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恶超玩 >第30章药园急讯


  夜幕下,秦城西面一片漆黑,只有星星点点的烛光点缀。然而,有一处建筑却灯火通明,人声鼎沸,正是黑狼帮帮派所在。
  院墙内外,各个关要之处明哨暗哨时刻盯防,院中各个建筑间不时有巡逻的帮众,用交叉巡逻的方式避免出现有规律的空档。
  院内,各个空旷之地都有些帮众习练武艺,呼喝之声不断。
  可以说,黑狼帮此时处于最全面的防护之下,要是黄狗帮敢来偷袭进犯,还没走到黑狼帮一百步距离就会被发现,要偷偷潜入也会被无所不在的人发现。
  可是,此时余翔却在自己的卧室兼练功房里面对了一个不速之客。
  外面的重重守卫完全没有被惊动,这人好像鬼魅般凭空出现,就连何时进入房间里,余翔也不知道。
  “药王谷来的人在哪?”何远山已经搜索过整个黑狼帮,但是并没有发现药王谷来人的踪迹,便直接找上了黑狼帮帮主直接询问。
  “阁下是……”余翔完全无法看透对方的修为,只得强装镇定。
  “回答我的问题。”何远山此时并未做蒙面,但可轻易用数种手段让余翔看不清自己面貌。
  “……”余翔心中愤怒,但完全不敢轻举妄动,只得出声道,“我们黑狼帮并无药王谷的人。”
  “那你们如何对黄狗帮的人下毒?”何远山微微停顿,继续问。
  “下毒?”余翔一愣,有些不明所以,下意识拱手行礼,脱口而出道,“我们没对黄狗帮下毒。”
  余翔的反应被何远山看在眼里。
  何远山已暗暗动用可分辨谎言的秘术,发觉余翔并无撒谎的迹象。
  “奇怪……”何远山暗暗思索黄狗帮三人的话,发觉黄狗帮三人也没说谎,而现在黑狼帮也并无药王谷来人的踪迹。
  “那给黄苟三人下毒的人是谁?”何远山身子一动,离开了黑狼帮,心里的疑惑更浓。
  余翔听到细微的风声,抬头一看,眼前之人已消失无踪,悬着的心总算落下。
  他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招惹了这样的大人物,说的“药王谷”、“下毒”的事他更是完全不知。
  这怕是无妄之灾。
  “黄狗帮……”余翔揣摩着自己唯一了解的字眼,忽然一皱眉头,匆忙出门,来到某间隐秘的房间,敲了敲门。
  门应声而开,但里面空无一人,余翔只看到桌上留下的一道简短密讯:
  “为师有事,出城数日。”
  余翔看着密讯,陷入沉思。
  而此时,在房间外的阴暗处,何远山一摸山羊胡。
  “哼!看看你能躲到哪里去……”
  何远山微微感应着什么,良久之后一睁眼,毫不犹豫地朝一个方向闪身而去。
  ……
  黑狼帮所在往南不远的街道,便是小花现在栖身之处,里面有微弱灯火摇曳。
  “我伤好了,要离开,你跟我走、吧!”
  昏暗灯火下,两人身影模糊不清。
  “姐姐,我不能走,我得去药王院。”
  小花抬头望一眼瓜子脸,最后还是低下头。
  “做牛做马,有什么好!”瓜子脸非男非女的嗓音忽然拔高调子,显得有些激动。
  “我娘说过,做人要知道报恩。恩公救下了我的性命,我要报答他。”小花揉了揉衣角,声音很低,但是没有犹豫。
  “花钱买……这种恶人,和唐家,也没区别!”瓜子脸嗓音恢复冰冷的声调,依旧想要说动小花。
  “恩公虽然样子凶恶了些,但很一定心善。买药的银子都是他给的呢,而且他也不怕我逃跑。他一定是个好人!”
