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恶超玩 >第32章沉迷武道


  林琅接过侯三递来的长刀。
  回想一番侯三的指点,林琅摆了个姿势,呼喝一声,气力爆发,身子呼啸而动。
  铛!
  长刀劈在大青石上。
  巨大的力量注入长刀,在青石上砍出一小豁口,碎石四溅。
  显然,施展招式失败了,林琅一身巨力到最后只发挥了不到一成。
  不用侯三提醒,林琅也能自己发觉,动作是做出来了,但气力到一半已散,没有配合着刀式而动,等到刀劈上青石的时候,已经散得不成样子。
  气力是练武者的力量核心,林琅现在对气力的掌控还是太差。
  “你先把招式练扎实,等到收发如心后,再尝试注入气力!”
  侯三让林琅先空挥练习,不是心疼长刀,而是错误的劈砍会让气力乱行、逆行,对身体反而有损伤。
  “好!”
  林琅到一旁空地继续练习。
  “看来正确的施展会让面板进度增加,而错误的没有反应。这倒是一个很好的练习反馈机制。”
  练了一会,林琅通过面板进度的变化而不断调整,将进度条扩充到70%的进度。
  之后,便几乎不动了。
  “怎么回事?”
  林琅收起架势,疑惑思忖。
  此时侯三已经带人去巡逻了,林琅只能暂时自己琢磨。
  但琢磨良久,也没什么进展。毕竟,招式是侯三创造的,林琅个人的见解很少,加上境界低,能想得出才怪。
  “对了,我要施展‘裂石’,肯定是使用鸿毛。不如试试用鸿毛来练习。”
  林琅从一旁拿来鸿毛。
  鸿毛入手,感觉就不一样了。因为鸿毛带有一个增益状态,可以增加五行炼体诀50%的修炼速度,似乎让林琅的气力天然能够更流畅地传导到鸿毛上。
  “说不定还真可能是兵器的缘故。”林琅掂了掂手中鸿毛,暗道。
  侯三的长刀尽管也有50斤,但对于林琅来说太轻了,握在手里就像拿着一根木棍一样,一点也不受力。
  “试试才知道。”
  林琅摆出“裂石”的起手式,深吸一口气,将气力缓缓调动到身体各处。
  “喝!”
  林琅一拖鸿毛,在地上划出一道沟壑,双手一甩,鸿毛划过半圆,猛然下劈。
  咚!
  鸿毛轰然砸在面前的草地上,砸出一个不浅的坑,像是有颗手雷炸开的样子,泥土呈辐射状散开。
  “有反应!”
  林琅瞥一眼面板,发现进度条增加不少。
  “果然,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林琅面容一喜。
  打开了新的大门,林琅马不停蹄地继续练习,进度条逐渐逼近终点。
  “喝!”
  林琅调整了一些动作,变得更适合自己这个体型,鸿毛比长刀更重,林琅顺势将鸿毛也作为蓄势的一极,不仅仅是人驱动武器,反过来让人也顺着武器而动。
  猛然一个下劈。
  砰!
  鸿毛落地,泥土飞溅,地上像是被犁过一样,划出一道数米长的深痕。
  “成了!”
  林琅心中一动。
  不用看面板,也知道这次肯定抓住了“裂石”一招的部分精髓,因为气力不再是分散炸开,而是聚集成一束,集中打击。
  [你领悟了招式:裂石(残缺)]
  [裂石(残缺):集中气力,释放一道刀气,造成附带撕裂效果的伤害]
  面板里的进度只有90%,但林琅通过自己的调整,还是成功勉强用出了“裂石”。
  “虽然是残缺版,也很不错了!”
  林琅拍拍溅满浑身的泥屑,语气是抑制不住的兴奋。
  猎户刀法的招式都是很粗浅的粗招,对气力的运用更是粗陋,几乎大半都是用的体力。而“裂石”能够大大发挥气力的作用,威力更是上了数个台阶。
  林琅练习时只用了三分气力,要是完整用出,那威力,想想就可怕。
  “再练练!”
  林琅兴致不减,继续挥舞鸿毛。
  又是一番狂轰滥炸般的景象,林琅练习所在的半个操场大的草地遍布大大小小的坑洼沟壑,远远看去,简直像是有数十头兽怪刨过一般。
  “林琅!”
