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朕,造自己的反 >第102章婉妃换太子
    周辛面具下的嘴角微微一扯,眼神古怪。
    “你确定?”
    尚可婉眼神更冷,身上甚至泛出了杀机。
    “敢对本宫如此不敬,谁给你的胆子?!”
    试问天下臣子,又有哪个敢于当面无视皇妃的威严?
    若有,那便是生了异心的权臣叛逆!
    天机楼这把刀似有失控反噬之兆,尚可婉此刻又惊又怒, 心中已打定主意,若这阎公子无法拿出说得通的理由,今日便休想活着走出这密室!
    感受到尚可婉显露出来的杀机,周辛暗自好笑的同时,又颇感欣慰。
    “爱妃莫急。”
    周辛轻笑说着,徐徐摘下了脸上的面具。
    尚可婉顿时身子一僵, 匪夷所思的瞪向周辛。
    这声音,是陛下?
    但,这怎么可能呢,陛下此刻不是正在昌艮州巡视?
    当面具揭开、露出一张英俊但陌生的面孔时,尚可婉手指微屈,屡屡杀气萦绕在手指之上。
    但这杀气很快便消散,因为那副面孔再度变幻,化为了周辛的面容。
    “你……”
    尚可婉后退一步,盯着周辛眼神闪烁、惊疑不定。
    因为她根本无法判断,眼前的究竟是真的陛下,还是那心怀叵测的阎公子假扮。
    见尚可婉这副模样,周辛略感无奈。
    揉了揉眉心后,周辛忽的嘴角一勾,眼睛瞄向了尚可婉的腹下。
    “无需猜疑,朕就是阎公子。爱妃脐下两寸处有一对小小的黑痣,这个小秘密,他人可无法知晓。”
    尚可婉瞬间心神一松,但下一瞬却是双腿一紧, 脸上腾起两抹红晕。
    取下斗篷后, 尚可婉盯着周辛惊疑不定道:“陛下,您不是…难道,您拥有传说中的分身?”
    周辛淡然一笑,转身坐到了椅子上。
    “不是分身,胜似分身。具体的说起来有些复杂,你只需知道,这是朕的本体即可。”
    尚可婉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虽然她一时想不明白,不过陛下的手段一向神秘诡谲,倒也不用太讶异。
    “朕让你看的东西可都记下了?”
    “陛下放心,臣妾已熟记于心。”
    尚可婉一边轻声回应着,一边笑盈盈的走到了周辛身前。
    确定了周辛的身份后,她也没了顾忌。
    “那你可猜到,朕打算让你做些什么?”
    周辛笑说着,同时伸手一拉,将尚可婉拖入了怀中。
    尚可婉乖巧的点点头,娇羞可人。
    “臣妾猜,陛下应是想让臣妾替换铁狩太子吧?”
    周辛刮了刮尚可婉挺翘的琼鼻,赞许点头。
    “就知道你能猜到。”
    尚可婉嘻嘻一笑,伸出洁白的柔荑抚摸着周辛坚实有力的胸膛。
    “陛下都将答案藏在案牍中了,若是如此臣妾都还猜不到的话, 那未免也太让陛下失望了。”
    周辛轻嗅着尚可婉的发香, 手掌在后者白皙滑嫩的脸颊上缓缓摩挲着。
    “不出意外,狩皇将会在三日后的夜晚死去。届时,你将以铁狩太子的身份登基,成为铁狩皇朝实质上的女皇!”
    听到“女皇”二字,尚可婉眼睛一亮,脸色略显潮红。
    “那么,尊贵的女皇,对于这个惊喜,可还满意?”
    尚可婉噗嗤一笑,猛地仰起头,主动送上了香吻。
    “多谢陛下,这个惊喜蛮有意思,臣妾很喜欢。”
    周辛摸了摸温热的嘴角,忽而抱起尚可婉走向了不远处的软塌。
    “既然喜欢,那区区一个吻,岂不是太便宜爱妃了?”
    尚可婉羞声叫着,但这声音被布匹的撕裂声所搅扰,有些不大清晰。
    “陛下嗯哼……”
    ……
    不可描述的声响持续了近一个多时辰后,眼前的黑幕终于散去,画面再度显现而出。
    只不过,此时的尚可婉已然换了一身装束,而且多了些媚态,多了些水润诱人、娇柔乏力的风情。
    至于周辛,则是神清气爽,志得意满。
    “陛下,铁狩太子虽也有些势力及亲信臣子,但想要以他的身份掌控朝堂怕是没那么容易。”
    尚可婉倒了一碗茶水递送到周辛面前,同时思忖着说道。
    啪的一声轻响,伴随着一声醉耳的闷哼,周辛笑眯眯地收回手,端过茶杯将杯中温茶一饮而尽。
    “放心,有人已经准备好了一切,我们只需接管即可。”
    尚可婉娇嗔一声,绕到周辛身后按起了肩膀。
    “那陛下,臣妾何时去拿下庞文康?”
