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武大明:穿成朝廷鹰犬 >第75章只有魔教受伤的世界





  他态度摆的越低,事情越麻烦。
  曹谨行深吸一口气,道:“侯大人,你也看到了,大堂一个人都没有,我就直说了!我刚从苗疆平叛回来,现在很累,只想休息,不想掺和任何人的任何事!明白我的意思吗?”
  你玩你的,别特么扯上我!
  曹谨行转身就走。
  “不,不是之前的事。”
  候荣赶紧道:“我是想跟曹大人求教《雪域围城曲》……”
  “……”
  曹谨行脚步一顿。
  一脸生无可恋。
  妈的!
  就知道这曲子不是十五两银子的事儿!今天吹了一次,居然就跟西北边军扯上关系,这狗日的福源也太玄了吧!
  “没听说过。”
  曹谨行继续迈步。
  “曹大人说笑了。”
  候荣信誓旦旦道:“你有所不知,我祖籍长安,师门发源于唐朝楼观道。当年开元三大士入唐,于唐宫和天师叶静能较技,被天师以《雪域围城曲》一一挫败!
  那场比斗,天师绝艺致使天地变色,整个长安城落雪七寸,所有围观者惊为天人!
  祖师正是当初少数有幸聆听此神曲的有缘人,只可惜,他当时功力不够,纵使拼力抵抗,也只听到开始的几个音,随后就沉入意境无法自拔。
  天师隐退后,此曲绝迹江湖,祖师为此着魔,终生致力于再现天师绝艺。
  他学冰系功法,学音波功,学道教乐曲,找其他倾听者复原,就为了那一首影响他一生的《雪域围城曲》!
  今日你吹响的那一段,与祖师世代相传的一段一模一样!恳请曹大人指教,圆我师门夙愿,我自有重礼相赠!”
  他再度躬身行礼。
  态度无可挑剔。
  只可惜,曹谨行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能跟仇鸾混的风生水起的人,能是好人?
  他就算说出花来,曹谨行也不可能传他曲子。
  这些人迟早尸骨无存,跟他们扯上关系,难免会有影响,算算时间,离仇鸾被“开棺戮尸”已经不远了……
  退一万步,就以他之前动辄杀人越货暴露出来的心性,即便传他真的,恐怕也会以为藏私。
  既然横竖讨不了好,那还传个屁!
  “你说得对。”
  曹谨行干脆转身,面对着他:“我确实会,而且学的很全。”
  候荣大喜过望。
  “但我不想教……”
  曹谨行手按刀柄,面无表情说道:“怎么样?侯大人是不是也准备对我动手,逼我就范?”
  空气瞬间凝滞!
  若有若无的杀意充斥大堂,曹谨行冷眼盯着他,鹰目中透出两道寒星。
  敢动手,就废了他!
  候荣一惊。
  没想到曹谨行突然这么刚!
  候荣眯起眼睛:“曹大人,只是一首曲子而已。等我学成之后,以此建功,我和我家将军……都会感谢你。”
  “不必。”
  曹谨行一笑:“你不用拐弯抹角,你不就是想说你是仇鸾心腹?我突然想到个好玩的事。你说是你搬弄是非有效,还是我上奏镇抚司有效,真闹到御前,皇上是信大将军,还是信指挥使?”
  “……”
  候荣脸色一僵。
  仇鸾再受宠,也不可能跟陆炳比。
  答案显而易见。
  “我明确告诉你不想掺合,你还死缠烂打!既然这样,我看就明说了吧。”
  曹谨行注视着他,缓慢而冷酷地说道:“你有本事,尽管去找仇鸾帮你做主,但最好别让我知道!逼急了老子,我下次就主动出勤西北,带上百八十号兄弟,帮皇上好好查查‘军饷’……听明白了吗?”
  “?!!!”
  候荣心脏一突!
  他他他!
  他难道知道了……
  候荣脸色煞白,曹谨行一看不妙,吓大劲了……
  别反而逼急了他们杀人灭口,赶紧状若无事地补了一句:
  “太祖时,贪污六十两白银即施以剥皮揎草之刑,大将军就算再廉洁奉公,只怕也不可能做到一尘不染吧。”
  哦……
  原来只是这点儿……
  候荣松了口气,吓我一跳。
  曹谨行看他缓和过来,也松了口气,吓我一跳!
  “我家将军一心为公,清正廉明!曹大人怕是打错算盘了!”
  候荣义正言辞。
  曹谨行张了张嘴,很想喷他,但怕再把他吓出个好歹,咬牙忍了,谅他也不敢过分,估计快拐回去了……
  “但是!本官想了想,确实是我过于操切,让曹大人误会了。只是一首曲子而已,哪里值当你我为此争执,本官先行赔礼。”
  候荣不敢因为自己这点儿事,真引火烧身,顺带燎了仇鸾,不得不认怂。
  曹谨行也懒得跟他们对上,顺势给了个台阶:“下官也有错。不过《雪域围城曲》是师门禁忌,真不能外传,请大人见谅。”
  你特么一个一点点爬上来的锦衣卫,哪来的师门?哪来的禁忌?!
  睁着眼睛说瞎话!
  候荣心中狂怒,面上还得带着歉意,连连称是:“是是是。那就不打扰曹大人休息,我先走了。”
  “大人慢走。”
  曹谨行随口道:“对了,大人可以去找琅琊阁问问,说不定我师门还有副本传世也说不定,他们不是号称无所不知吗?多掏点钱的事儿。”
  “有理。”
  候荣眼前一亮:“那我先走了。”
  “不送。”
  等候荣转身离开,曹谨行挑眉冷笑:“无所不知?他们要连这都知道,怕不是要在琅琊山下建一座囊括天下武学的琅嬛福地……这连倾皇室之力建造的镇抚司秘库都做不到,就凭一个琅琊阁?他知道个屁!不过,不关我的事了……”
  总算把这茬应付过去。
  还想要,去找琅琊阁,别来烦我!
  曹谨行心力交瘁加心有余悸:“以后捡漏的事也得少干,还是老老实实用功勋换吧,太特么惊险了……”
  ……
  候荣出了馆驿,愁眉苦脸。
  曹谨行身份太特殊,就算仗着仇鸾,他也不敢跟他硬碰,而且受了威胁,还得把他毁掉【焚焱虫】的事隐去……那小子说要去西北的时候,语气可是很认真的!
  真要去了,就无心插柳柳成荫了!
  这绝对不行!
  原本想用《雪域围城曲》来抵消【焚焱虫】的损失,现在这条路行不通,怎么跟仇鸾交代成了问题……
  五千两黄金打了水漂啊!
  多年的积累啊!
  一想起来腿肚子就哆嗦!
  这责任他担不起,淮南杨家也担不起,好在还有魔教,可以往他们身上推……
  豁然开朗!
  候荣手一拍,赶紧拉着那三个护卫串口供!
  淮南杨家因此躲过一劫。
  曹谨行没事了。
  候荣自己也能对付过去。
  只有魔教无缘无故遭了仇鸾仇视,恨得咬牙切齿,他们自己还不知道……
  ……
  一夜无话。
  第二天,曹谨行为防再出事端,快马加鞭返回镇抚司,刘镇远正在等他,封赏和功勋奖励,也在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