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修仙:我能提升物品等级 >第52章红皮侏儒





  又取出一粒翠绿的丹药塞进了他的嘴里。
  很快,原本面无血色的郑根脸色逐渐变得红润,呼吸也变得规律。
  见学生的状况好转,茅雨菲这才放下心来。
  抬头望向那三个突然出现的治安官,眯了眯眼睛。
  再看像那个已经异变为红色侏儒的周行义。
  三人一前一左一右将对方包围。
  很快就在脑海里猜出了事件大概的原委。
  她早就听说市里最近邪教邪功闹得很凶,在自己上第一堂公开课的那天,市北发生的大规模邪教徒暴乱,又有在体育馆外的那个被判定为走火入魔的学生。
  所以她才一度的认为修为长进极快的郑根也修炼的邪功,当然在自己亲自的查探下还给了他清白。
  只不过那场暴乱很快就压了下去,只有零星的头目未曾抓获却也知道了他们的行踪,抓获也只是时间问题。
  原以为这件事就会这么过去。
  可是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却离得那么近。
  一直不死心追求自己的周行义,这位天禄家的二公子竟然也是修炼邪功的一员,甚至是个头目。
  而自己这位学生的背后恐怕就是官方的势力九层塔。
  碍于周行义身份特殊的原因,无法直接对他进行抓捕,于是便安排郑根接近我,然后惹怒周行义。
  然后再让他以自身为诱饵坐实对方杀人的缘由对他进行逮捕。
  好一个引蛇出洞!
  没想到茅雨菲在没有得到任何额外信息的情况下,将整件事分析了个大概。
  再看向身边依旧昏迷的郑根,眼神里并没有被欺骗后的愤怒。
  因为她知道,这么大的一件事,自己的这个学生和她一样只不过是棋盘上的一枚可怜的旗子。
  而且他还几乎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她现在甚至觉得郑根很勇敢,在明知自己有可能会死的情况下依然义无反顾的吸引着对方的攻击。
  其实郑根是认为自己身上的龟背软甲可以完全的抵挡这周行义的全力一击,甚至还额外的贴了好多金刚符以防万一。
  却没想到还是被一拳打了个半死。
  茅雨菲又想起他曾经和自己说的身正不怕影子斜,竟然还富含了这么一层的含义,认为自己身处正义便不害怕阴影中的邪恶,可笑自己当时却并不相信他。
  这才是少年应该有的气概啊!
  没想到却又立马脑补出了一段不存在的剧情,自我感动。
  “这小子还好吧?”
  那三人中的其中站在中后方的人回头问道。
  不生气郑根可不代表她不生气官方的这个做法,一是将她这个当事人完全的蒙在鼓里,二是竟然找了一个刚刚觉醒拥有无限未来的学生来做人肉诱饵。
  这完全违背了正道的理念。
  于是冷着脸没好气的回答道:“没死。”
  “没事就好,不然就没法交代了。你看好他,小心别被误伤。”那人交代了一句话便回过头继续面对那发生了变异的周行义。
  只见那“周行义”先是浑身颤抖不止,头发上的黑色硬毛根根直立。
  三人犹疑不敢上前。
  “你们能行吗?”
  “放心,三个筑基大圆满对付不了他一个?”
  茅雨菲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
  过了好一会,丑陋的身体停止了颤抖。
  原本灰白的眼睛竟然像是小球一般转了个圈,露出了两个猩红的瞳孔,变得清晰有神。
  喉结耸动,继而发出撕裂般的声音。
  “可...可笑!嘻嘻嘻...就你们...三个小...小杂碎也想...抓住我?嘻嘻嘻!”
  配合着如今骇人的形象,活脱脱的像是地狱出来的恶鬼。
  三人皱了皱眉头,他们可全都是筑基大圆满,甚至其中两人已经踏入了假丹境离凝聚自己的金丹已然不远。
  按照他们的预想,对付一个魔化后的筑基五层应该毫无难度。
  可现在他们的心头怎么会泛起一股恐惧之意?
  哪怕对方甚至还没有出手?
  就在瞬间,他动了。
  一道暗红色的残影瞬间穿过了刚才回头问话的那人身体,带出了一道血红色血瀑。
  下一秒,“周行义”便回到了自己原来的位置。
  两人同时咽了口唾沫,训练有素的他们知道这个时候不可以回头去看。
  但是两瓣肉块倒地的声音却像是催命的鼓声敲打在他们的心头。
  后方的茅雨菲也彻底傻了眼。
  这就...死了?
  虽说现在的这个修仙社会趋于稳定,但她跟随着师傅还是见识过不少修仙者之间好勇斗狠痛下杀手的场面。
  但是眼前这画面实在是太过的血腥,导致她胃里开始翻腾不止。
  可是这不是关键,关键是一个筑基大圆满的强者竟然被“周行义”一击秒杀?甚至自己都没能看清对方的动作!
  偌大的恐惧涌上心头,紧接着就是深深的无力感爬满了全身。
  上一秒,前方其中一人手中握着传音符大声的嘶吼道。
  “呼叫支援!呼叫支援!”
  可下一秒,一个红皮侏儒已经趴在了他的身上。张开一张无比巨大的大口瞬间含住了这人的脑袋,用力一扯,当场血流涌柱。
  然后那红皮侏儒周行义竟然夸张的将那人的脑袋直接咽进了肚子里。
  甚至在从喉咙到肚子里这个过程中,那人脑袋的形状还能依稀看清。
  这些剩下的一人彻底吓傻,四肢僵硬,好不容易才从储物袋中取出自己的兵器,一把七品的玄铁大环刀。
  握住自己常用的大刀,给他带来了些许的勇气。
  “快走!支援马上就到!”
  说着便将灵气注入刀中,向着红皮侏儒冲了过去。
  “周行义”咧了咧嘴:“还想着...逞英雄?自...寻死路!”
  在大刀靠近自己面门的瞬间,轻轻一垫脚。
  便消失了在那人的视野当中。
  一刀挥空,身体向前踉跄了一下。
  再看,那侏儒竟然站在了自己的刀尖之上。
  一跺脚。
  如同万钧之力压在了身上,人身随着刀身砰的一声陷进了地下。
  浑身筋脉寸寸断裂,早已死的不能再死了。
  至此,三名埋伏周行义的治安官全部身亡。
  红皮侏儒将目光转到了不远处早已被吓傻了的茅雨菲还有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郑根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