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恶超玩 >第37章靠近


  三十颗药丸,整齐排列,每一颗大小均匀,都是圆滚滚的暗红色,表面光滑但色泽暗淡,和普通的药丸没什么两样。
  比之欧阳庭那十颗色泽亮眼的补心丹,外观简直判若云泥。
  但是,看清药丸的众人脸色却变了。
  丹药不是供人赏玩之物,补心丹更是救命之药,外表再好看也没用,还是得看品质。
  欧阳庭的丹药色泽鲜红,却正是药力外泄的表现。而林琅的补心丹色泽黯淡,则是药效内敛。
  药效外泄,即使用上好瓷瓶保存也会不断流失,所以欧阳庭的补心丹只能有九成药效。而林琅的补心丹药力内敛,可以贮存很久依旧保持充足药效,品质保持十成。
  “不!不可能!”
  看清林琅制药台上的补心丹,欧阳庭大呼一声,不可置信地转身看向林琅。
  “你才入门几天,怎么可能制成这种品质的补心丹。一定是作弊,或者是有人……有人帮你……”
  欧阳庭两眼通红地瞪着林琅,手也指着林琅,浑身颤抖。
  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相信林琅能完成补心丹的制作,更何况还是完美的十成十药效的补心丹。
  “我早就说我完成了,是你不信的……”林琅摊摊手,耸耸肩,无奈地道。
  “林琅,我绝对不信!”
  欧阳庭依旧恨恨地大叫着。
  “对,我也不信!”申阳等人此时终于从震撼中回过神来,意识到林琅绝对不可能靠自己完成。
  想到这,众人不由纷纷将目光投向何楚浔。
  虽然他们不敢出声置疑,但眼神里意味明显。现场能制成这种品质的药物只有一人,那就是何楚浔。
  一定是何楚浔趁欧阳庭这边众人专心时,帮助林琅制作了补心丹。
  没有其他可能。
  “欧、欧阳师兄……”
  这时,有一杂役弟子惴惴出声。
  “这些补心丹确实是林琅师弟制成的,我们几个亲眼所见。但是师姐让我们暂时不要声张,以免影响欧阳师兄的发挥……”
  言罢,这几个杂役弟子纷纷点头赞同,面上有着隐瞒众人后的不好意思。
  “竟、竟然真是林琅自己完成的……”
  这下,终于有人开始相信。
  有小半杂役弟子作证,基本不可能是假的了,这些弟子一个两个说谎有可能,但不可能全部说谎。
  “你,林琅你是怎么做到的?”
  有杂役弟子勉强接受了这个事实,不禁吞一口唾沫,出声询问。
  事实摆在眼前,却恍若虚幻。即使勉强相信,众人也想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照着师姐教的做一遍,就这么做到咯。”林琅无所谓地耸耸肩,“所以说啊,外门弟子,杂役弟子,为什么要特意划分两种不用身份呢?”
  林琅上前一步,走到欧阳庭身前。
  “就是因为啊,人的资质天生就定下来了,你努力十倍百倍,也不如那些资质逆天的人呐!”林琅拍拍兀自呆愣的欧阳庭的肩膀。
  “天资……天资……哈哈,哈哈!”欧阳庭有了动作,两肩一抖一抖,声音充满了自嘲,苦笑不已,“原来,我这两年的煎熬,在天才面前什么都不是……”
  听着欧阳庭自言自语,众杂役弟子也沉默了,都露出了哀伤无奈的苦笑。
  心里无限自嘲着。
  欧阳庭就是他们这些人的写照。欧阳庭是最出众者,尚且如此,那其他人呢?那些在药园熬了十来年的杂役弟子呢?
