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 >第76章自立为王卷尾章





  太原兵乱三个时辰后。
  北城门打开,放漠州大军降兵入城。
  漠州将领们本来对太原城陷落之事还将信将疑,当下亲眼看到城防门楼上都是镇北军士兵时,才不得不接受这一现实。
  平日喧闹的街道上一时寂静无声,百姓们全都躲藏在家中,死死盯着房门,生怕忽然就被某个兵丁一脚踹开,全家糟劫。
  许多人家都忙着把家里的孩子藏起来,有的甚至把水缸里的水全倒出来,让孩子蹲在里面,就是怕兵祸害了自家孩子。
  贼过如梳,兵过如篦,老百姓们的担心不无道理。
  但他们所恐惧的事情并没有发生,镇北军在外面制造的声响挺大,却没有擅闯民宅,只要不在名单之中,基本都没受到什么搅扰。
  随着降兵进城,楚长宁也去到州牧府上,从府门进去便是一片园林,看得他眼花缭乱,一直来到内堂见到苏元,还忍不住感慨:
  “王爷,这州牧府建得,简直跟皇宫似的!”
  苏元道:“长宁你去过皇宫?”
  楚长宁摇头:“没去过。不过这儿挺像的,起码比镇北王府要奢华太多。”
  “都是贪墨来的银子,花起来当然不心疼了。”
  单单北风城那几万人口,以张远东为首的几大家族还都收敛了那么多钱财,何况是许义川这一州州牧。
  实际上别说这州牧府,林家府邸、吕家府邸、车家府邸,各个都是奢华无度,这还仅仅只是在太原城内。
  在漠州其他城,几大家族也有诸多产业,房屋,田地。
  吕无忧之前告诉过苏元,他自己计算过,整个漠州的全部钱财,单单四大家族就要占去八成之多。
  剩下两成里,大部分还是小一些的家族豪强,真正轮到老百姓们,近百万人加起来,恐怕连一成都没有。
  这个数字很是触目惊心,但在大周却也很正常。不只是漠州,大周一共十二州,每个州的情形都大抵如此。
  苏元问楚长宁:“打起来了吗?”
  “没有,王爷料事如神,漠州大军直接降了。”
  苏元点点头。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这支漠州大军,根据先前锦衣卫提供的情报,苏元就知道没有战斗力。
  一群东拼西凑的军队,能有什么战斗力?实际上,他们还不如几大家族豢养的家丁团练呢。这些家伙平日好吃好喝,真遇到事情倒也卖力。
  不过在正规军队面前,再卖力也没什么用,最多就是换个姿势被碾压。
  现在漠州府城太原已经彻底拿下,这里该抓的人也抓的差不多了。名单上还有一部分人并不在这里,在漠州其他城池。
  苏元本着宜早不宜迟的原则,让楚长宁休息片刻便再度带兵出发,去迅速把其他城池攻陷下来。
  这并不难,漠州大军已经抽调了各城诸多守兵,现在各城都是空虚状态。加上太原已破,其他城池再守下去意义不大,守兵们为了活命,只会速速投降献城。
  楚长宁离开后没多久,沈炼也来了。
  “大人。”他对苏元道,“牢狱里那些犯人,都吵吵嚷嚷着要见您。需要我收拾一下他们吗?”
  “……”
  苏元想了想,太原这情形,和北风城又有所不同。
  北城一个小城,文臣武将不多,可太原作为一州府城,官员是非常多的。现在当惯了人上人的他们,突然进了大牢,可想而知心里落差会多大。
  不过对待这些官员,苏元心中却也有了一个处理方式。
  他把吕无忧找来,先询问了一下他的想法,结果两人居然想到了一块去。
  此刻,牢狱内。
  官员们大多都被关押在一起,好像镇北军也不担心他们会串联勾结。
  实际上,他们此刻只顾着骂苏元,实在没什么可串联的。
  “苏元这厮!实在有辱斯文!我一个粮道官有什么可关的!”
  “在下不比老兄苦?在下一个县衙里的小小书吏,又何曾犯过什么王法?不是也被抓了进来……”
  “哼,王法,他都反了还谈什么王法。”
  众人听到这句,都是沉默片刻。
  一人打破沉默,安慰众人:“诸位同僚,不必担忧,我们定然会没事的。”
  “李通判,这是为何?”众人齐齐看向说话之人。
  这人是漠州府一名通判,头脑聪明灵活,对众人侃侃而谈道:“各位,说句大不敬的话,若是圣上没法子,这苏元真霸占了漠州,他也不得需要有人帮忙治理地方?”