  想起恩公,小花就想到他的样貌,还有那丢过来的大门板,把唐家少爷都吓了一大跳,周围人都快吓坏了。
  小花还注意到小月差点被恩公吓哭了。
  想到这些,小花不禁微微地笑起来。
  “……”瓜子脸注意到小花的神情,接下来的话堵在了嗓子眼,再也说不出口。
  ……
  林琅摒住呼吸,小心翼翼地将如灰尘般的药粉倒入特质的药袋里,再将药袋放入宽口瓷瓶,盖上塞子。
  “呼……总算完成了。”
  林琅放好瓷瓶,立刻打开门窗通风,以免残留的药粉被自己不小心吸入口鼻,那样的话,他就得首先尝一尝“五谷轮回”的威力了。
  绝对生不如死。
  不过林琅自然不会让自己轻易中招,昨晚在等待五谷轮回完成的时间里,已经把解药也一并配置出了。
  相对五谷轮回,其解药倒是简单不少。
  五谷轮回只有一份,但解药制作了不少,这两个比较高级的药品一起给了林琅足足2000经验。林琅面板里存的经验已经超过7000,又可以升上几级五行炼体诀了。
  现在他把五行炼体诀当成主修功法,经验尽量用在刀刃上。另外的百草医经等功法则靠不断使用技能来提升进度。
  完成五谷轮回,林琅才开始准备早饭,但这时何楚浔却主动找上门,带来一个紧急消息。
  “百草园传来急讯,我要出城一趟。爷爷未归,师弟你看好药园。”
  何楚浔脸带焦急,匆匆吩咐便要离开。
  “师姐!”林琅连忙追上去,“我这点实力,还比不上药园的门禁有用,我还是跟你去药园吧,兴许能帮上点忙。”
  守家,不存在!这么明显的任务林琅怎么可能错过。
  “……”何楚浔回头看了眼林琅,稍一思考,点点头,“那好,我们速速出发。”
  药王院的城外药园“百草药园”离秦城并不远,就在南面数里外白灵山脚下山坳处,占地百亩左右,成片的药材规整种植,葱葱郁郁。
  药园不全是药王院的产业,秦府也有一定份额,所以除了药王院的杂役弟子和奴仆之外,还有秦府派来的守卫。
  林琅与何楚浔两人快马加鞭赶到时,首先见到的就是穿着青衣的杂役弟子和灰色铠甲的守卫们在四处站岗守卫。
  “怎么回事?”
  何楚浔到了药园,气质一变有了几分威严,熟练跳下马背朝人群走去。
  “师姐!”
  “何主事!”
  众人纷纷行礼。
  “启明时分有兽怪和兽群出现在附近药园,盘桓两刻后离去……”守卫上前回话。
  正要说下去,守卫眼角余光忽然看到一个奇怪的景象,完全忘记接下来的话语。
  众人疑虑,也顺着守卫视线何楚浔身后看去。
  只见一个彪形魁梧大汉一手拎着一黑色门板状物,在地上拖出一条土壑,另一手往上环着肩上一物。
  仔细一看,竟是一匹雄健棕马。
  砰!
  走到何楚浔身后不远处,大汉手一松,将棕马丢入一旁松软稻草上。
  骑上马跑了一段路,见身下棕马有点不对劲,林琅才忽然想起,自己体重加鸿毛500多斤。果然,没多久棕马就口吐白沫倒下了。
  当时就把何楚浔吓了一跳。
  林琅解释一番,最后只得扛起棕马迈步跑来药园。
  “骑马,骑个屁!到底谁是坐骑!”
  林琅瞥一眼半死不活的棕马,心中无语。
  以后怕不是去哪都得11路了。
  “这是咱们药王院新来的外门弟子,林琅。”何楚浔见众人眼带疑惑,连忙微笑介绍林琅道。
  “外门弟子!”
  药王院这边十来个杂役弟子纷纷涌动,互相间低声对话。
  他们这些人拼死拼活进了药王院,却只能在药园种药打杂,这人却直接成为了外门弟子,到底是什么来头。
  杂役弟子纷纷朝这人望去,忽然眼神一顿。
  [欧阳庭对你的好感度-50,目前关系:心有不满]
  [申阳对你的好感度-50,目前关系:心有不满]
  [何景天对你的好感度-50,目前关系:心有不满]
  ……
  “呵,这群人怨气这么大!”林琅第一时间注意到面板的信息。
  “林琅!”
  忽然惊喜之音传来,打破有些奇怪的氛围。
  林琅听着有些耳熟,循声望去,看到一张有些熟悉的面孔。
  一张方脸,身材壮实,穿着秦府专属护卫的银灰色铠甲,透着身经百战浑身精悍的气息。
  “侯三哥?”
  在这里见到了秦府护卫中的侯三,林琅也有些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