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恶超玩 >第44章险境


  兽怪面对来袭却不避不退,反而身子蜷缩,卷成一个圆球。
  嘶……咚!
  眼看鸿毛劈中银色兽怪,却是感觉到一股不受控制的滑溜之感反作用而来,鸿毛方向和力道忽然一歪,竟然顺着圆球边缘划出一道带着火花的轨迹,偏斜砸到了地面,溅飞大块泥土。
  圆球似乎被砸的滚动,然而刚滚动一步之远,突地一变,恢复成了扁长形态。
  林琅失利,正要追击,忽见一道银色幻影悄无声息地袭来,连忙横移鸿毛,往身前一挡。
  铛!
  竟然是金属交击之音。
  纵使林琅现在已力大胜牛,身形仍旧不禁一滞。
  这却是极佳的机会,林琅趁着银色幻影反弹的那瞬间,迅速抽出左手狠狠一抓,抓到了这刚尾鲮狸的尾巴。
  刚尾鲮狸觉察到尾巴被抓,猛地抽动想要甩脱,巨大的力量让锋利的鳞片把林琅的手割的鲜血直流。
  林琅忍痛绝不放手,肌肉如虬龙般的左手猛然一握一翻,带动着鲮狸整个身子不由自主地翻出底面。
  林琅右脚往前一跨,同时右手反握鸿毛刀柄,抓着鸿毛往鲮狸腹部狠狠一刺。
  “吃我‘闰土刺猹’!”
  有坚硬鳞甲覆盖的背部和尾巴是鲮狸的最强手段,弱软的腹部则是弱点。林琅一把掀翻鲮狸,击中其腹部,一下能把其内脏击打破碎。
  一击下去,林琅还不放心,又抬脚猛踩一脚其头部。
  第一击尚且挣扎不休,第二击下去,刚尾鲮狸瞬间没了动静。林琅一甩手,将其像垃圾一样丢到一旁。
  正要顺手给自己一个“止血”,林琅忽然感觉光芒消失,心中一惊,连忙将鸿毛一竖,整个人缩到后面。
  锵!
  又是金铁交击,林琅临时没能发力,被一道巨力裹挟,身子朝屋里飞去。
  砰!
  还没等林琅看清来袭的影子,主屋的屋顶轰然破裂,大量的瓦片往下砸落,覆盖在几个猝不及防的军士头上。
  军士正要跳开,却见一道黑影唰一声跟随瓦片飞至,几个军士身子不由自主地跌落地面翻滚不休。
  咚!!
  此时,主屋南侧的黄土墙突然响起巨大的撞击声,顷刻间出现一条细微裂缝。
  咚!隆隆!
  下一瞬,第二次撞击响起,伴随而来的是大块的黄土墙碎裂朝屋内迸射。厚实的黄土墙两击之下便被撕出一个一米多大的缺口。
  剧变接连而来,几个兽怪竟然分别突破,完全将林琅三人安排的阻击计划夭折。
  不能再以普通野兽来看待兽怪,尤其是面对有可能有背后黑手操控的兽怪。
  林琅尚在不受力的后撤,见此情形,浑身气力鼓荡,生生扭转姿势,落地的瞬间身子一沉,朝将自己撞飞的黑影反冲。
  黑影正是逆角鹿,身形不大,头上却长着一副比水牛角还要粗的螺旋形鹿角,不朝后朝上长,反而正正朝前逆生,天生便是正面冲击作战的好手,四蹄矮壮为撞击提供助力。
  “来吧!”
  林琅怒吼一声,拖着鸿毛极速冲锋。
  “看看是你的角硬还是我的鸿毛硬!”
  林琅嘴角一翘,与逆角鹿那一双大如牛眼的鹿眼对视着。
  如果逆角鹿真有一份智慧,定然能明白林琅这是正面挑战,挑战的还是逆角鹿最引以为傲的天赋。
  果然,看到林琅这个人类冲来,逆角鹿头一低,也死死盯着对方,脚下蹄子一刨一刨,吭哧吐出一道鼻息,身子已蹦了出去。
  巨大的逆角随着脑袋调整着方位,直直指向林琅。
  “喝!!!”
  林琅嘴里嘶吼声渐渐响起,面对越来越近的逆角鹿,他将一直拖着的鸿毛狠狠一拽,一掀,一横。
  咚!!
  下一瞬,两者轰然相撞,齐齐反向抛飞。
  “嘿!”
  林琅只觉胸口气息突然散乱,差点岔气,在半空时勉力调整呼吸并扭转身子调整落地身形。
  蹬蹬!
  落地后,再连退两步,林琅才泄掉冲击。
  啪啪啪!
  此时,一些黑色碎片散落地面,是逆角鹿的逆角碎片。
  砰!
