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恶超玩 >第34章不服憋着


  [毒体lv1:药力环绕周身,形成屏障,你免疫低级毒素与毒药。施展毒技速度提升10%,毒素效果增强10,毒物抗性+10%,使用药力制造毒药效率+10%]
  [你解锁了“医毒双修”天赋]
  五毒诀突破5级解锁的天赋专长林琅基本已经猜到大致效果,却没想到还解锁了一个从属于《百草经》下的总天赋。
  [医毒双修lv1:你的药力在医、毒分支上的使用效率提升10%,消耗降低10%。你的制药技能总效率提升10%]
  “医毒双修”让林琅的制药能力再度提升一成,和另外两个分支天赋叠加,总共提升二成。
  “这波不亏!”
  林琅点点头,关上面板。
  制药效率提升二成,意味着获取经验的效率同样提升,虽然花了5000经验提升《百草经》,但打好了基础,用掉的经验很快就能补回来。
  不是竭泽而渔,而是细水长流。
  “开始制药吧。”
  林琅寻个角落里的制药台,将药碾、切刀、筛篓、药臼等工具拿出,开始大把大把地加工各种需要的原料。
  他要一次性把十来个配方的原料全部统筹加工,把所有原料准备好之后,集中配置药物,节省切换工序的时间。
  “欧阳师兄,你看他,学碾药也这么开心!”申阳一直在悄悄观察角落里的“外门”弟子,指着林琅,笑呵呵地朝欧阳庭道。
  新弟子第一道制药功课是学各种原料的加工,比如碾末,切片,捣汁。
  在申阳这些杂役弟子眼里,林琅就是一个初学制药的憨傻粗汉。
  “哼,这种庸才,要不是取巧,怎么可能成为外门弟子。让他占着外门弟子的位置,简直是浪费咱们药王院的资源。”旁边另一个杂役弟子讥讽道。
  “完成!”这时,欧阳庭从制药台上收手。
  瓷碗里有一粒药丸,一分猩红,另外九分像是血色,通体似有生机流动之感。咋一看,药丸好像是活的。
  “补心丹!”
  申阳和旁边的杂役弟子大为震惊。
  “欧阳师兄制成了补心丹!”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惊呼。
  这一下引爆了其他的杂役弟子。
  “什么,补心丹?那不是说欧阳师弟已经有通过外门考核的实力!”
  “没想到,我苦苦钻研半年,最后还是被欧阳庭给提前完成。”
  杂役弟子或惊叹,或羡慕,或不甘,各种情绪不一而足。
  “侥幸而已!”
  欧阳庭抹去额上汗珠,朝其他人团团行礼,虽然嘴上谦虚,面上的笑容依旧灿烂无比。
  “熬了两年,我终于成功了!”
  欧阳庭心中畅快无比,只觉这两年憋在心里的一口气终于顺畅了。
  这两年,他没日没夜地钻研制药,从师弟熬成了师兄,现在超过所有人成为药王院第一人,其中的心酸只能自己体会。
  “师姐来了!”
  这时何楚浔从主屋来到制药房。杂役弟子纷纷聚拢到中间蒲团落座。
  “今天讲解长春诀第五层。”何楚浔坐上主座,开始给杂役弟子们讲课。
  长春诀第五层,就是林琅面板里的5级。
  虽然林琅没有听的必要,但不听的话,在何楚浔这说不过去,便也只得找个角落的蒲团,一边听一边琢磨。
  收获倒不是没有。
  一般人修炼长春诀,一种方式是不断释放技能消耗药力获得经验,一种方式是进入药力内循环的状态,有点类似冥想运气完成周天的形式,会按照资质获得经验。
  何楚浔的讲课提供了一个小状态,可加速药力循环的效率。
  本着不浪费的习惯,林琅试着打坐修炼。
  半个时辰的课,收获了17点经验。
  “呵呵!”
  看着“巨量”的收获,林琅苦笑不已。
  他的资质太差了,自行修炼的经验加成极少。如果是林梅香这种资质来修炼,速度将是林琅的几十上百倍。
  先天资质的差距,是指数关系,而不是简单的正比关系,想想就觉得可怕。
  “好了,今天的课到此为止。大家继续完成之前布置的功课,有完成的就来找我,领取下一道功课。”
  何楚浔让弟子自行完成制药的功课,自己则在主座静静打坐。
  林琅回到角落的制药台,继续处理原料。
  “外门师兄!”
  这时,一道甜甜的嗓音在林琅身后响起。
  一道娇小身影闪身到林琅身旁,身穿药王院制式青白衣袍,梳着垂挂髻缀着青色簪子,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
  “有事?”
