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品天医 >第6章我要带她回家


陈天的忽然出现,让钱学安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而他对面几个所谓的客人,同样脸色不善的看着这个搅和了他们好事儿的陈天。
其实他们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客户,而是钱学安的帮凶。
而今天这个局,是几个人一起凑起来的,而秋月桦则是他们共同的猎物。
眼看着进展顺利,在几个人熟练的轮番攻势下,秋月桦马上就要成为待宰的羔羊,竟然冒出陈天这么一个愣头青,要把秋月桦带走,他们岂能不恼火?
毕竟这顿价值不菲的饭菜,那可是亲自为秋月桦的出众姿容,而特意定制的。
一来是为了让秋月桦相信饭局的真实性,二来自然是为钱学安为大家找来这么好的猎物而提前庆祝。
可是这天衣无缝的安排,却因为陈天的出现,要打了水漂。
“钱总监,这是什么意思?合同不想签了吗?”
“简直扫兴,你找的这是什么人?喝酒不痛快也就罢了,半路要走?”
“好大的架子呀,这是要把我们晾在这里?”
几人配合了不知多少回,流程驾轻就熟。
“王老板,李老板,真是不好意思,是我安排不周了,不过不要着急,月桦虽然是个新人,但还是很懂事儿的。”
假装道歉后,钱学安板起脸看向秋月桦。
“月桦啊,我选你跟我接待客户,是看好你的个人能力,如果你还想继续在路远国际待下去的话,我劝你不要自毁前程,毕竟李老板和王老板这样的大客户,就连董事长见了都要客客气气,如果今天的单子黄了,就算是我向公司替你求情,恐怕你的实习期也要提前结束了,所以你可要考虑清楚啊。”
秋月桦有多珍惜这次机会,看她在公司的表现就知道了。
想到有可能因此丢掉实习机会,那被酒精麻痹的大脑,几乎本能的选择了妥协。
从陈天怀里挣脱,秋月桦想要重新坐回去。
一只手直接拉住了她的胳膊,虽然没有重新把秋月桦搂进怀里,但是陈天的胳膊足以给秋月桦足够的支撑。
“月桦,我送你回家。”
“陈天,对不起啊,我刚才太冲动了,李总,王总,我们公司的策划您也看到了,我们是做的十分详细的,不过我真的不会喝酒,我能换成果汁吗?”
秋月桦已经喝的差不多了,只要酒劲儿上来,绝无逃跑的可能。
几个人忽然表现的很是大度。
“我们也不是欺负小女孩的人,月桦美女想喝果汁,那就换成果汁。”
“说的没错,早说嘛,我们还能不体谅你?毕竟吃完饭大家还要去唱歌的嘛,只要月桦美女在场,单子必须签,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
钱学安急忙道:“月桦,你看李总和王总多体贴你?还不赶紧谢谢两位老总?”
“谢谢李总,王总,陈天……不好意思啊,你去吃饭吧,我应付的来。”
感受到手心那晃动不稳的身体,陈天心中冷笑。
应付的来?我现在松开你,恐怕你站都站不住。
以这个状态落在这几个男人手里,真以为对方是什么正人君子?
“我送你回家……”
眼看着陈天拎着秋月桦的胳膊转身要走,这到嘴的鸭子就要飞走,几个人同时站了起来。
“喂,我说你怎么回事儿?人家自己都同意你了,你操的哪门子心?”
“就看你这身打扮,恐怕是刚毕业的愣头青吧?路远集团这么大的公司你自己进不来,也不许自己女朋友在公司发展,你这种没出息的愣头青,也就祸害祸害自己的女朋友。”
钱学安冷声道:“月桦,我不管你们是什么关系,但现在是工作上的事情,我劝你还是要以工作为重,如果还想在路远集团发展的话,我劝你最好让他滚蛋,否则……后果我就不用说了吧?”
秋月桦为难的看着陈天,眼神躲闪的低下了头。
“陈天,对不起啊,给你添麻烦了,你不用管我,晚点儿我就回去了。”
“这才对嘛,服务员拿果汁来。”
“月桦美女定会出人头地,对工作的态度让我感觉到了年轻时的自己,有股子拼劲儿。”
“这位朋友,看这样子你也不是月桦的男朋友吧?我劝你不要断送人家的前程。”
眼看距离自己最近的胖子要从自己手里把秋月桦接走。
陈天横跨一步,挡在秋月桦面前。
“如果在所谓的路远集团上班就需要应付你们这种人的话,那么这公司不去也罢。”
钱学安笑了起来。
“小子,你怕不是没听过路远集团的名头吧?不来也罢?好大的口气,今儿我把话放在这里,秋月桦……只要你敢搅黄今天的单子,那么全世界的路远集团分公司都会把你列入黑名单,到时候不但你要失去路远集团的工作,就连合作商的公司也绝对不会接纳你一个对路远集团造成伤害的人。”
“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愣头青重要,还是光明的前途更重要,你自己掂量吧。”
说完钱学安和几个人同时一脸玩味的看着秋月桦。
这是钱学安的终极杀招,只要使出还没几个小姑娘不被吓住的。
果然秋月桦慌了,哪怕醉的再厉害,她也明白被路远集团拉入黑名单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毕竟作为全世界五百强的企业,全国有多少公司是和路远集团有合作的?
如果真如钱学安所说,那自己这辈子就真的毁了。
“陈天……我……你不要管我了,谢谢你。”
陈天理都没理秋月桦,手里的力道也没有放松。
“封杀?路远集团好大的威风,只是因为职员不陪酒就要封杀,也怪不得路远集团的老板要遭受无妄之灾,毕竟这路远集团亏心事还真是没少干呐。”
如果是以前,陈天还真拿钱学安没办法,最多也就是跟着秋月桦保护她的人身安全。
可是现在,既然扯到了路远集团,他倒要看看躲在后面的陆雪还能忍耐到什么时候。
这句话自然不是对钱学安说的,而是对身后的陆雪说的。