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恶超玩 >第43章不怕开水


  “欧阳师兄,我们就只能窝在这里等死吗?”申阳脸色有些苍白,话语也有着惊颤,向欧阳庭道。
  欧阳庭从林琅、侯三等人身上收回目光,又环视一眼诸位师兄弟。
  十多个人,团团挤在主屋大厅角落,一个个瑟瑟发抖,有的双手抱头,有的神情呆滞,还有几个年纪比较小的吓得躲到了其他人身后,更有甚者已经站不直,或坐或跪,嘴里念念有词。
  “天玄大君,护我周全……愿以诚心,日夜礼祀……”
  竟是在祈求仙神搭救。
  “我们这些人,连只兔子都抓不住,又能做什么……”
  看清这些景象,欧阳庭也只能叹着气,深觉无力。
  “哎……药王院修行数载,到头来连性命也保不住,我看当初还不如去学武,在这时还可上去斗一斗!”一旁何景天凑过来,咬着牙道。
  “林琅师兄他们一定能打退兽怪!”
  一旁董思思冷不丁地插话,言辞凿凿。
  “林琅?”欧阳庭三人一愣。
  兽潮爆发,他们就被安排去制作驱兽药,后来也一直躲在制药房和主屋里,没见到林琅杀狼怪阻兽潮的情形,只以为林琅是配合侯三等守卫置放驱兽药而已。
  “我刚才偷偷溜出去,看到林琅师兄一个人斩杀了几千头野兽。有他在,一定没事!”兽潮危机也把董思思吓得不轻,可见识了林琅那令人惊叹的手段后,她也没这么害怕了。
  “上千野兽?怎么可能!”申阳一脸不信。
  这大概率是董思思夸大其词。这样的战绩恐怕侯三这些守卫长也做不到,就凭一个林琅?
  他们这些修行长春诀数年甚至数十年的只能在这躲着。林琅制药天赋是高,身材是魁梧,也不代表他能强到哪里去。
  “我倒希望林琅真的有这么厉害……”何景天望着门口处。
  那里,林琅正和守卫长商量着什么,其他人则搬运主屋里能用的东西到门边,架设些防御工事。
  “希望吧……”
  欧阳庭低低说了句。
  他忽然想起,林琅斗药时所要的赌注,正是他家祖传的武技。如果林琅真的武艺高超,希望能够助一臂之力。
  这一刻,他对林琅所剩不多的怨怒似乎无形消散,反而期盼着对方再强点,再天才一点。
  “过来了!”
  林琅正和侯三两人商议配合的细节,观察兽怪的哨兵传话过来。
  “那就如此!”
  侯三见也基本敲定,点点头。
  林琅拎起鸿毛,走到门口,朝挡在门口的马车狠踢一脚。马车翻滚,露出了主屋的大门。
  主屋是用青砖加土墙的结构建筑,屋顶盖的青瓦,如果堵住门口,那凭兽怪的力量,也能轻易从屋顶,土墙位置突入。
  不如开个口子,把战斗集中一点。
  心里过一遍毕绍钧交代过各个兽怪的大概能力和弱点,林琅回到后方。
  轰隆轰隆……
  兽怪兽群眨眼间将主屋团团包围,千百头大型野兽聚拢着,光是兽群的呼吸交织在一起就震天响动,主屋积年的灰尘被震下,纷纷扬扬。
  众多杂役弟子的脸瞬间又白一分,有几个已经吓得哭起来,要不是尚有定力的同伴捂住口鼻,怕是哭爹喊娘都出来了。
  这些年的修行也算是白费了。
  何楚浔站在一众军士护卫身后不远处,虽然一脸紧张,倒是不见一丝慌乱,手中时刻保持实战长春诀的姿态。
  她时刻关注着情况,随时准备出手。有她在,一般的小伤都不是问题。
  “把能动的人都叫一叫,我们跟着军士,随时支援。”何楚浔也让欧阳庭等人做好准备。
  “好!”
  欧阳庭、申阳等人也知道退无可退,拉扯着还清醒的门人到何楚浔后方,把救急的药物依序拿出。
  “吼!”
  屋外,裂石虎一声呼啸,带着一种人性化的情绪,似乎在下命令。
  “哼!”
  一道低沉的兽鸣似有不甘地回应。
  “来了!”趴在药柜后,侯三探出视线,低声道。
  “剑豪猪,准备!”毕绍钧朝身后甩甩手,数个手持木板的军士上前。
  这些木板都是从药柜和桌子上拆下来,作为临时盾牌。
  “昂!!”