  “好了,秘技拿来。”
  林琅好好当了一番大恶人,把这群人闹事的心全数打灭,了结了自己在药王院的潜在麻烦,这才向欧阳庭索要赌注。
  欧阳庭听闻此言,并无任何表示,只木然地伸手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
  “《离火劲》……”
  林琅拿出里面一指厚的陈旧册子,看了眼书名,点点头。
  “行了,大家散了吧。好好磨练技艺,当个大夫也是不错的嘛!”林琅朝众人一摆手。
  众人正心丧若死,沮丧着脸慢慢散去,再也不敢有什么话语。
  林琅以几乎超出他们理解的姿态狠狠展示了一番制药天赋,深深震慑了这群杂役弟子的心。
  等他们熬到外门弟子,林琅早就不知道成长到何种地步。跟这样天分的人一对比,还有什么好说的。
  也许,当个大夫真的是最好的选择吧。
  不少人竟对林琅的话生出一份认同。
  药王院出身的杂役弟子,到外面去也可以在县镇开一个医馆,衣食无忧。
  “林琅,你跟我来一下。”
  杂役弟子散去,正当林琅准备找个安静的地方翻看秘技,结算任务,何楚浔却叫住了他。
  林琅只得跟随何楚浔出门,到僻静之处。
  “能否跟我说说,你是如何在只看了一遍的情况下,学会补心丹的制作方法,而且能制成完美药效的补心丹。”
  何楚浔一停下,便有些迫不及待地问。
  林琅让她评判补心丹时,她也是吓了一跳,甚至以为林琅只是在开玩笑。等看到补心丹的品质时,更是被震撼了。
  她一度怀疑林琅早就是制药大师,否则解释不了这种结果。
  可这几天她是手把手教林琅种药制药的,明白林琅绝对是个新手。而且补心丹的制作上,有着她特有的手法留下的标志性痕迹。
  所以她不得不相信,林琅真的是见之即会的天才。
  何楚浔一直看不清林琅的真实样貌,只能大致能看出个轮廓,是个粗俗的汉子模样。这时她突然有种想要彻底看清林琅样貌的冲动。
  也许还想看透林琅这令人心惊的内在天赋。
  不知不觉,何楚浔脚步轻移,朝林琅靠近了几分,一双带着迷茫的眼眸微微眯着,想靠近点看清林琅的脸。
  林琅看何楚浔这个姿态,感觉有些尴尬,不自觉的后撤一步,拉开距离。
  “少年,不要这样,看清了之后,你会后悔的。”
  林琅心里无奈地说了句,准备还是维持住师弟的美好形象不要破灭。
  “咳!”林琅轻咳一声,调整一番,心里实则转了几圈,打破沉默后缓缓道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看了师姐制作了补心丹后,这些技巧就像印在脑海里一般。然后自然而然就使用出来了。”
  “我从小跟着邻居家叔叔学长春诀,他也说我这点很奇怪,所以后来推荐我来药王院进修。”
  一番话说出,林琅脸不红心不跳。
  “原来如此,竟然是天生的。虽然他灵根太差,但是恐怕有未知的天赋,让他拥有过目不忘,见之即会的本领。”
  何楚浔见林琅后退,不由惊觉,也顿住脚步,暂时放弃先前的打算,转而暗暗分析道。
  “可能这种天赋是独一无二的,甚至超过先天毒体这种天赋。爷爷瞧不出也说不定。”何楚浔想了想,只得做此番解释。
  不管如何,事实摆在眼前,何楚浔也算是确认了林琅在医药一道上确实天赋惊人。
  只是不知道,林琅能不能领悟毒经……
  何楚浔依旧没有忘记爷爷的仇怨,这是爷爷半生的心结,也是何楚浔想为爷爷完成的事。
  “那你的五毒诀学得如何了?”想到这,何楚浔下意识一问。
  “五毒诀?还行,和长春诀差不多吧。”林琅挠挠头,有点不明白何楚浔怎么又关心起这个来了。
  他不太想现在爆出五毒诀的进展,或者自己制成“五谷轮回”的事,否则可能会被何楚浔禁止私自使用。
  “和长春诀差不多?”
  何楚浔稍一想,心中一喜。
  也就是说,他修炼医经和修炼毒经的天赋差不多,可能真的能继承爷爷的衣钵。
  想到这,何楚浔不禁内心欣喜,面上露出灿烂笑容,酒窝更深了。
  “好!林琅师弟,虽然有这样的天赋,你也不要松懈。有任何难题或者疑问都可以找我帮忙。”何楚浔决定更加一分心思,好好培养这个师弟。
  “那多谢师姐了!”
  林琅亦是一笑,又聊了两句后行礼告退。
  “好好看看这所谓的秘技是什么,再把弄好的原料全部制作成药,收获一波经验。估计经验就足够五行炼体诀升级到10级了。”
  “十级应该也会有瓶颈,不知道突破之后会不会还有天赋?”
  林琅满怀期待地回到制药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