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恶超玩 >第40章不太对劲


  “快,回位置!”
  黑压压的兽群夺人心魄,侯三和毕绍钧当先惊醒,大叫。
  “你们去准备阻击兽群,剩下的人跟我一起设置防护屏障。哨兵,点狼烟,向军营求救!”
  好歹是秦府近卫,一等一的素质,侯三迅速地掌控了局势,有条不紊地安排着各种事务,务求在兽潮冲击前组织好必要防线。
  由于没料到会有这么大规模的兽潮,加上人手少,百草药园的防御之物准备得并不多,幸好只需要应对山林这一侧,侯三让士兵将其他三侧的栅栏等物搬到一起。
  “帮忙!”
  林琅见状,招呼着杂役弟子将所有可用的防御之物也搬运到前线。
  “军营回应了没有!”
  侯三站在最前沿,看着成百上千的野兽漫出山林边缘,心焦不已。
  最坏的情况还是出现了,果然林琅的担忧不是无的放矢。
  “报!军营灯火通明,进入战时状态,同样遭到大量兽群冲击!”哨兵大声报告。
  “该死!”
  侯三一咬牙。
  “看来,这次兽潮是全线进犯。”毕绍钧来到侯三面前商讨对策,“要做好军营无法支援的心理准备。如果挡不住,只得退往军营合力抵挡。”
  “百草药园是全军一半伤药来源,必须要尽可能保下!”侯三明白形势的危急,但不想还没开始就退缩,一握拳坚决道。
  “兽群已经上千,还在源源不断,目前还看不到兽怪,可也是迟早的事。”林琅登高眺望,把前方明亮月光下的一切收入眼底。
  而护卫只得二十四人,力量悬殊至极。
  杂役弟子基本算不上战力,因为长春诀根本就不提升什么身体素质。兽群甫一出现,这群杂役弟子都被吓傻了,完全指望不上。
  “师姐,情况危急,能否有办法联系上何师叔?”
  林琅跳下房顶,找到何楚浔。
  “我已经联系了爷爷,但是还没有回应。”何楚浔亦是一脸焦急。
  百草药园是药王院的基业,如果被毁,本已式微的秦城药王分院可能就此完全没落了。
  但偏偏,爷爷不知所踪。
  没有任何一刻,何楚浔渴望着成长。
  “糟老头子,果然靠不住!一群野兽而已,又不扣经验,倒要看看是我的刀利还是你的皮硬!”
  林琅看着面板里早已触发的“药园兽潮”任务,咬咬牙,拎着鸿毛上前。
  “快,把干柴茅草堆上,点火!”
  药园朝向山里一侧近三百米的边界,侯三安排人把能找到的可燃物堆积成一条长线,希望用火光驱逐野兽,让兽群绕过百草药园。
  一线火光熊熊燃起,照亮夜空。
  火光之后,是些零星的栅栏,巨石,堆在药园原本的低矮土垄边界上,由于缺乏防御物,只得隔一段设置一道防御墙,中间的空缺则让军士护卫守着。
  “侯三哥,情况如何?”
  林琅来到前线,望着山里不断零星跃出的各种野兽,朝侯三问道。
  “要保住药园,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兽潮被火光逼退,绕过药园。我们这些人只能挡住小部分慌不择路闯进的野兽……”侯三面容阴沉如水。
  “逼退?对了!”林琅心中一动,“试试用驱兽药粉!”
  “驱兽药粉?”侯三双眉一抬,“有什么办法都可以试试,快去取来。”
  林琅立刻寻到何楚浔征询同意,取出驱兽药物存货,并让所有杂役弟子现场制作,越多越好。
  林琅扛着大袋药粉和可用的药材,药粉倒到火堆前的空地上,药材直接丢进火堆里烧出呛人至极的味道。
  野兽嗅觉往往更敏锐,最受不了这些刺激极大的气味。
  这一番安排下来,兽群的先头部队已经逼近了药园边界,当先的还是一群野猪,有三四十头,说不定其中就有先前退回林子的那些。
  四只粗壮的蹄子蹬得飞快,野猪慌不择路,互相挤着朝前跑,嘴里昂昂直叫唤。
  野猪群越跑越近,药王院这边焦急地观察着。
  就在野猪群接近五十米范围时,最先的那几头明显地放慢了脚步,却被后面的野猪撞翻在地,可很快后面的野猪也慢下来,最终喷着气,身子一拐,朝药园边缘奔去。
  “有用!”
  看到野猪群拐弯,所有人都心情振奋。
  此时,杂役弟子们正使出浑身解数制作类似药物,药材原料不限量供应。
  如果保不住药园,省再多也没用。
  一袋袋药粉,一筐筐药材搬到前线,或洒或烧。
  野猪已绕道而走,后续的兔子,山鸡群也是纷纷拐弯,偶有慌不择路冲进药园的,被护卫几下解决,完全没有威胁。
  “继续增添木柴,不够的话把屋子拆了!”