  剑豪猪怪发出一身嘶吼,身边焦躁不已的小豪猪一阵攒动,呼一声朝前挤着,向主屋门口涌进去。
  “动手!”
  侯三一身令下,守卫们手里长刀矛戟往涌进来的七八头豪猪猛砍。刀光戟影,这几头豪猪还没看清屋内什么情形,便被结果了性命。
  毕竟只是普通的野兽,就算皮糙肉厚点也禁不住武夫刀兵。
  但豪猪悍不畏死地涌进来,踩踏着先入豪猪的尸体和血液也毫无迟滞,护卫同样不会退缩。
  片刻间,主屋内腾起冲天腥气,肃杀而惨烈。
  “盾!”
  忽然,杀至酣处,毕绍钧猛喝一句,持木盾军士迅疾跳入场中,挡在刀戟守卫身前。
  笃笃笃笃!
  下一瞬,一阵箭中木板之音接连响起,持盾军士被冲击得齐齐一退,最终稳住了身形。
  所持木板较薄者,能看到一道道白色尖锐堪堪刺破木板,令人心惊后怕。
  呼哗……
  众人这么一停,豪猪瞬间没了阻隔,向水流一样窜过各种缝隙,涌入了主屋里,四处乱跑,众守卫连忙分散,四处击杀乱拱乱冲的豪猪。
  咚咚咚!
  幸好有提前构筑防御工事,豪猪虽然把各处拱地直响,还是被限制在主屋前半段里,没冲入后半段何楚浔和杂役弟子所处之地。
  任由守卫处理冲入豪猪,门口其他人没有帮手,而是在等待着更棘手的敌人。
  咚!
  林琅严阵以待时,一头皮毛花白,约有半人高的巨大兽影从门口挤进来,把不宽的门框记得一阵松动,整个屋子都腾起一阵黄尘。
  力量之巨,常人骇然。
  众人连忙往防御工事里一缩,下一秒,一阵呼呼风声响起。
  笃笃笃笃铛!
  一连串箭羽中的之音,最后一下则是林琅的鸿毛被击中的声响。
  林琅侧身躲在鸿毛后,待剑豪猪第一轮背羽发射结束,立刻一甩鸿毛,跳出药柜。
  同时,侯三和毕绍钧也露出身子,合力将面前一大块厚布一掀,黑影遮天,眨眼盖到正直吭气的剑豪猪身上。
  锵锵锵!
  数个等待许久的军士猛然将矛戟刺入剑豪猪下身,几乎将之架起。
  “昂!”
  剑豪猪发出一声剧烈的嘶鸣,刺耳至极。
  “恭喜你,即将获得技能‘不怕开水’!”
  林琅一个闪身,出现在豪猪身后,双手拖着鸿毛一甩,鸿毛划着半圈,扁长的刀锋直直朝兀自挣扎,随时会脱困的剑豪猪背脊一落。
  砰!
  鸿毛转角处准确凿中剑豪猪背脊的脊柱某节上。
  “昂!!!”
  剑豪猪猛然吃痛,狂叫一声,瞬间便将身上厚布挣扎撕扯成数块,接着满背的花白长刺全数张开,像极了孔雀开屏。
  林琅等人连忙往遮挡物处一闪。
  但是,豪猪仅仅只是张开了长刺,却没能发射,嘴里尽管还在昂昂直叫,整个身子却抽搐着,缓缓倒下。
  剑豪猪的背刺由脊椎所控,击碎脊柱后,它只能瞎叫唤了。
  “叫,越惨越好,最好能把外面那群憨憨吓跑!”林琅直起身子,翻手往嘴里丢一粒药丸吞下。
  砰!
  众人正要松口气,忽然,在豪猪撞入后被临时堵住以防后续兽怪闯入的大柜子幡然破碎,化为偏偏木块碎屑。
  这些木刺就像箭羽一样,以门口为中心向林琅等人四散射来。
  “啊!”
  猝不及防下,探头观察剑豪猪的军士守卫被木刺刺中,惨叫着,鲜血流淌,甚至有被刺中眼珠着,在捂着眼睛惨嚎。
  一击竟然杀伤了数个战力!
  “艹!”
  见到这个情形,林琅怒火烧身,连现代芬芳也不由脱口而出。
  手一撑,整个人已高高跃起。
  门口,打破木柜的是一道修长银影,击破木柜后,银影一扭,本就四分五裂的木柜被一甩而开,露出了银影的本来面目。
  这是一道如蛇般的身形,却粗大许多,满身的银色鳞片闪闪发光。
  “去死!”
  林琅空中微微调整姿势,“裂石”劲力流转,鸿毛朝银色兽怪头部猛然一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