮主当的……”林琅看着黄苟哀怨叹气的模样,没好气地一笑,“我说过我没办法吗?”
  “什么办法!”黄苟低垂的眼睑一抬,两眼放光地望向林琅,即使被林琅容颜刺激地几乎要流泪也不肯移开。
  其他三人亦是如此。
  “既然他们结盟你们斗不过,那破坏他们的结盟,甚至让他们互斗就行了。你们只要在一旁观战,到他们分出胜负,说不定你们就成老大。”林琅缓缓说道。
  四人眼睛更亮了。
  “好汉,不,尊上!我们应该怎么做?”黄苟忽然一挺身子坐直,郑重行礼。
  林琅这一番分析下来,已然将其完全折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