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痛!
  昏迷中,郑根逐渐恢复了意识。
  只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就好像被绞肉机搅烂了了一般,浑身麻痹动弹不得。
  甚至连睁眼都无法完成。
  还好意识已经清醒,释放出神识探查自身的伤势。
  全身上下又不下于二十处粉碎性骨折,内脏也有多出破裂,丹田也不知为何封闭了起来。
  但是出奇的是体内并没有淤积过多的血液,那些触目惊心的伤口也在飞速的愈合。
  原来是胃部有一颗已经融化了大半的丹药,正在向四肢百骸传递大量翠绿的生命之力。
  那些生命之力跟随血液来到全身,流淌进每一寸的细胞当中。
  原本就被阴阳五行灵力充满了的细胞如今再次胀大,变得玉润珠圆。
  在所有细胞吞噬完生命之力后,全都活跃了起来,开始不自主的扭动。
  那些断裂的骨骼边上的肌肉组织竟然如同两张有力的大手,握住断裂的两端给重新拼接在了一起。
  周围那些因为断裂而产生的骨屑竟然直接被肌肉给吞噬消化。
  细枝末节出崩裂的经络也飞快由干瘪变回圆润,血液伴随着生命之力重新在里面奔走。
  就在很短的时间内,原本近乎崩坏的身体竟然奇迹般的恢复如初,甚至更加强壮。
  待所有经脉重新联通,丹田的出入口再次打开。
  其中的十个灵气漩涡竟然完好如初。
  并且在丹田打开的瞬间,突然开始一齐向外释放灵气。
  十道颜色各异的灵气组成一攥更大的灵气流。
  猛的冲出丹田,游走在经络之间。
  原本体内的所有伤势已经完全恢复,但是胃里的那一粒丹药却依然在源源不断的释放生命之力。
  周围已经饱和了的细胞无法再承受其力量的加持纷纷爆开,却又在生命之力的作用下瞬间愈合。
  然后便又爆开,如此反复。
  要知道郑根并没有打麻药,而且他的意识十分的清晰。
  可以说是完整的“享受”了整个过程,先是细胞爆裂的痛苦,然后又是被修复后的抓耳挠心的痒。
  而且还不止一处。
  就在他不堪其扰之时,那一团五彩斑斓的灵气如同英雄登场。
  每来到一处生命之力饱和之地,这灵气便和英勇的骑士一般冲上去。
  裹挟着残余的的生命之力,再顺着经络回到丹田。
  源源不断的灵气孜孜不倦的抓捕着它们,很快便被消耗殆尽。
  那些被运回丹田的生命之力如同被驯服的绵羊,悬浮在其中一动不动。
  但是身为原住民的灵气却没有这么放过它们。
  在十个漩涡各自的撕扯之下,被均分成了十份,分别掉入各自灵气流之中。
  很快,就被各自的灵力所同化。
  这海量的生命之力竟然直接就转变成了郑根体内的灵力!
  十个漩涡飞速旋转,不一会便凝聚出第一滴灵液。
  接着就是第二滴,第三滴......
  昏迷中郑根的境界也在飞速的上涨。
  当然,这时在看到第一位治安官死亡后的茅雨菲丝毫没有察觉,或者说是没有能力察觉。
  已经陷入了深深的恐惧之中。
  练气八层......
  第二位治安官被爆了头。
  练气九层......
  第三位治安官直接陷进了大地。
  灵力还在不断的凝聚。
  那红皮侏儒歪着头,将自己的视线对准了不远处的两人。
  咧开嘴,露出诡异的微笑。
  “菲...菲...”金属撕裂般刺耳的声音直接穿过了茅雨菲自身神识的保护,直达识府。
  顿时两眼爆睁,面色涨红,额头上青筋凸起。
  她双手抱头,眼神中尽是痛苦之意。
  “啊——!”
  “嘻嘻嘻,菲...菲...”红皮侏儒蹒跚着一步一步走进,离得越近笑意越浓。
  那古怪的声音对茅雨菲的伤害也就越大。
  在三者相距不足十米之时,茅雨菲眼神中爆发出一丝精光。
  原来她一直保留着最后的清醒,诱敌深入。
  待对方到达自己最理想的射程范围之内时,瞬间发难。
  原本躺在地上的玲珑伞忽然飞起,对准和红皮侏儒的脑袋便狠狠的刺了下去!
  不仅如此,在深入其中后竟猛的张开。
  砰——!
  那颗如同恶魔般的脑袋就此炸裂,碎屑,眼球,牙齿,粘液散落一地。
  没了脑袋的腔子瞬时停下了身形,止不住的颤抖。
  一击得手,茅雨菲并没有就此收手。
  驾驭着玲珑伞在穿过之后,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
  转头,又是一击!
  噗——!
  “周行义”的胸膛顿时被开了一个大洞。
  还没有停!
  再转头!
  可是这一次,玲珑伞却没有再在给他的身体来个大洞。
  竟然被那个没了脑袋的腔子伸出手死死的攥住了伞身!
  瞬间切断了自己与玲珑伞之间的联系。
  这怎么可能!
  这周行义只不过是筑基,就算是魔化了但他体内的构造却不应该改变。
  在没有凝聚金丹之前,修仙者的脑袋还有心脏被击碎,必然是当场殒命。
  可他怎么?
  “嘻嘻嘻!”
  这尖锐的笑声再次出现!
  怎么可能!
  他的脑袋不是......
  无尽的恐惧瞬间漫上了茅雨菲的心头。
  身体瞬间僵硬,任由神识操纵却毫无反应。
  紧接着一股浓烈的恶臭扑面而来,随之带来还有一种从未感受过的威压。
  只见那没了脑袋不足一米的红色侏儒身子颤抖的更加凶狠。
  身上两处破洞内的血肉开始疯狂涌动,然后以肉眼可见惊人的速度飞速生长。
  很快便形成了一个粉色大肉瘤封住了胸口还有脑袋上的大洞!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茅雨菲的心一瞬间坠入深渊。
  但那怪物的异变还没有停止。
  身体的颤动连着四肢的甩动,像极了某种魔教的诡秘仪式。
  果然,下一秒。
  脖子上的那颗肉瘤再次胀大。
  其中心出现深褐色的裂纹。
  呲啦——!
  肉瘤破裂,浓黄色的粘液喷射而出。
  粘液下面渐渐浮现出一颗迷你的头颅。
  仔细一看竟然是周行义没有魔化之前的模样!
  但脑袋出来过后还在生长,紧接着是脖子,然后是胸腔。
  一直到腹部完全出现才停止。
  半个迷你的周行义!
  茅雨菲的脑海里升起了她想都不敢想的两个字!
  元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