  同时,逆角鹿也反撞到黄土墙上,再度震动屋子。逆角鹿在墙上一个反弹,滚落地面,挣扎着想要起身,却只能抽搐着发出哀鸣。
  逆角鹿头上的一只大角几乎齐根而断,另一只虽然还保持着形状,却破缺小半,化为一地碎片。
  连坚硬无比的逆角都被击碎,可想而知逆角鹿脑袋里受到的冲击,就连脖子恐怕都有骨折,耷拉着抬不起来。
  “跟我比力量,再升几级再说!”
  林琅扶着鸿毛,从逆角鹿处收回视线,环视一圈主屋内情形。
  七头兽怪已死其三。剩下的四头,乘云猫从屋顶飞入,被几个军士缠住乱飞;裂石虎破墙而来,被侯三挡住,险象环生;迅影狼跟随而入,由毕绍钧负责,一追一随;焰尾狐从门口冲来,被一群护卫团团围攻,却把护卫耍得团团转。
  剩下的是这些兽怪带来的小野兽,满屋乱窜,虽然没造成多少伤害,却是屡屡让人分心。
  杂役弟子们缩在最里面的角落里,想要上前为受伤的士兵治疗,却被兽群阻隔。只有何楚浔能够远程控制药力,由一个军士护卫在身边,赶走来袭的野兽,不让打扰何楚浔的施法。
  锵!
  侯三下意识举刀格挡,接着一股巨力便将长刀连带整个身子击退。
  “不行!”
  侯三强压着翻滚失控的气息,平复紊乱的气力,准备再度迎上裂石虎,却立刻觉得嘴里腥甜。
  数度与裂石虎交锋,他已被震出了内伤,脏腑恐怕有些都移位了。
  虽然这头裂石虎实力比之林家村那头小裂石虎还要弱上许多,却也不是侯三一个人能敌得住的。
  即使只做纠缠,避开正面交手,侯三也感觉每一次交手都是生死瞬间。
  “咳!”
  最终,侯三也没能压住伤势,喷出一口鲜血。
  “糟了……”
  感知一番自己的状态,侯三心中大呼不妙。
  他和毕绍钧还能拖延兽怪一二,其他的军士守卫几人纠缠恐怕也拖不住兽怪,迟早会一一减员。
  而他自己,又能拖得住多久呢?
  一瞬间,他心里转过无数念头,期盼找到些破局之法。
  军营驰援?要来早来了。
  药王院院主?同样如此。
  兽怪主动退去,怎么可能?
  那,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办法?
  一个个念头被否定,侯三越来越绝望。
  但裂石虎可不会让他继续喘息,实际在侯三刚落地,裂石虎已经追击而来,四蹄下的利爪泛着寒光,嘴里獠牙狰狞。
  是咬?是抓?
  张着血盆大口,露出利爪的裂石虎,也许在考虑这个问题。
  侯三浑身几近脱离,只得半跪于地,抬起酸涩无比的手臂,一手握刀柄,一手撑着刀面。
  不过,他知道这只是不甘心的下意识举动而已,恐怕脱力的自己再也挡不住此次攻击。
  “我,还没讨媳妇呢……”
  这个时刻,侯三竟然荒谬地冒出这个念头。
  看来,这就是人死之际的心愿么?
  侯三不由自嘲一笑。
  “你的脑壳,我收下了!”
  就在这时,一声熟悉无比的爆喝之音在身侧响起。
  咚!
  裂石虎扑击到半空,其大张的血口咔地闭合。
  原来,一块黑色门板薄长的边缘转角尖锐处,与裂石虎的下颚来了个亲密接触。裂石虎半空的身子猛地朝上掀飞,同时继续朝门板来袭的另一侧翻滚着往前飞,做抛物线的自由落体运动。
  可还没落地,而是等到裂石虎翻转到肚皮朝下时,黑色木板又出现了,还是尖锐转角处,往裂石虎的脑壳上猛地一敲。
  砰!
  空气似乎荡开一道肉眼可见的涟漪,带起的风声携带者巨大的击打之音四散。
  嘭!
  裂石虎的自由落体运动瞬间变成了被扣杀的排球般的威势,庞然兽体砸落,卷起屋内散落各处的黄色尘土,形成放射状的干净地面。
  “这招屡试不爽啊!”
  林琅收回鸿毛,微微一笑。
  “小心!!!”
  却在这时,何楚浔焦急嗓音罕见地响起,与此同时,林琅心中冒出一个危险至极的警兆,千钧一发之际,手中鸿毛勉强横移一尺。
  呲!
  鲜血迸溅,林琅左手胳膊瞬间出现三道血口,深入动脉,血液如泉喷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