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恶超玩 >第57章杀回


  黑狼帮有功法之利,可白熊帮这么多年的积淀不是平白而来,堂主们个个都是资深武者。
  上师提供的功法在前期战力并不显著,白熊帮的人凭借武者之强迅速压制了黑狼帮。
  大厅内,白熊帮的人压着黑狼帮打。
  武者功力越深,使用的兵器越厚重,锤子,板斧,大刀挥舞,把厅里里的桌椅地面锤打得细碎,就连墙都塌了半边。
  双方已经打出了真火。
  可大厅外的大广场,情势又截然不同。
  白熊帮的普通帮众功力不深,控制不住“五谷轮回”的作用,一边打一边中毒,浑身功力能剩一半就不错了。
  而那场面,不描述也罢。总是,整个广场都笼罩在奇怪的气味里。
  黑狼帮的人不占优势,却能发挥十成十的功力,一路压着白熊帮的人打,都快逼近大厅了。
  “噗啊!我跟你们拼了!”
  白熊帮一个帮众毒药发作,不得不连爬带滚地让过对面攻势,情急之下,一狠心,在裤裆里一抹,朝对方脸上一甩。
  噗!
  呕!
  黑狼帮的帮众也趴下了,狂吐不止。
  一旁眼尖的白熊帮帮众一见,心中大喜,本来苦苦坚持的关口不再忍耐,一泄如注,模仿之前帮众的攻击。
  这种打法瞬间传遍整个广场,双方情势竟然微妙地开始恢复平衡。
  噗……噗……噗……
  呕……呕……呕……
  场面更混乱,更不可描述了。
  “白熊!我说了,不是我们做的,别逼我!”
  大厅里,黑狼众人已经被白熊等人压制到角落,不少人都受伤。
  不得不说,白熊帮知道就一口气的攻势,把老底都掏出了,竟然爆发了比平时还要高五成的战力。
  黑狼众人一时不查,吃了大亏。
  “动手!”
  余翔见势不妙,立刻鼓动元气,运起秘法,周身腾起阵阵灰气。十个堂主和副帮主心有所感,亦是同时周身灰光涌现。
  轰然一声,强大的元气爆发,灰气涌动侵袭白熊帮的人,将其逼退。余翔顺势与其它十一人战成阵列,形成一个战阵。
  这是黑狼帮的底牌,白熊帮可完全不知道。一时间,白熊帮十数人连连被逼后退。
  局势瞬间反转。
  更不妙的是,白熊帮不能一鼓作气击败黑狼帮,一口气将尽。
  “撤出去!”
  白志雄果断下令,以其为中心,帮众团团聚拢,边杀边退。
  黑狼帮立刻追上,双方且战且退,厮杀到广场。
  迎面便是令人作呕的气息,广场上乱作一团,杀得正起,不一会便与两帮首领接触。
  啪啪啪……
  气息勾引,白志雄这边终于有人泄气,在交战关头分心,被对方一爪子抓破了喉咙,眼看便是不活。
  是七长老,一个六十多岁的资深长老,年轻时修为比白志雄不遑多让,只是年老体弱,最先败下阵。
  “七长老!”
  白熊帮的人目呲欲裂。
  然而无可奈何。
  损失一个战力,白熊帮形势更加不妙,而且越来越多人发作而分心。转眼间,又有三人受伤,虽不致命,也是受创颇重,加上身子衰弱,几乎失去了战力。
  “妈的,拼了!!!”
  白志雄知道撤离无望,大吼一声,蛮熊大力功秘法催动到极致,整个人身躯涨大三分,毛发皆白,化身真的白熊一般。
  原本白志雄就是魁梧之人,这一下更是高处众人一头。他秘法一完成,便张开双臂朝黑狼帮冲去,悍不畏死。
  黑狼帮招式和灰光打上去,竟然全数反弹,白光乱闪,偶有突破,击打在白志雄身上,竟然也打不破防御。
  白志雄顶着黑狼帮十来人的攻击,冲击着他们的战阵,拼着几十年的修为不要,打破了几个人的防御,使得战阵瓦解。
  “变!”余翔忽然下令。
  黑狼帮瞬间分散,竟然有摆成另一个战阵。他们竟然不止一个战阵。
  这个战阵一出,把白志雄困在其中,六人围攻。其它六人抵挡白熊帮的支援。
  白志雄的白熊形态依靠燃烧精血支撑,维持不了多久,困在其中咆哮连连。其余长老见状,也只得使出底牌冲入战阵支援,一番左冲右突,总算是把白志雄救了出来。
  这么一来,多数人都抵挡不住毒药的为例,败下阵。
  白熊帮的人忍着自己制造的恶臭,被腹痛弄得虚弱无比,脸黑到了极点,心里也恨到了极点。
  黑狼帮杀得他们节节败退。别说撤离,能不能支撑片刻都难说。
  “黑狼!!!”
  白志雄的毒也早就发作,一身臭味,被长老护在中间,恨到发狂。
  “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传出去看黑狼帮怎么立足!今天我要是栽了,诅咒你们不得好死!”
  黑狼帮将白熊帮众人围住,一时停下动手。听着白志雄等人的咒骂,脸色也不太好看。一方面是熏的,一方面也是感觉手段太过阴毒了些。
  此时,余翔之外的其它人早就认为,这一切都是余翔的手笔。目的自然是把白熊帮一举消灭。
  “多说无益!”余翔也不想再废话,挥手示意手下继续进攻。
  眼下已经打出生死,不管是意外还是什么,都不能善了了。
  “帮主,我们断后,你突围去秦府搬救兵,我们就还有希望。”
  “对!”
  白熊帮焦急地想办法。
  “杀!”余翔冷静地观察着局势,白熊帮的小动作逃不过他的眼睛,吩咐最强的两个长老死死盯着白志雄。
  白志雄几次突围,都被打退回来,几乎已经无力回天。
  “杀!!!”
  就在这时,据点大门轰然大开,四五十人蜂拥而入,一部分支援广场上的白熊帮众,一部分不断清理路上的敌人,朝两帮精锐交战处冲来。
  “黄苟!”
  不管白熊帮和黑狼帮都愣住了。
  几日搜索都找不到的黄苟竟然在这个紧要关头杀了回来。
  “白帮主,我们来支援你了!”黄苟和马志成几人施展棍法所向披靡,挑翻了十来个意图阻拦的黑狼帮众,冲到了白熊帮跟前。
  “你们!”白志雄等人大为疑惑。
  他们可想不到,来救援的竟然是黄狗帮的人。
  “不用多说。黑狼帮用这种手段对付你们。这下你们该看清和他们合作的下场了吧?”黄苟用湿布捂着口鼻,堵住刺激无比的气味,瓮声瓮气道。
  “想不到……”白志雄深吸一口气,大为感慨,“好!今日如果我们能杀出去,白熊帮不仅补偿黄狗帮的损失,从今以后,永不侵犯!”
  “区区几个码头脚夫,也敢大言不惭。”余翔虽然感觉有些奇怪,但也不是深究之时,继续朝白熊帮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