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恶超玩 >第45章等你好久


  从秦城西面出发穿过宽阔的沧江,对面便是大片的种植区,一直连绵数百上千里。
  往年,此时农田里定是种满庄稼,接近成熟,可遭遇兽灾后,大片大片田地荒废,杂草丛生也无人打理。
  某处,有数个丘陵组成连绵的小山包,其中一座丘陵之顶,有道道灰光白光闪烁。
  “消停点吧,到天亮,法阵自然会打开。”
  一个黑衣人盘坐在一角,两手按着身前的阵台。
  阵中被困之人,竟然是何远山,他并未受到什么伤害,只是被困在其中而已。
  “将我困于此,你到底有何目的?”
  何远山依旧不断轰击黑衣人方向的法阵,却被道道凭空出现的灰光消弭。
  “天亮之后,你自然知道。”黑衣人嘿嘿笑了一声,有着聊天的欲望,却不肯透露半分消息。
  就在这时,一道不可见的法力凭空出现在法阵外,往里一撞。
  噗。
  有一道灰光自动将之消弭。
  “我来看看这是什么……”黑衣人将快消散的法力凭空拘来,稍一感应后任其消散。
  “看来,你们的目的果然是药园。”何远山见到熟悉的法力形态,瞬息洞悉了消息的来源,同时也参透了黑衣人的目的。
  “我说不是呢?”黑衣人低哑的声音带着戏谑。
  “想来也不仅仅是为了小小的药园。我劝你还是自己交代了,否则你会后悔!”
  昨日何远山前往黑狼帮探查药王谷来人,追踪气息寻人,对方却不断绕圈,让他追了一日。就在不久前,对方忽然显出身形,不再逃跑,何远山追来,却发现自己进入对方预先布置的困阵。
  对方花费巨大代价就是为了引他来此困住。现在何楚浔发来急讯,说明药园遇到危险。两相结合,那定然所谋甚大。
  想到这,何远山陡然加大了轰击困阵的力度。
  黑衣人连忙将道道灰光注入阵台,稳住摇晃的阵域。
  “嘿嘿!你出得来再说!”
  ……
  “丁三十,我们为何不趁兽潮高峰一举放出兽怪,岂不瞬间一网打尽。”
  “辛七十二,那时药王院分院主尚未困住。贸然行动,强如乙八者,也被缺月宗高手诛杀。何远山若折返……小心为要。”
  “乙八……自以为是的家伙,原想有多厉害……”
  “乙八可敌我俩绰绰有余,你个辛位也想指摘?莫要不自量力!”
  “嘿嘿嘿……那现在呢?兽怪已困住药园之人。”
  “招阴鬼,令兽怪一举攻入……嗯?兽怪这就有折损了!我去看看!”
  ……
  血液飞溅,但林琅用鸿毛险险挡住了本划向咽喉的锐光,使得锐光擦着鸿毛,偏斜到了来不及保护的左臂上。
  顾不得这点不会立时毙命的伤,林琅猛然将离火劲注入全身,形成火劲护体,同一时间,离火劲注入鸿毛,他腿一踢鸿毛下端,右手用力一撩。
  呼!
  鸿毛夹带风声朝前方一划,却什么也没击中。
  “右边!”此时何楚浔焦急嗓音再度响起。
  林琅猛地转身,鸿毛朝右侧狠狠一拍,掀起一阵狂风,把地上各种碎片吹得乱飞。
  却依旧空空如也。
  仿佛林琅在跟空气斗智斗勇,可左手上依旧冒着血的伤口做不得假,一定有什么东西袭击了他。
  林琅将所有心神都投入,不放过一点点风吹草动,忽然听到兽怪兽群嘈杂声响中,有一道极为轻微的风飘荡着,朝身后迅速远离。
  林琅一惊。
  那是何楚浔的方向。
  “何楚浔能发现他,他要先针对何楚浔!”
  发现对方目的,林琅迅速转身,鸿毛同时已脱手激射而出。
  咚!