    “不急,今夜他会主动上门。算算时间,也该差不多了。”
    周辛话音刚落,密室门户处的机关铃忽然响动。
    “看来是到了。”
    周辛含笑起身,带着尚可婉一道走出密室。
    今夜将会前来三拨客人,没意外的话,这最先来的应该就是庞文康。
    ……
    盏茶工夫后,书房门口。
    庞文康自远处而来,当看到周辛站在门口时,庞文康不由一愣,眼中闪过一抹异色的同时加快了脚步。
    “阎公子竟亲自出迎,本宫受宠若惊。”
    庞文康哈哈笑说着,心中却是腹诽不断。
    上次他来时,阎公子这厮在里面玩女人,还让他等。
    今次再来,也只是在书房门外迎接,这让他心中极为不喜。
    不过天机楼的情报能力的确极为不俗,无论是对他,还是对整个铁狩皇朝,都有很多作用。
    因此,虽然不爽,他也只能暂时忍着……
    “殿下终于来了。”
    面对庞文康的笑脸,周辛却是一脸严肃,一点没有笑声招呼的意思。
    “兹事体大,关乎存亡,还请殿下入内与阎某详谈。”
    说完,周辛又转向李三元郑重吩咐。
    “此刻起,书房方圆十步之内不可有任何人靠近,但有可疑者,杀无赦!”
    周辛吩咐完毕后就直接走了进去,庞文康笑容僵住,却也顾不得发火,因为周辛的这种反应让他心头有些发毛。
    难道,真要发生什么大事,而且还事关自己的生死?
    惊疑之下,庞文康赶忙跟了进去。
    庞文康身后,身为亲卫统领的左魁也想跟进去,但却被李三元伸出手臂拦住。
    “公子交待,兹事体大,除公子与殿下外,任何人不得靠近半步!”
    “吾与殿下,时刻不离!”
    左魁眯眼盯向李三元,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
    里侧,庞文康眉头微皱,扫了眼书房后,回头轻咳一声。
    “行了,在外边候着吧。”
    李三元盯着左魁冷哼一声,返身将门户闭合,而后大声喝令。
    “所有人,后退十步,睁眼张耳,但有敢于靠近者或鬼鬼祟祟者,杀!”
    “诺!”
    周遭的卫士齐应一声,整齐朝前跨出十步。
    书房中。
    面对周辛跪坐下来、未曾发现屋中还有他人的气息后,庞文康倒也放下心来。
    “阎公子,究竟发生了何事?”
    “不是发生了,而是将要发生。”
    周辛摇摇头,指正道。
    庞文康咧了咧嘴,揉着眉心无语道:“我说阎公子,咱还是直入主题吧。”
    “好。”
    周辛挑了挑眉,从善如流的点点头。
    “主题就是:狩皇恐命不久矣。”
    “什……”
    庞文康差点惊得跳起,话出口又赶忙压了下去。
    面色变幻半晌后,庞文康忽的眼神一沉。
    “阎公子,你可知自己在说些什么?”
    “当然。”
    周辛耸了耸肩,而后面容不变的再度抛出一句。
    “还有另一个主题。”
    “嗯?”
    庞文康眯了眯眼,心中感觉有些古怪,可具体哪里古怪,他一时间又想不到。
    “本公子要谢谢你。”
    “谢?”
    庞文康顿时愣住,一脸迷茫。
    但这迷茫很快便化为了惊骇与恐惧,因为他忽然感觉到有东西勒在了他的脖子上,强烈的窒息感让他如坠深渊、无限恐惧。
    他想要挣扎,可不知为何,肢体竟也动弹不得,最终只能在不解、不甘与绝望中彻底沉沦。
    将庞文康的尸体暂时隐藏起来并搜刮了所有东西后,尚可婉摇身一变,利用自身“百变无相”的天赋变为了庞文康的模样。
    “陛下,臣妾可美?”
    尚可婉转了转身子、做出忸怩姿态,同时调皮的眨了眨眼。
    周辛嘴角一抽,有些恶寒的打了个激灵,狠狠地瞪了一眼尚可婉。
    “再胡闹,下次一十八式全部过一遍!”
    尚可婉脸色一红,赶忙规规矩矩的坐好。
    【叮!你杀害并让人取代了铁狩皇朝太子,此举将对铁狩皇朝传承带来重大威胁,造反点+3000】
    一炷香后,书房门户开启,“庞文康”自房中走出,神色严肃,隐约还有几分难看之色。
    左魁心中一松的同时也紧张起来,不过眼下人多眼杂,也没敢多问。
    等到与卫队汇合,并出了庄园与庞文康一道上了马车,左魁这才出声。
    “殿下,发生了何事?”
    “天要变了。”
    庞文康呢喃着,脸色变幻半晌后,忽的眼神一定。
    “回去之后,你亲自跑一趟胡尚书府,告诉他,让他明日私下邀请禁军副统领到府上鉴蛐。届时,本宫也会到场。”
    “是!”
    与此同时,庄园后门悄然开启,一辆颇为低调的马车驶入园中。
    待马车停下,三道人影自马车上依次走下。
    其中,位于两侧的乃是两个老妪,而被两名老妪拱卫在最中间的,则是一个身段不俗的神秘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