  侯三和毕绍钧各自指挥着。
  眼看能逼退兽群,两人的信心又回来了。只要能支撑到军营那边腾出兵力驰援,药园就能保下。
  林琅站在前线,火焰的温度舔舐着脸颊,滚烫炙热,他的心情却并不兴奋,反而有些冰冷。
  兽群越来越庞大,迟早会有兽群被挤压地绕不开,被迫正面冲击药园的时候。
  何远山还没来,军营无法驰援,单靠这点人,真的能挡住?
  “报,有兽怪出现!”
  此时,哨兵也带来了不妙的消息。
  野兽怕火怕刺激,兽怪就不一定了。
  林琅和侯三、毕绍钧一同往远处眺望,只见一只比周围兽群明显高出一头的野兽出了树林。
  这是一头灰狼怪,两眼泛着幽幽绿光,毛发光亮,身形修长矫健,比一般的灰狼几乎大了一倍有余。跟在周围的是二三十只灰狼。
  灰狼怪并不像之前的野兽那般慌不择路,反而悠闲般迈步朝药园正面而来,周围的灰狼也在其带领下井然有序。
  “准备战斗!”
  侯三一行集中到一处,准备施行新一轮的斩首行动。
  目前普通兽群被火光和药物逼退,兽怪成了药园最主要的威胁,干掉头领就能解决兽群。
  灰狼群近了,却放缓了脚步,站在五十米开外。灰狼群焦躁不安,不断打着喷嚏,显然被药粉刺激得不轻,但无一不敢妄动。而灰狼怪则人性化地甩着脑袋,环视一圈大火,甚至是大火之后的几十人。
  仿佛在思考。
  “该死的畜生!”
  毕绍钧低低骂了句。
  抵御兽潮往往会有伤亡,而绝大部分都是折损在兽怪里的。每个军士都对兽怪恨之入骨。
  “嗷呜!”
  原地踟蹰犹豫的灰狼怪,某个瞬间眼中精芒大放,仰头一声狼啸,引得狼群纷纷呼啸回应,听得众人心悸不安。
  灰狼昂起的脑袋垂下,身形忽然一闪,竟毫不犹豫地冲向火线,灰狼群亦是立刻跟随,朝着药园正面冲来。
  “娘希匹!”
  毕绍钧大骂一句,众军士纷纷举起武器和工具。侯三一挥手,护卫们亦是紧握长刀矛戟,聚拢到相应的位置。
  轰!
  军士护卫们刚刚调整位置,狼怪已撞入火线,砰一声将大片的燃烧木柴撞散,露出一个大缺口,身后的狼群一个加速从缺口飞越而过。
  砰!砰!砰!锵!
  人与兽瞬间相撞,开始交手。
  这些灰狼都是些几级的小野怪,每个护卫都能对付一两只。兽血四溅,洒到火里一烧,弥漫出一股腥臭焦糊的味道,血色朦胧,像是在火中沸腾。
  砰!
  林琅大手一抓,便把跳起袭来的灰狼脖颈握住,另一只手抓住狼头一拧,灰狼便断了脖子没了生气。
  随意丢下灰狼,林琅面上无悲无喜,朝最大的威胁“狼怪”看去。
  狼怪带领灰狼冲锋,自己却在最后登场,不得不说,确实已经有智慧,知道让手下送死消耗对面战力。
  但看到灰狼群不堪一击,狼怪狼嘴一咧,露出一排锋利犬牙,朝杀伤狼群最凶的毕绍钧扑去。
  侯三和毕绍钧时时注意狼怪动作,还留着五成力,就是为了应对狼怪。
  侯三发令,几个待命的护卫手中绳索飞出,精准地往狼怪脖子一套,被扑击的毕绍钧往一旁一闪,让过狼怪爪牙。
  侯三持戟,朝着狼怪脖子猛刺。
  一套行动配合无间,眨眼便要杀伤狼怪。
  可是,狼怪明明前扑的身形忽然猛地一顿,竟然违背常理地顿住。狼怪再一缩脑袋,本会板上钉钉套住的绳套落空,而侯三的攻击也偏了位置。
  每一个兽怪都会有特殊能力,裂石虎有雷音,而狼怪有控制速度之法。
  “糟了!”
  一击落空,众人不由齐齐道不好。
  狼怪却不会等众人反应,转头便朝最近正忙着对付灰狼的护卫咬去。
  狼怪力量不如裂石虎,但速度更胜,只不过一个眨眼,众人眼睛一花狼口就到了那护卫身前,咬向护卫脖子。
  “快躲!”侯三目呲欲裂。
  但护卫即使意识到,动作也完全反应不过来了。
  “看你叫!”
  忽然,一声轻喝。
  护卫身前凭空出现一块黑色幕布,瞬雷不及掩耳般盖向狼怪的脑袋。
  咚!
  明明幕布只是轻飘飘的感觉,在接触的一刹那却响起了轰然的巨响。巨大狼怪的脑袋猛地一低,接着就拖着整个庞然身子往地上猛然一撞。
  砰!
  狼怪脑袋砸地,红白四溅。
  “侯三哥,我觉得事情不太对劲!”
  林琅随意收回鸿毛,一脸凝重地朝侯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