  鸿毛砸在预估对方行进的方位上,陷入半尺,下一秒,林琅追上鸿毛狠狠一拔,转身挡在何楚浔前面。
  “在哪?”林琅低低问了句。
  “又离开了。”何楚浔闭着眼话语缓缓。
  她在仔细感应。
  林琅猜测,应当是何楚浔的“五行六觉交感之术”能够发现这东西。
  “到底是什么东西?”林琅焦急问道。
  “是一个人,但是很奇怪,像一道影子一样单薄。”何楚浔蹙着眉。
  现在只有她能毫无阻碍地发现这个敌人,她不敢有丝毫松懈,否则就会有人丧命。
  “人?不是鬼使?”
  何楚浔没有示警,林琅急忙给自己一个止血,止住左臂上的伤口。“长春之体”能缓慢愈合伤口,血不止住却会流失带走体力和气力。
  林琅已经做好了十分的准备,甚至和侯三都商议了一套对付鬼使的战略,结果来的不是鬼使。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看来,是针对我的,因为我的战斗力最强。”虽然看不清对方面貌,林琅也能猜到对方的目的。
  只要干掉林琅,其他人不用动手就能用兽怪解决。
  由于干掉裂石虎,屋内的形势现在还不算太坏。侯三空出来支援三方。毕绍钧风筝这迅影狼。焰尾狐和乘云猫杀伤力并不大,数个守卫和军士能缠住,还有剩下的一些人能随时支援,同时慢慢击杀普通野兽。
  欧阳庭等人带着杂役弟子不时上前疗伤,给了强大的续航能力。
  “看来,要想办法……”
  林琅黑脸表情凝重。
  这个看不见摸不着的敌人出现,给林琅造成极大压力,无法分心去击杀兽怪。
  只能先想办法干掉,
  “来了……欧阳庭!”何楚浔忽然惊叫。
  敌人眼看林琅两人防备严密,竟朝负责支援的主力欧阳庭袭击。
  “糟了!”
  林琅和欧阳庭之间正好隔着何楚浔,无法援助。
  欧阳庭听到自己的名字,有些莫名其妙地回头,却知不道有看不见的杀招就要加身。
  危急之时,何楚浔秀目猛然一睁,手在蛮腰上一摸。
  啪!
  瞬间,一声清脆无比的空气炸响。
  一道碧绿的影子如蛇般一咬欧阳庭身后半尺之处。下一瞬,一道黑色半透明的人影现出,被蛇影咬了一口,浑身一抖,正欲后掏欧阳庭心窝的利爪顿住,整个人被抽的朝一旁飞去。
  砰!
  半透明人影还未落地,身子就是一个模糊,虽然有撞地的声音,却失去了踪迹。
  此时,击中黑影的绿色蛇影才显出原身,却是一根泛着莹莹绿光的长鞭,鞭柄握在何楚浔手里。
  “大姐,有这种杀器早点拿出来啊!”林琅一阵无语。
  不过看到何楚浔面容隐泛苍白,林琅倒有些了然,恐怕何楚浔驱动起来十分吃力,不到紧要关头不得擅动。
  “法器……莫非是百草鞭!”
  这时,一道低沉而嘶哑的嗓音凭空出现,四处回荡,让人分不清发声之处。
  “何远山竟然将本命法器给了你……”对方有些讶异,随即轻笑了起来,“可是,你又能使用几次呢?”
  黑影话音还在回荡,何楚浔忽然黛眉微蹙,手中百草鞭再度释放绿光,朝申阳身旁一卷一甩。
  嘭!
  空气炸响,却没击中黑影。
  “嘿嘿嘿嘿!”黑银得意的笑回荡着,嘲讽着何楚浔。
  何楚浔脸色又苍白一分,已经失去许多血色,却依旧紧逼双目,凝神以待。
  “师姐!”
  林琅猛地叫了声。
  “让他杀!你掩护我,我杀光兽怪,再回头收拾这个家伙!”林琅低吼一声,不管不顾地朝最近的迅影狼冲去。
  “辛七十二!”黑影忽然大叫一句,看来也有些急了。
  “来了!”随即,主屋门外另一道稍粗犷但依旧嘶哑的嗓音回应着。
  沙沙沙……
  随即,数个乌黑如蛛的爬行生物从门口挤入屋内。
  “果然是鬼使!”
  林琅刚跑至一半,忽然脚步一转,扛着鸿毛就冲向四头阴鬼。
  “等你好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