  “把咱们都抓了杀了,那苏元找谁去管事?难道找一群大字不识的泥腿子?所以我说诸位不必担心,那苏元迟早会放咱们出去。”
  李通判这话真是说到了众人心坎上。
  的确,那苏元打仗是厉害,但漠州这么大,他能管得过来?到头来还不是需要他们这些官。
  想到这里,众官都是心头一松,脸色缓和。
  李通判见状得意道:“诸位,说不定到时不用咱们要求,那苏元就得求着咱们出去!”
  “不错!李兄说得好!”
  “到时咱们反赖在牢里不出,将他一军,哈哈!”
  “就是,看他缺了咱们这些读书人,怎么让漠州转的了!”
  众人越说越兴奋,仿佛已经预想到苏元来求他们出狱,求他们去管理事务的情形。
  这时,忽然一阵鼓掌声响起。
  啪啪啪啪啪……
  他们朝声音来源看去,看到一个年轻人正拍着手走过来。
  “你们想得挺好啊。”沈炼微笑道。
  “哼。”一个上年纪的官员瞪着沈炼,“怎么,苏元让你来放我们出去了?我告诉你,他不亲自来,我们都不出去!”
  “就是,我们不出去!”
  “抓我们进来容易,想让我们出去?没那么简单!”
  “让苏元亲自来道歉!”
  沈炼微笑听着,只是怎么看那笑容都有些瘆人。
  “各位。”他开口道,“别急,决定你们能否出去的,可不是我。也不是大人。”
  这话一出众人都有些懵。
  那名李通判皱眉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苏元都不能决定,那还能有谁?”
  沈炼给出一个让众人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答案。
  “百姓。”
  “百姓?!”
  “不错,我们大人说,百姓们的眼睛是雪亮的。所以,让百姓们来决定你们的生死……百姓们说谁好,谁就能出去继续当官。说谁坏……”
  沈炼捏了捏手指:“就留在这儿,我会好好‘伺候’。所以,请诸位回想一下,你们以前对百姓是好、还是坏啊?有没有欺压过良善啊?”
  众人脸色几乎是刷的一下,在一瞬间变得无比苍白!
  太原城楼之上,苏元和吕无忧登上来,遥望东方,极目远眺。
  “无忧,让你去抓吕家的人,你心中不怨恨我吧。”
  “王爷说得哪里话。王爷就算不让我去,我自己也要去。”吕无忧道,“这样才能表明我的决心。”
  “你能如此想就好。”苏元长出口气,“这下漠州也差不多算是拿下了。”
  “恭喜王爷。”
  虽然苏元还未占据漠州全部城池,但那只是时间问题,提前恭贺也未尝不可。
  “王爷马肥兵壮,治地贤明。夺取大周江山,指日可待。”
  “哈哈。”
  苏元此刻遥望东方,心中也难免生出几分豪气。
  “大周江山算什么,我要踏遍整个世界,让四方蛮夷、海外西国,都知晓我的大名,让所有百姓都从王公贵族的压迫下直起身来!”
  吕无忧闻言也是心潮澎湃,拱手长躬:“属下愿倾尽此身,辅佐王爷成就大业。”
  “好。如此一来,我也该谋反地‘正经’一些。‘镇北王’这个大周皇帝封的名号,也该换换了。”
  吕无忧道:“王爷所言极是,是时候昭告天下,让天下都知晓王爷之存在。王爷也该将治理政策广为宣之,如此也能让天下有才之士都知晓王爷贤明,前来投奔。”
  苏元看向吕无忧:“嗯,无忧说得不错。不过第一步还是要起个名号。叫什么好呢。”
  吕无忧思忖片刻,说道:“王爷生于北地,立志要让天下太平民安,不如就各取一字,以‘北安王’为名。”
  “‘北安王’。说”苏元点头微笑,“好,不错。就北安王吧!”
  大周历,庆襄四十一年。
  镇北王苏屠峰之子苏元攻占漠州府城太原,公然举起抗周反旗,自号“北安王”,广敕四方。
  一时间京师震动,天下皆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