  林琅正觉酣畅,不知何时,侯三已经巡逻回来,看到这犁了一遍的草地,整个人都呆住了。
  他在想,自己离开的这大半个时辰里,这里发生了什么,难道是兽怪来过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
  侯三的随从卫兵也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哦,我练了练‘裂石’,感觉已经有些心得,就随便施展了一会。”
  林琅收起架势,走回侯三身旁。
  “有心得?你掌握了?!”
  侯三嘟囔一句,忽然惊觉道。
  他自忖此招精妙,就算章正等人要学会也得一两天。他离开也就大半个时辰,林琅竟然掌握,这未免也太匪夷所思。
  难道林琅其实是个刀道天才?
  “没有。”不管是谦虚还是事实,林琅摇摇头,“只是用长刀老是施展不出来,我就用自己的兵器试了试,勉强使出了四不像的招式。”
  “你这……”
  侯三不禁走到草地上,四处瞧了瞧这些林琅的杰作。
  那道道宽数尺、长半丈的沟壑!那一片狼藉的翻卷泥土草皮!
  这些都是林琅搞出来的?
  侯三有些震惊。
  他能从林琅的气力状态看出,林琅现在就是一介武徒,离武夫还有一段距离,可他没想到,林琅身上竟然蕴藏着这样的力量。
  侯三能掌控力气巧胜林琅,但要面对林琅这种攻势,也不敢轻易撄其锋芒。
  “适合自己的才是最重要的,我创出的‘裂石’一招,本来也不完善,你能根据自己的情况调整,说明在此道上有天赋!”
  半饷,侯三收回目光,郑重朝林琅道。
  他觉得将“裂石”教给林琅,没有白教,他甚至觉得,“裂石”到了林琅手里,说不定会大放异彩,彻底扬名。
  “不要浪费自己的天赋!”最终,侯三郑重对林琅道。
  “多谢侯三哥教诲!也多谢侯三哥能把此招教给我!”林琅郑重行礼。
  林琅能感觉到侯三话语里的拳拳之心。
  林琅喜欢和这样的人打交道。
  “对了,掌控气力上我还有些疑问……”言罢,林琅没放过薅熟练度的机会,继续向侯三请教。
  招式是薅到了,那一些气力技巧也可以继续薅一薅的嘛!
  “侯三哥,猪怪的事怎么样了?”
  休息空档,林琅问了问侯三。
  “没有什么发现。白灵山里地势复杂,有兽怪也不稀奇。一般我们也不会专门去管,只要防备兽群兽怪出林下山就行了。我已经安排加大了巡逻范围。”侯三简单说了说情况。
  “哦……”林琅点点头。
  “我听说咱们秦城这几年爆发兽灾?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林琅忽然想到从铁匠李大锤处打听到的消息,正好侯三是秦府的护卫,应该知道比较多内幕。
  林琅觉得之后的任务多半会和兽灾有关,必须多做了解。
  “不容乐观……”侯三话语带着无力感。
  “你看,咱们秦城东面临山,这白灵山脉绵延上万里,其中多毒虫猛兽,险地恶谷,孕育了多少兽怪甚至兽灵。秦城是个边陲小城,面对这么大山脉里的千万兽群,力有未逮啊!”
  侯三这三年也以护卫的身份参加了数十次剿灭兽潮的战役,每次秦城都要损失不少精兵,兽潮也只是被再度赶回白灵山脉而已,过一段时间又会形成新的兽潮。
  目前兽潮已经突破了中间的县村屏障,进犯到了秦城近郊。
  本来百草药园的守备力量是很充足的。但秦城陈兵白灵山一线,已经把这边的部队调去附近不远的兵营集中力量防守关隘。
  “那兽潮爆发的原因找到了吗?”
  听完侯三这些介绍,林琅好奇问道。
  “还没有……”说到这,侯三也一脸疑惑,“以往兽潮不是没有。兽潮刚爆发时,没人想到这次会这么大规模,持续这么久时间。城主每隔一段时间便组织人手进山调查,但没什么收获。
  主要是白灵山脉太辽阔,也太多凶险。为了调查兽潮成因已经折损了不少高手。”
  “……”
  听着侯三提供的诸多信息,林琅心里也暗自分析着,不断冒出自己的猜测。
  “对了,秦城是边陲城市,那白灵山脉另一边是什么地方?”林琅突然想到这,问道。
  “咱们这是青州地界,另一边则是明州。”侯三回道。
  “那有没有可能,兽潮是由明州那边的某种缘故引发的?”林琅猜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