  林琅转头瞧了一眼,便把名为董思思的少女信息看个透彻。
  “我修行上有个问题想请教一下师兄。”董思思朝林琅眨了眨眼睛,一副娇俏可爱的模样,惹人喜爱。
  “师姐在那空着打坐你不问她?我这忙着呢,如果你空闲,帮切切药材我倒是不介意。”
  自从成了这个样貌,貌似对一些世俗之美也不知不觉免疫了。林琅现在只想存经验,升级,隐隐有化身屯屯鼠的趋势。
  林琅不解风情的模样让董思思气得不轻。
  身为少数几个女弟子之一,且是容貌最佳者,哪个师兄不吃这一套。
  “这位师弟,思思师妹虚心请教,为何如此不近人情?”不知何时,欧阳庭和申阳几人也到了旁边。
  林琅停下手中的活,扫一眼董思思,最后有些不耐地看向欧阳庭等人。
  “她那是请教吗?她那是馋我外门弟子的身份!”
  林琅哂笑一声。
  被一下点破心思,董思思脸色一下羞红,也颇觉尴尬。
  这个新师弟说的话真是奇怪,要么牛头不对马嘴,要么完全没有含蓄,言辞也太过俏皮,让人又恼又羞。
  “师弟倚仗身份不想为师妹解答疑问也就罢了,何必这般油嘴滑舌。难道师弟‘外门弟子’的威风就用在欺负咱们杂役弟子身上么?”申阳双手环胸,满脸讥讽。
  “你有意见?”林琅看对方一副找茬的模样,心想要是不收拾收拾,恐怕今天这药是制不成了。
  “不敢!你是外门弟子,我们只是杂役弟子。”申阳皮笑肉不笑地道。
  “师弟,大家都是同门,应当互相扶持,一个问题而已,何必推脱。”欧阳庭也出声,笑着道,“还是说,其实师弟心虚,虽为外门弟子,实则腹无实才,是名不符实的沽名钓誉之辈?”
  “这也不能怪师弟,师弟入门这才几天。”申阳立刻接腔,看似帮林琅说话,实则依旧嘲讽意味十足。
  “不是说外门弟子都是天资上佳的人么,林琅师弟既然能通过入门考验,破格录取为外门弟子,定然还是天资上上佳者。修行一日千里不是话下吧。”
  何景天话语一出,余下之人哈哈直笑,嘲弄不已。
  这些杂役弟子少则几年,多则十数年,都在这药园苦熬,希望有朝一日能熬到外门考核的实力,现在林琅一来直接就成了外门弟子,压了诸人一头。
  他们把这些年的怀才不遇和煎熬化为嘲弄,全数放到林琅身上。
  “所以呢?”面对众人齐声讥讽,林琅却是无所谓地耸耸肩。
  “真是嚣张!”见林琅油盐不进的模样,不少人心里都冒出这样的愤懑心情。
  “身为外门弟子,一不能以身作则,帮扶同门,二没有实力,不足表率。今日称呼你一声师弟,是为了礼节。但要是传出药王院有了这样的外门弟子,丢脸的可不只是你,而是药王院所有人。”欧阳庭恨铁不成钢的沉痛模样。
  “对,这样的外门弟子,何以服众!”
  其他杂役弟子纷纷应和着。
  “不服?”林琅却环视一圈,“不服就跟师姐说去。否则,别在这狺狺狂吠,吵得很。你一个杂役弟子也敢在我面前说这些话?不服的话,自己憋着!”
  “你!”
  “可恶之人!”
  “你竟敢……”
  见林琅竟把众人形容为狂吠之犬,众人彻底被惹怒。
  “油嘴滑舌,巧言令色之人!”欧阳庭没想到林琅完全无动于衷,一握拳,上前一步,“林琅,有本事就和我比比制药!我倒要看看你这外门弟子是不是真的就有资格!”
  “我没空!”林琅摊摊手,“没其他事的话请回吧,不要再来打扰我,我忙得很!”
  “你!”欧阳庭被气得够呛。
  其他人也是被噎得直哆嗦。
  他们从来没见过这样脸厚如墙,巧舌如簧,恬不知耻的人。
  粗鄙至极,丑恶至极!
  林琅随意看了看这些人,心中好笑,摇摇头,转身回制药台旁。
  都是四五级实力的人,他完全提不起兴趣。
  “林琅!”身后,欧阳庭忽然咬牙切齿地说道,“我要和你‘斗药’!”
  “什么?!”
  欧阳庭此言一出,杂役弟子惊住。
  [你触发任务“斗药”,接受:是/否?]
  林琅眉头一挑,转过身来。
  你要是有任务,我可就有兴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